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我亲历的5.12:一名军人妻子的骄傲和自豪


 来源: 新华网

[我要评论]

  今天我回家了,确切地说,是回到我的房子去了,和先生一起。

  大概是开了三或四次业主会了吧,不论我心里是多么地不想,还是要从众愿;房子要加固。虽然,最起码目前为止,我不敢也不愿回去。所以,加固,是我不情愿的。

  这种惧怕,对自己家的惧怕,起始于那地动山摇的瞬间之后。即使现在想来,心里也不是很清楚,就像那一瞬间之后所有人的表情:懵懂,迷惑…

  那天我穿着长及脚踝的裙子,细高跟的鞋,地震发生后,没有什么顾忌,用手提起裙子,甩掉高跟鞋,心底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家,我要跑回家!家里有由于我的远嫁而在六十高龄为了她骄纵得任性骄奢不按牌里出牌的女儿而背井离乡的母亲!我要回去!我要跑回去!踩着一路狼藉,我从城北的紫来桥向月波路的家中奔去!一路跑一路祈求上苍:保佑我的母亲平安!打不到的,一路都是惊慌失措、四处奔逃的路人,看到一辆三轮车,不顾车夫的反对就跳上去,上去之后问他:走洄澜大道吗?请带我一程!感谢那个面容没给我留下一点印象的车夫,感谢他的善良,他看到我没穿鞋子的双脚,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努力地以最快的速度把我带到了夜市路口,顾不上感谢,从钱夹里抽出10元钱塞给他,继续向家中跑!紧邻工商银行的红旗超市垮了,心里更是惊惶,终于,跑到了小区门口,还好,家里的楼房还立在那里。进去就看到小区的绿地上全是惊惶的邻居,再也抑制不住极度的疲惫和惊惧,哭喊着:“看到我妈妈没有!?看到我妈妈没有?!”门卫的陈伯应声道:“下来了!下来了!”母亲这时大概也听到了我的哭喊,从人堆里走了出来,所有的担心化做了委屈,我扑过去抱住母亲,泪雨滂沱…。那一刻我就在心底暗下决心:以后绝不再买高楼层了!假设当时母亲住的是一楼而不是六楼,我何至于如此担心!所以,即使在震后房屋被鉴定为D级,心里并没有什么失衡,我愿意这幢房子被拆掉,哪怕赔付再少,我都愿意。我只是,再也不想重复那天的担心了!

  只是,住的是小区,业主不只我一个,不能做“害群之马”,不管怎样的不情愿,还是加固吧。只是心里一直在迷惑:加固了,我是否敢回家,是否还有胆量在上班的时候让母亲一个人在家?我真的茫然…

  拥着母亲随着邻居来到了河边的空地上,心里开始牵挂在贝贝家幼儿园读大班的女儿。我还要去找我的女儿。安慰过母亲,叮咛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我又向远在南门的幼儿园奔去,大概跑到仁泽小区,一辆黑色的轿车在我身边慢了下来,司机问我去哪里,我说去幼儿园,好心的司机让我上车,说他可以搭我一程,车子把我搭到银杏华庭下面一点,我下车继续向幼儿园跑,这时候碰到了三幼的一位老师,她去园里看孩子,当时我们还一起搭了一段三轮车,她在车上一直双手合十,小声祈祷:“保佑孩子没事,保佑孩子没事!”在贝贝家门上,我们分开了。看到园里的老师还在往外面的空地上疏散孩子,见到熟识的老师就问:看到咩咩了么?有老师告诉我,她们班已经转移到开阔地了。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几位老师看护着一群哭闹不休的孩子站在远处的空地上,跑过去,远远地看见女儿的老师在向我招手,透过模糊的泪眼,看到我的女儿穿着她最喜欢的一条粉蓝色公主裙站在一个土包上,看到我,女儿瘪着小嘴哭了:“妈妈我怕!我不想在床上坐跷跷板…。”冲过去把她揽在怀里:“不哭,孩子!妈妈来了,没事了,孩子!”不忍心去看女儿已身怀六甲的黄老师,也顾不上安慰她,让女儿和她道再见,只能在她耳边轻轻说一句:“保重!”两个人就都禁不住泣不成声。

  牵着女儿,看着满街惶惑的人流,只想以最快的速度回到母亲的身边。走到安国桥的时候,又碰到了一辆汽车,车上坐着三个女子,其中一个说她是大西街小学的老师,她们把我和女儿搭到了大市场,也就急着赶回各自家中去了。回到母亲身边,女儿扑到母亲怀里,又哭了起来。这时同楼的一位女邻居惊讶地指着我的脚说:“看你的脚……”低头看去,才发现自己的双脚已是鲜血淋漓,疼痛也随之来了。无暇顾及这些,心里只是想:不能慌,先生还在遵道,地震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下来找我们,他的情况肯定不容乐观。我现在是家里的顶梁柱,千万不能慌。把女儿哄好,才想起一件最重要的事情:问母亲的哮喘喷剂是否带下来了,母亲说没有。心里蓦地一沉,母亲有严重的哮喘,在这么紧张的时候,没有喷剂,母亲怕很难坚持下去。这时候,天气也阴沉了下来,一阵阵的阴风,让衣着单薄的母亲和女儿都忍不住地发抖。心里盘算着无论如何都要回家一趟,一是给母亲拿药,还有就是给女儿和母亲拿御寒的衣物,充饥的食物。心里把要拿的东西想好,把回家后先拿什么后拿什么的次序也想好,就对母亲和女儿撒谎说很想上厕所,妈妈说无论如何不能上楼,骗她说我就到小区里面的绿化带里方便一下马上出来。骗过了母亲,进了小区,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六楼,拿出钥匙开门,才发现,我的母亲,她在那个时候还没忘把她女儿的房门反锁。进到屋里,先到母亲的房间从壁柜里给母亲拿了一件大衣,又在母亲的床头柜里把母亲的常用药抓出来用大衣裹上,再冲进女儿的房间为女儿拿了毛衣长裤,把衣物裹在一起,又冲到餐厅打开冰箱,把里面的面包和饼干还有女儿的一口袋棒棒糖抓出来,装在一个口袋里,然后跑到厨房提起一箱牛奶,把所有的东西提到玄关,在鞋柜里找出在“五.一”的时候先生刚给我买的运动鞋穿上,抱起所有的东西冲出房门,冲下楼去。喘息未定地回到母亲和女儿身边,母亲看到我手里的东西,长长地说了一句:“你呀……。”就再也说不下去。

