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 正文

未能挽回的生命电波--绵竹汉旺镇现场搜救纪实


【http://www.newssc.org 】  【 2008-05-18 00:41 】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网四川绵竹汉旺镇5月17日电 (新华社 记者 张米扬) “还有生命体征,信号还很强!”听到手持生命探测仪的搜救人员的话,现场人们的表情松弛了许多。此时的人们多么希望发生奇迹,在大地震的第五天还能够有人生还。

  5月16日9时30分,距汶川地震发生已经过去了近90个小时,重灾区绵竹县汉旺镇东汽外语实验学校教学楼垮塌现场,救援人员仍然在紧张地寻找生还者。

  “当时学生们正在上课,五层楼高的教学楼里有800多名师生正在上课,差不多都被砸在下面了。”年近七十的前校长张天明说到这里,泪水已经在眼圈里转了几圈。老校长退休后住在附近的德阳市,从13日就来到绵竹,每天徘徊在学校门前不肯离去。“学校是1968年建立的,当时就我们8个老师,后来发展成有初中高中,很有声誉,是四川省重点。再过几天就是40年校庆了,他们说要请我回来,现在我回来了,孩子们都这样了,看着伤心啊。”老校长的泪水滴在了衣服上。

  共有五层的教学楼只留下两侧摇摇欲坠的墙壁,中间全部塌陷,其中四楼的一间教室的黑板报上依然清晰的几个大字“五四青年节”,墙上挂着的两把雨伞仍在风中摇曳。通过正门的走廊里的橱窗上的光荣榜贴着的一张张三好学生、优秀学生的相片还端端正正。

  开裂的操场院墙上的紫藤依旧郁郁葱葱。老校长说:“这些紫藤和大门前的雪松是我当年亲手种的,现在它们还在,却让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

  时间在流逝,挖出的一具具遇难者遗体被迅速用黄色袋子包裹并消毒。刺鼻的气味一阵阵传出,救护车等在一边,许多家长和周围的居民站在一旁的废墟上擦拭泪水。

  一位40出头的男人始终站在救援人员的身后向废墟中凝望,他唯一的女儿叫殷少华,是高中二年级的学生,还埋在废墟中,“昨天她的一个同班同学还被活着救出来了,我不相信她就这么没了。”

  10点50分,地面再次剧烈摇晃了几秒中,现场人员迅速撤离,废墟中的瓦砾也开始摇摆,发出一阵阵断裂声。上午已经有四次余震,大家的表情变得越来越紧张。

  生命探测仪开始再次探测,信号仍然有,但比上次已经减弱了一些。“生命的信号,你再强些吧,你的生命与大家的心连接在一起。”旁边的一位女记者的话代表了在场人的心声。

  南海舰队海军陆战队是其中的一支搜救队伍,二营副参谋长李太峰介绍,15日还救出23名生还者,其中最后一名是高中二年级的马小凤。

  现场指挥的唐山抢险队队长于兴为说:“经历过1976年唐山大地震后,全国人民都是我们的亲人,对于我们来说,捐钱捐物不能完全表达出我们的感恩之心,我们大多数是专业的矿山救援人员,只要有一线希望,我们会尽全力。”

  每隔一段时间,远处就传来一串鞭炮声。据说这是当地的习俗,一串鞭炮代表着又一具遗体被亲人认领。

  校门口仍在走着的时钟指向了14时44分,“进度有些慢,主要是因为这里的结构有些特殊,经过这么多次余震,墙体大多数已经酥了,如果上大型器械,肯定会对幸存者造成毁灭性打击,我们只能用手搬,并配合液压剪和锹锯。”于兴为说话时脸上的表情也变得有些焦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在躲避了又一次余震后,18时20分,于兴为命令党员同志站出来,“刚才通过一个小孔发现最下层有空间,而且看到课桌还是立着的,现在到了最关键时刻,我知道大家都很累了,但我们一定要把生命夺回来。”

  现场的人们变得越来越焦急,每次听到救援人员呼喊吊车吊开水泥柱子时都有很多人立刻冲到前面,以为是发现了幸存者。

  22时12分,课桌处的空隙上方终于被清理出来,令人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的消息是下面没有人,很多人都落泪了,四川电视台的一位女主持人扑在同事身上哭出了声。

  生命的奇迹没有产生,死神再一次从我们手中夺走了一条生命。强光探照灯使现场的温度更加灼热,23时45分,眉山消防的官兵不愿相信这一切,依旧用手刨着,一个年轻战士的手套已经磨破,流出了鲜血……

  又一个昼夜过去了,时间已经跳至17日零时20分,现场指挥宣布清场,大型机械上来了,人们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就在这时,记者接到同事的电话,16日下午在什邡,幸存者在废墟下被掩埋100个小时后被救出,生命是可以创造奇迹的,我们不会在死神面前退却,相信一定还会有更多在废墟中的幸存者会被救出。

 

编辑: 魏兰

[进入论坛]

[打印本页]

相关报道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