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 > 市州新闻 正文

攀枝花最"渴"村庄:有村民两个月没洗澡


【http://www.newssc.org 】 2010-03-20 03:35 】 【来源: 四川新闻网


手机看新闻:进入四川手机报              短信看新闻:订阅四川超特快

  关注四川旱情系列报道

  旱之现状:

  大龙潭乡迆资村主要靠乡政府送水来解决人畜饮水问题,每隔一天送一次水,每户村民每次只能分到两挑水

  旱之算账:

  洗衣洗碗成奢侈事,往该村免费送水,一吨水的成本高约150元;目前旱灾造成攀枝花市直接经济损失1.69亿

  旱之影响:

  该市5个县(区)44个乡镇22.5万人受灾,农作物绝收10.83万亩,有9.74万人和20.34万头牲畜出现饮水困难

  昨日,攀枝花市室外气温最高已升达31°C ,位于该市的仁和区已经持续171天没有降雨,金沙江畔的大龙潭乡是仁和遭受旱灾最为严重的乡镇,在这里的一些村庄洗衣洗碗成奢侈事,有村民甚至两个月没有洗澡……政府给严重缺水、交通不便的一些村组免费送水,算算账,一吨水的成本高约150元。

  缺水

  有水节水

  农作物大量减产甚至绝收

  走进大龙潭乡,一个个村子里,难得看到人影,农田里只有出来觅食的牲口。3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走在干裂的土地上,感觉有些乏力,浑身直冒汗。

  “往年这个时候,正好是小麦抽穗灌浆的时期,到处是金黄的麦田,而今却是干裂的土地。”大龙潭乡宣传文化中心主任陈晓林看着眼前的一切说,这里曾经是2008年“8·30地震”的震中,刚刚重建了家园,却遇上旱灾,目前收割的小麦减产80%以上,一些严重缺水的村子甚至颗粒无收。

  据陈晓林介绍,目前该乡的春耕生产无法继续,像烤烟、芒果等让农民能增收的经济作物也无法栽种。眼下正是春耕的农忙时节,村民们却因干旱缺水无法进行正常劳作。

  有水

  却由于自然原因望江兴叹

  走进大龙潭乡迆资村火山组,映入眼帘都是一片荒芜,村子不远处就是金沙江,这里的人守着金沙江却缺水喝。“这里离金沙江直线距离只有三公里,但全都是悬崖峭壁,我们村民小组从春节前就没有水喝了。”火山组组长熊会金的谈话中流露的满是无奈。他介绍,现在主要靠乡政府送水来解决人畜饮水问题,每隔一天送一次水,每户村民每次只能分到两挑水。有的用马到金沙江里面拉水回来用,有的直接将牲畜赶到金沙江边放养,等牲畜喝足了水后再赶回家。

  原来离火山组不远的地方曾经有一个山泉,这里也曾经是该小组170多人的取水点,可是在“8·30地震”后,泉眼不再往外冒水,原本就缺水的村民只能靠天吃饭。

  节水

  村民大多一个月没有洗澡

  走进80多岁老人李忠孝的家,院子中央就是一棵枯死的黄桷树。李忠孝和老伴准备做午饭吃,老人正在清理韭菜,仔细清理两遍后,他从屋子角落的坛子里了舀一瓢水出来,小心翼翼地将韭菜洗干净,老人舍不得浪费有限的“生命水”,将水倒在一个盆子里“留着晚上洗脚用”!李忠孝说:“我活这么大岁数,还从来就没遇见这么厉害的干旱。半年没下一滴雨,小春种的麦子、豌豆全死了。乡上从春节前就开始给我们送水解渴,否则日子没法过。”“我两个月没有洗澡了,说来不怕你笑话!”说着李忠孝老人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村起码有一半以上的人一个月没有洗澡、洗衣服,有时候洗澡、洗衣服要到金沙江边洗!”村里的一名村民说出了实情,在一些缺水的村庄洗衣洗碗成奢侈事,更不用说洗澡。

  送水

  每吨水成本要花费150元

  缺水不仅让农民无法正常耕作,也给当地村民带来了严重的人畜饮水危机。早在今年春节刚过,大龙潭乡的一部分村子就已经靠当地民兵送水度日。“我们几乎每天都要派人给一些严重缺水、交通不便的村组送水,每一天要送8吨左右,每吨成本大概在150元左右。”大龙潭乡副乡长饶仁寿介绍,该乡有16000多人,目前有7800多人饮水困难,很多村民自己想办法找水,抗灾自救,乡政府目前只是给严重缺水、交通不便的一些村组免费送水。