  看着女儿和母亲穿上衣物,又在门卫上找了一把藤椅给母亲坐下,心稍稍安定了一点。这时候,路上的人多了起来,各种消息也纷至沓来,最让人揪心的,是有人说遵道跨平了。强抑制着不把惊慌表现出来,用手机一遍一遍拨着先生的电话,无法接通,无法接通……

  时间仿佛凝滞了般,心像被油煎着。不敢离开小区太远,怕先生回来找不到我们。这时候,遵道时关系最好的朋友老余牵着女儿远远地走了过来,迎过去,两人相拥着流下泪来。她也是担心我的母亲,在联系上她所有的亲人后,带着女儿过来看看。不能说什么,心底是难言的感动。小孩子容易忘记伤痛,两个小女孩说笑着在路边玩了起来。时间已将近五点,心越来越沉:那个时间如果没有特殊,先生一般是在午睡,部队的又都是五六十年代的老房子,不敢再想下去。

  天越来越暗,这时候,一辆熟悉的越野车开了过来,车子停在了小区的门上,司机从车上走下来,果真是先生的朋友。他边往我们身边走边说:“可找到你们了,你的单位我也去过了,办公楼都跨了,我生怕你遭了,又到幼儿园,老师说你接孩子走了,我才放下心来。”来不及细说,我把母亲和女儿扶上车,还有老余母女,一起坐车赶往遵道。过了二环路,一路上看着垮平的房子和哭天抢地的百姓,心痛和惧怕让我几近崩溃。只想赶快回到遵道,看到那个人,不管他怎样,只要他还在。

  一路前行,终于到了遵道,车子驶进先生部队的院子,看到好多百姓乱哄哄地聚在他们的蓝球场上。眼睛在人群里急切地搜寻,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等不到车子停稳,就冲下去扑向那个人,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当着那么多百姓和所有的战士,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泪如雨下。最让我感动的是他问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妈呢?”告诉他在车上,他咬牙咽回泪水,扶着我向车子走去,打开车门,他抱住我的母亲,一句“妈妈”叫出来,又是语不成声……

  这时候才看到先生的军装袖子高高挽起,胳膊上是一道道沁血的划痕,脸上身上也布满斑斑的血迹。拉住他边看边焦灼地问:“你哪里受伤了?”先生懵懂地看着我:“没受伤啊!”“那你身上的血?……”先生推开我,简单地说了句:“别人的。”就又回到他的战友身边了。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把那个一直在心底盘桓的话问出口:“地震后,你想没想过要去找我和女儿?”那个人沉思了一下:“想过。想的时候我就努力的在废墟上挖人,我用这种方式安慰自己:我努力地挖别人的亲人,假设我的母亲、妻子、女儿被压到了,也一定会有人像我一样努力地往外挖她们。”还能再说什么呢?他是一名军人,在灾难面前,他用最朴实的行动和语言,让我感受到了作为一名军人妻子的骄傲和自豪!

  亲历灾难,绝不是件好事,心灵上的创伤在一段时间内绝难平复;亲历了灾难,也让我们拥有了一笔别人永远无法拥有的精神财富:我们的确从灾难中学会了珍惜,学会了感恩。珍惜生命,珍惜生活,珍惜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感恩社会,感恩党和我们的军队,感恩那些在精神和物质上无私的帮助过我们的每一个人!

 


 编辑: 张小丽

 奖项设置:

   设金奖30名,银奖60名,铜奖90名。
  各奖项按文字、图片、视频三类均分。金奖奖金1500元,银奖奖金800元,铜奖奖金500元,均发给获奖证书。

 评选规则:

   组委会鼓励参赛者创新创作手法、采取多种方式对《我的“5.12”》全面翔实地进行记录并参加评选,包括文字、图片、DV等方式,在所有参赛作品中分别选拔出文字、图片、音视频的入围者,由评审团进行评审,评审团的构成和评审规则如下:
  1、得分组成
  本次活动入围者评选得分由组委会评审团评分和网上投票支持两部分组成:
  1)评审团的评审得分,占总分的60%,总分为60分;
  2)网上支持率,占总分的40%,总分40分;
  3)根据专家评审和网上支持率的综合得分进行排名。
  2、评审团构成
  评审团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四川省委宣传部、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和业界专家组成。
  3、活动页面:
  四川新闻网推出公共投票平台,各大网站作首页醒目链接;
  4、评选流程:
  征集期,各大网站分别对应征作品进行部分展示;征集期结束后,各主办单位按中央重点新闻网站和主要商业网站每家每类作品5件、地方重点新闻网站每类作品3件的名额选送参加定评作品;通过选送的作品参加专家评审团评选;进行网上公示、网民投票评选,最终确定获奖作品。
  5、获奖公示:
  所有获奖作品将在各大网站公示并接受广大网民朋友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