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 > 市州新闻 正文

被困深山28天 6旬太婆爬遍5座山寻出路


【http://www.newssc.org 】  【 2008-06-14 06:30 】 【来源: 成都商报

  5月12日地震时,王明英为了救正在屋里睡觉的3岁小孙女,被院坝里3米多高的水塔砸倒在地,左腿受伤。5月16日,被困在矿井下的儿子获救回来。一家人决定让儿子媳妇带着大孙女先跟着解放军转移到绵竹去。她和老伴第二天再出发。

  复活

  半路昏迷被误以为“死亡”

  时间:5月17日

  17日一早,我们200多名村民跟着解放军,走出村口开始出山到绵竹去。沿河的公路已经被水淹了,只能走山路翻山。山路有的被震垮了,有的被塌下的石头、泥巴埋了。

  我腿痛走得慢,有两个男的扶着我走,老伴在旁边陪到走。山上石头垮得凶,一路上走走停停。我跟老伴走散了。我越走越累,头晕乎乎的,脚也迈不开步了,往地上一倒,啥都不晓得了。

  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路边,身上盖了些树叶、树丫。我原来有心脏病,是不是病犯了,被人家当我死了给扔这儿了。

  正迷糊呢,听见有人问我:“有事莫得?”然后用手来拉我,我睁开眼,一骨碌坐起来。这时天有些麻麻黑了。

  眼前这几个人很陌生,他们说:“婆婆,你跟我们走嘛。”扶起我就往前走。天黑了看不清路,山路很难走。到了一处山崖,路断了,他们把绳索拴在我身上,慢慢地把我放下山崖。实际上就是屁股坐着滑下来,到了一块只容一个人躺的平台上。我实在走不动了,他们就说:“婆婆,今晚你就在这歇一下,明天我们来接你。”我同意了,我不能拖累人家下山,已经够麻烦他们了。

  雨夜

  平台度风雨难眠数星星

  时间:5月17日晚~21日

  他们留下一个水壶给我,然后下山走了。我望着他们走,一直到听不到他们的声音。周围很黑,啥都看不到。我把头靠在一颗松树上,风吹得树枝沙沙作响,听着心里直发麻。没过多久,狂风刮起,呜啦啦的,吹出各种怪响。然后就雷光火闪的,大雨说下就下起来了。一会儿就把我全身都淋湿了。

  炸雷一个接一下,火闪扯了一个又一个。四周那些山都在噼里啪啦地垮石头。我躺的这半边山只是在摇,好在上头没垮东西下来。我躺在平台上,把眼睛闭到,等它雨水淋,等它雷光火闪,等它山摇来晃去。反正遇都遇到了,有什么办法?我心里念着:“妈哟!垮山就埋了我,打雷就打死我,掉下去就摔死我,死了算了!”

  心里就这样翻来覆去地念,也就不害怕了。黑漆漆的待久了,雨下久了,打雷打久了,听垮山听久了,就习惯了,就更不怕了。后来雷雨停了,我睁开眼睛望着天,你说奇怪不奇怪,那天上,星星一下子都钻出来了,一颗一颗,亮闪闪的。哎哟,我还没死。那晚我睡不着,睁大双眼,一直看天上的星星。一直看到天亮了,太阳出来了。

  我坐着等昨晚上那几个人来接我。等了很久,都没人来。我想他们可能不会来了,还是自己走吧。

  我找了根木棒拄着站起来,沿着昨晚那几个人走的方向下山。路不好走啊,又下过雨,塌方、滑坡的地方多,我拿手中的棒棒到处探,看哪儿踏实点,再迈上一只脚去试着走,没拿棒棒那只手到处抓石头,抓泥巴,抓草根根,抓紧了才敢走,不然一脚就滑到崖下去了。

  下了山,突然看见对面来了几个人,我一下子高兴起来。几个年轻小伙子背着背篓,行色匆匆。他们说我方向走反了,前边山垮了路断了出不去,得返回去爬另外一座山,爬到天池乡一个叫小锅涧的地方,再找出山的路。他们从我身边匆匆走过,我拄着木棒赶不上,一会儿就不见人影了。

  爬山

  四天三夜看到了小山村

  5月18日~21日

  又只剩我一个人了。我顺着他们指的方向,倒回去翻山。开始还有山路,路上我还捡了几件衣服和几个矿泉水瓶。

  没走多久,就没有什么路可走了,垮下的石头堵着过不去。我拖着一条又肿又痛的腿,只好手脚并用地爬山。第一天爬了很短一截山,天就黑了,我在树林里铺上白天捡来的衣服,躺下来休息。山里头一黑,没有一点灯火,啥都看不到,只能听到虫叫,还有风吹树叶的声音。静得人心里发慌。迷迷糊糊地睡一会儿醒一会儿,总算熬到了天亮。又开始爬。

