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 > 社会新闻 正文

工友冒死赶回 助她坚守216小时


【http://www.newssc.org 】  【 2008-06-09 10:36 】 【来源: 成都晚报

  获救的38岁什邡妇女崔昌会如今已无大恙欲借本报寻找救命工友刘大爷

  还记得那个地震后被困216小时,靠吃蚯蚓和青草活下来的38岁什邡妇女崔昌会吗?5月21日她被送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时全身骨折16处,血气胸将肺压缩了80%,呼吸困难,直接被送上手术台抢救,后在重症监护室治疗。近日,已经转危为安的崔昌会被转入普通病房。昨日她向记者讲述了被困、获救的经历,其实救了她的并不是那只根本没吞下肚的蚯蚓和几把青草,而是一个救命梨子,以及一位连名字她都叫不出的工友刘大爷!5月19日时,刘大爷冒着生命危险,返回深山为她带去了饼干和水,并照顾她直到两人一起获救。躺在病床上,崔昌会一直想着一件事:一定要找到刘大爷,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现状

  恢复情况良好想寻救命恩人

  昨日记者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普通病房见到崔昌会时,她脸色红润,正躺在病床上,笑呵呵地和病友说笑着。坐在崔昌会身旁的是其父亲崔老汉和她的丈夫。

  刚被救出时,崔昌会有轻微的肾功能异常,全身16处骨折,包括胸部左右共12根肋骨骨折。最为严重的是血气胸,已经将肺压缩了80%,呼吸困难……华西医院立刻对她施行了抢救和治疗。目前她的恢复情况良好,已经转入了普通病房。她的主治医生曾建成到病房查看时,跟她开玩笑地说:“你现在脸色比我好,吃得比我多。”

  记者去时刚好是中午,崔老汉舀起一勺饭,一面慢慢地喂进女儿嘴里,一面说着:“感谢救了她的刘大爷,感谢解放军!”“刘大爷是谁?”听到崔老汉嘴里“救命恩人”的称呼,记者有些好奇地问。“是她的一个工友,要不是他在5月19日时重新回到我被困的地方,帮我拿来饼干和水,又一直照顾我,我肯定坚持不到5月21日被救。”崔昌会回答说,“治好病后,我一定要找到刘大爷!”

  受困

  含泪赶走工友紧握救命梨子

  随后她向记者讲述了她从地震发生时到最终获救的经历:5月12日地震发生时,崔昌会及另外四十余名工人,在位于什邡红白镇山区深处的巴蜀电力金河电站引水遂洞工地,分为3个作业面工作,而崔昌会在一个临时工棚内负责做饭。几根木梁轰然倒塌,崔昌会顿时就被压在了下面。第一波地震过去后,工友们冒着危险,返回工棚,小心翼翼地将她从横梁下救出。她全身多处受伤,完全无法动弹。“好多人都不在了……”回忆起当时情形,崔昌会黯然神伤。

  当晚大家都挤在外面,听着“轰隆隆”的声音,吓得睡不着。第二天,工友们决定走出大山请求救援。将崔昌会抬到相对安全的斜坡上后,两名熟悉的工友决定留下来陪她,但被崔昌会“无情”地赶走了。两名工友只得含泪撤离:你一定要坚持住!我们出去报信,找人来救你!“他们走之前把仅剩的一个梨塞到我能动的左手里,我一直舍不得吃。”崔昌会举起自己能动的左手比划着。

  崔昌会说,当时支撑着她的只有一个信念:“我要活下去,等到家里来人救我!”开头几天,口渴了她就蘸着自己的小便,放到嘴边舔舔。眼看着手中那个救命梨已经被晒得有点蔫了,她才很慢很慢地将梨子一点点咽下肚。吃完了梨,也没有了小便,渴极了,崔昌会就拔身边的青草吃。然而她却感觉越吃越口干,“好想喝水,给我送点水来吧!”崔昌会一个人躺在斜坡上,不断嗫嚅着。

  提起别人说她吃蚯蚓求生很有勇气,崔昌会很不好意思地否认了:“我没有把蚯蚓吞下去。”原来她在某次拔青草时,无意中竟然摸到了一条蚯蚓。她一把抓起蚯蚓,想也没想就放进了嘴里。嚼了几下往下咽时,却是一阵反胃,“哇”地吐了出来。

  惊喜

  工友重返深山坚守等来奇迹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突然发现远处有个小黑点在朝我这边移动。走近了才发现,竟然是工友刘大爷!”看到刘大爷,崔昌会眼泪顿时流了下来,“刘大爷回来救我了!我又能活下去了!”

  崔昌会也问过刘大爷,为什么会回来救她。“不忍心丢下你一个人等死啊,毕竟大家在一起干活!”刘大爷这样告诉她。原来在接到直升机空投的物资后,刘大爷便决定回到自己被困地。临走前他对工友们说:今天我去看崔昌会,如果她死了,我明天一早就回来会合。如果崔昌会没有死,我就不回来,请你们让救援队的人去救我们。

  “全靠他照顾我!”刘大爷为崔昌会带来了压缩饼干。他又冒着余震,在报废了的工棚里找到破桶、打火机、一些木柴、棕垫和棉絮。铺开棕垫和棉絮,他将崔昌会小心翼翼地搬到“床”上。又冒着塌方的危险,从滚落的山石缝隙中穿过,到山沟里去打水回来烧热,把带来的压缩饼干弄成稀糊状,喂崔昌会慢慢咽下去。“可是每天也没怎么吃,全身都在疼!”崔昌会问得最多的,还是“他们来不来救我们?”“肯定要来救!你家人还等着你回去!”刘大爷的回答让她安了不少的心,身上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些。

  “5月21日,我终于听到直升机的的声音了!”回想起那刻,崔昌会的眼睛里依然闪动着掩饰不住的惊喜。原来正如崔昌会所希望的,就在她受困的时候,她的父亲和家人就一直在为营救她而努力。先前脱险的工友联系上了什邡市抗灾指挥部。指挥部派出搜救队,徒步14个小时后,初步确定了崔昌会的位置,随后又通过直升机低空搜救的方式准确定位。“空降兵拿馍馍给我吃,但是我疼得完全咬不动。他们才告诉我,从地震时到我被救起,已经有216小时了!”

  本报记者龚雪燕摄影李祥云

 

编辑: 王敏

[进入论坛]

[打印本页]

相关报道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