  据介绍,不少村民为了节约用水,还卖掉了家里的部分牲畜。

  成都商报记者王明平报道

  新闻延伸

  攀枝花

  旱灾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1.69亿

  随着气温的逐渐上升,攀枝花市抗旱形势异常严峻。3月2日,攀枝花市已发出干旱橙色预警,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启动Ⅲ级应急响应。3月5日,该市抗旱应急响应级别由Ⅲ级提升至Ⅱ级,并发布Ⅰ级抗旱预警。目前,旱灾造成该市直接经济损失1.69亿元。

  据攀枝花市农办提供的消息,2009年10月至2010年3月上旬,因降雨偏少,蓄水不足,气温偏高,攀枝花市遭受了有气象资料记载以来最严重的干旱袭击,造成河沟基本断流,山泉水基本干枯,1184口山坪塘已经或基本枯竭,重旱区水利工程蓄水只有去年同期的34%左右,全市小春大面积绝收,20多万亩水果将因干旱而严重减产,30万亩田地因无雨无水而无法适时耕种。截至3月15日,全市5个县(区)44个乡镇22.5万人受灾,农作物受灾面积40.5万亩,成灾21.9万亩,绝收10.83万亩,有9.74万人和20.34万头牲畜出现不同程度的饮水困难。

  目前,当地已全力投入到抗旱保民生的工作之中。

  成都商报记者王明平

  各地旱情

  邻水

  洗脸用湿毛巾擦百年老井见了底

  广安市邻水县御临镇自去年入冬以来,该镇的降水严重不足,干旱造成全镇10002人缺水,其中严重缺水2776人。大旱来袭,该镇的茅白、响水、礞石三个村缺水最为严重,这里的留守村民每天的日常事务,就是外出寻找当天的人畜饮用水。据介绍,旱情出现后,邻水县连续派出多个工作组,赴各旱区指导抗旱工作,广大群众也主动找水、挑水,确保人畜饮用水和春耕生产顺利进行。

  茅白村位于御临镇最南端,全村600多人。由于山上水源全部枯竭,留守在家的106户296人,人畜饮用水全靠外出寻找。其中,该村五、六、七组在家的119人,用水要走6公里的山路,到御临河去挑。在七组,记者见到了今年82岁的周桂华老人,儿子在外打工,家中3岁的孙女平平就靠老人一手拉扯。周婆婆说,小平平已有半年没洗澡洗头了!“没水洗脚,洗脸只敢把毛巾打湿,胡乱擦一把就算完事!”当地村民说。在该村二组在山坪上,这里有一口百年老井,71岁的钟志清老人说,从他的祖辈到现在,之前再天旱也没见这口井枯过。“今年春节一过,水井就见了底,一天舀不起来两桶水!”

  御临镇党委书记汪纯杰在接受采访时说,在启动全镇全面抗旱救灾工作的同时,对其中旱情最为严重的茅白、响水、礞石,把解决人畜饮用水困难作为重中之重。组织有劳力者就地就近寻找水源挑取,对老弱病残结对帮扶,“如果旱情不减导致各取水点水源枯竭,将由镇村统一组织送水。”

  敬志刚 成都商报记者 邓成满

  叙永

  群众采取各种手段挖掘抗旱水源

  叙永县水潦彝族乡岔河村1组81岁的老人罗文才,端着一盆大米站在水缸边准备舀水来做饭,可水缸里早已是一团铺满缸底的黄泥,水早就用完了,而在山上找水的儿子还没有回来。这一幕,是叙永县部分地方旱情较重的真实写照。去年9月以来,降雨量严重偏少,叙永县地处赤水河干热河谷地带的赤水镇、石坝彝族乡、水潦彝族乡遭受冬干春旱,6万余人饮水困难。

  面对旱情,叙永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充分调动全县上下力量迅速行动起来,在开展抗旱自救宣传的同时,发动群众采取各种手段挖掘抗旱水源,全力确保人畜饮水;做好抗旱规划,强化水资源管理调度;抓好冬春整修,提高水的利用率;根据水利设施供水能力,合理制定种植计划等措施,确保抗旱成果。(刘传福杨震森)

  巴中

  天气干旱游客抽烟引发景区大火?

  前日下午,巴中市巴州区平梁乡境内的莲花山风景旅游区突发大火,火灾烧毁林地10余亩,共有2000余株松树被毁坏。

  火灾发生后,经过160多名救援人员全力扑救,大火最终在燃烧了约40分钟后被扑灭。经巴州区林业局调查,此次火灾过火面积达10.1亩,受伤面积约5.7亩,烧死、烧毁幼树2750株。

  “这段时间天气干旱,上山游客非常多。经初步调查,火灾原因可能系游客抽烟点燃枯草引发火灾。”昨日,巴州区林业局平梁乡林业站站长黎健告诉记者,据查,当时护林人员没有脱岗。护林人员曹玉光说,最近每天都有游客到山上搞野炊,加之气候干燥,森林防火压力大。从2008年起,莲花山风景旅游区就已发生了3次火灾。(胡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