  水壶里还有水,不过不敢多喝,实在渴了就放在嘴边润一下。渴了,我就找一种酸酸草放在嘴里抿;饿了就找野果子,一种味道很涩的野桃子和一种小红果子。

  爬过山崖,下面是很深的河沟,两边是悬崖。往左右看,头晕;往下看,头更晕,只有往上看。有好几次,抓住的是一把刺棘,痛得钻心,还不敢松手,怕摔下去。就这样白天爬晚上休息,过了3个晚上,4个白天,我终于翻过了这座山,能看到房子了。

  孤村

  一个人的村庄生活

  时间:5月22日~6月2日

  这个村子的房子大多塌了,一个人都莫得,都走了吧。附近的山坡上,有一群羊在吃草,几头猪在村里跑来跑去,还有鸡在塌了的房子里找吃的。

  两条狗不晓得从哪儿钻出来,死死盯着我。我就念叨:狗啊狗,莫来咬我哈,你看我也莫得吃的,我们都是在逃命哈,你们逃命还有四条腿,我逃命还只有两条腿啊。狗没来咬我。后来我还遇到了很多条狗,都没来咬我。可能他们也好久没看到人了,看到我这个老太婆还挺亲切的。

  我看到一间灶房里有两斤面粉,还有一袋汤圆粉子。我大喜,有吃的了。我用几块砖砌了个灶,升火做成几个馍馍。我看到房子下头还有腊肉,但我没动,更不要说去抓人家的鸡。就算是逃命,我也不随便贪人家的东西。我备好了一些水,有地沟水,还有一口破水缸里生了虫的浑水。我把虫子挑开,把水装进矿泉水瓶。

  晚上住在柴房里,猪啊、鸡啊都拱过来,还有狗趴在我旁边。我就跟它们说话。有它们在,倒也不觉得害怕、孤单。

  后来的几天里,我就在村子里活动。我看到房子里还压着不少东西,我没动,我想会有主人家回来取东西,我相信能等到他们。

  探路

  爬遍4座山没找到出山的路

  6月3日~8日

  果然,我一个人在村子里待了有10天左右吧,大概是6月2日下午,突然听到狗叫,我看见几个人背着背篓进村来了。其中有个马大姐我认识,她以前在汉旺镇开过餐馆,我还去吃过饭。另外还有一个姓刘的大哥,我跟他说:“不好意思,前两天我在你们房子里找到一把挂面,不过一根都还没煮来吃。我还给你嘛。”刘大哥说没得啥子。我就跟他们说:“你们带我下山嘛!”他们同意带我下山。但他们说,他们要待一晚上,多掏点东西,第二天才走,让我先走一步,因为我走得慢,他们第二天一早追上我,带我出去。

  他们给我指了一个方向,这时已是下午5点多了,我慢慢地往前走。天黑了,我翻上了一座山,躺在山头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我迷迷糊糊醒来,突然看见马大姐他们正在对面山头上赶路。我大声喊:“我在这儿。”但他们根本听不见。“遭了!”我明白自己走错了路,后悔得直拍腿:本来都要出去了,这下又只有在这里等死。

  我转念一想,我还得回小锅涧村去,万一马大姐跟我老伴和儿子说了,他们肯定会来找我的。我拄起木棍慢慢地下山回到村里。

  回到村子后,我一边等人,一边自己探路下山。咋个探路?就是把小锅涧四周的5座大山峰都爬一遍,我不信找不到出山的路。晚上就回村里,看是不是有人来接我。

  有一天,我爬到一座山峰的半山腰时,看见了一个地震帐篷。里头有好多棉被、衣服、米。我随便翻了翻,没拿,只是又找了些面粉,烤了几个馍馍吃。我本来很想在这里住下来,但又怕老伴他们到村子里找不到我,就又回村去了。

  后来,我在另一个山上发现一座被震垮的小庙子,也没有人。我把庙子里的红布取了一段,用来包扎左腿的伤口。那时,我的左腿膝盖的伤已经很严重了,肉都烂了,开始掉(肉)了,看得到骨头了,整个左腿都是乌的。

  这几天探路,把周围4个山峰都翻了一遍了,都没有找到出去的路。有的路上有脚印,走到走到就没有了;有的路,被滑坡垮下来的石头、泥巴堵断了;还有一条路,我跟过去发现有动物的足印,也不晓得是野猪还是家猪干的。而在村子里待着,也再没见过一个人影来过。

  那天找到那个庙子后,我拖着伤腿回到村子,在一间没塌完的房子里找到一张破床睡觉。半夜里又下起了大雨,把我全身打湿完了。我躺在那里,心头还是有点怄。老伴和儿子咋还不来接我出去?不行,明天我一定要出去,没有人来找我,我自己也要出去,再也不回这村子里来了。

  获救

  爬下悬崖乱石丛中遇救星

  6月9日

  这天早上醒来,我决定翻最后一匹山。我把水和馍馍都带上了,决不回来了,要么就翻出山去,要么就找到回家的路,我回清平老家去。

  走到半山腰,看见了脚印。我满心欢喜跟着走,但脚印没了,前面只剩下一座悬崖,太高太陡了,我试了一下,爬不过去,还差点摔下崖去。我只得又倒回去。这一天,烂了的左腿走一步都痛。走不动了,我就爬,手掌被石头磨烂了,我也不管,遇见小山坡,我干脆就滑下去。裤子磨得稀烂,屁股、腿上到处都磨出了血印子。

  最后,我顺着一条小路翻上这座山,下山的路又没有了,又是堆满大石头的悬崖横在前头。我正想转身往回走,突然看到了脚印,有好多脚印,就在悬崖的两边,顺着悬崖下去的。一定是这里!我找到路了!

  这个山崖有几百米高,太陡了。我不管,我要下山去。我将木棒尖的那一头,先在山崖上凿一个小坑,然后将木棒拄在坑里稳当了,再把步子迈过去,一步步往下走。我只敢看脚下的路,不敢再往下面看,我感觉有人在我心里说话:“小心点啊,莫摔下去了!”有时,一不小心,受伤的左腿就踩进石窝子里,钻心的痛;有时就贴着崖边向下滑,到处乱抓石头,才停得下来。我也不管,心想摔死算了,反正一个人留在这山上一样要死。

  就这样又爬又滑,我终于从悬崖上下来了。一条平坦的下山路出现在我面前了,路上我发现了饼干,糖果。我捡了两包沙琪玛,但我只吃了一包。我知道我总算找对路了,反倒不知道饿了,吃不下东西了。我只想快点下山。

  我就这样往下走,向下爬,向下滑,在接近河边的乱石堆里,我终于看见人了!穿着迷彩服和红色背心,是解放军叔叔!他们一边冲我挥手一边喊着什么,我以为他们要放炮炸石头。这时,一个壮汉跑过来说:“婆婆,我扛你走。”我说:“你们先放炮炸石头嘛,炸完了我们再走。”他说:“我们不炸石头,我是专门来背你的。”他就把我背到背上,大步往山下走。我说:“解放军叔叔,你莫背我,你扶我走嘛。”那个壮汉子也不听我的,背起我走得飞快,有力气得很。你们要晓得,我还是有140多斤哦。

  起码背了我几十百把米,到了河边,还有几个解放军,他们把我抬上皮筏子,然后又开车就把我送到德阳市的医院。当天下午5点过吧,我被送到成都这个医院来了……

  链接

  6月9日,武警德阳市支队8名官兵在绵竹市汉旺镇一把刀堰塞湖排险时,营救出了王明英。

  当日12时15分,该支队教导员张敏和士官万守均正在一把刀堰塞湖上游的小岗剑水电站排险时,突然发现乱石丛中的王明英。万守均立即前往查看,发现她全身衣服破烂不堪,在乱石丛中努力向前挪动,左腿膝盖以下溃烂面积较大。万守均迅速将老人背在身上。此处离停车处还有1公里,由于路已被泥石流掩埋,加之山上飞石不断,张敏在前充当警戒员,万守均背着老人在乱石丛中艰难前行。经过20分钟的艰难跋涉,终于将老人背上冲锋舟,渡过了堰塞湖。12时35分,官兵将老人背到车上,将老人送到德阳市人民医院进行抢救。

  据华西医院王明英的主管医师介绍,王明英左膝皮肤软组织缺损伴感染,经过前期积极治疗,目前情况稳定。大约两周后,她将接受“刃厚创面植皮”手术,下个月创面愈合后即可出院。

  (综合新华社)

 

相关报道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