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频道 四川新闻频道 成都新闻 四川新闻频道 市州新闻 四川新闻频道 本网原创 四川新闻频道 区县传真 四川新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 > 成都新闻 正文
17岁少年电玩城玩赌博机输掉9万多元
http://www.newssc.org】 【 2010-12-13 05:52 】 【来源: 四川新闻网

  路过新南门时,小宇(化名)总会留意路边一家电玩城。要是对方开了门,他会赶紧打110报警,或是向成都商报报料。

  报警、查处、关门、继续举报……这名17岁少年和这家电玩城抗衡了快一年。他离奇的举动,缘于一个无法查证的理由“他曾在这家电玩城玩赌博机输了9万多元。”

  一个月来,成都商报记者一直试图查证这名少年的身份,在仍旧模糊的调查中,只看到他在一笔卖房款的挤压下扭曲变形的青春……

  少年炫富

  我爸有一排商铺

  我一个月输了9万多

  12月9日晚,跳伞塔派出所。

  小宇向值班室借来座机,心急火燎地给成都商报记者打来电话:“我报警了,民警从电玩城带了20多个回来,你赶紧过来一下。”他说的这家电玩城,位于新南门。

  这名17岁少年今年已是第三次举报对方———他曾发现这家电玩城里藏有至少50台赌博机。几米外,几个被民警带回来的年轻人揣着手,冷冰冰地看着他。“我不怕他们。”小宇无所畏惧地把视线迎上去。他还穿着一个月前与记者见面时的那身防寒服、牛仔裤和运动鞋。只是膝盖上多了一个洞,嘴唇肿得老高。他说是出租车撞的。

  “电玩城大厅里是一排游戏机。去年12月,我第一次和几个朋友去耍赛车。每次买游戏币,我都是几千几千地掏钱。工作人员就说里面还有更好耍的。大厅里有条通道,他们领我进去,里面是个大房间,50多台赌博机。”

  “我玩大白鲨。只要中了大白鲨,按了好多分就要返你好多倍的分。耍了几盘,先赢了300块,但后头几盘输了6000多块。”

  11月5日,他路过新南门时看到这家电玩城开着,打110报警后,他还给成都商报打了一个电话,“我在里面输过9万多元。”

  当天在新南门附近一个小巷里,记者第一次见到这个脸色黝黑的少年。他看上去粗壮结实,腋下夹着一个棕色皮包。记者联系了武侯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对方派出一名副大队长带队来查处。

  我马上要去澳门了

  “我爸妈离了婚。我判给了妈。妈是包工地的,我说要做生意,她给了我5万,我拿了两万给爸。当天去耍赌博机,我身上有6000多元。晚上又取了3000元。进去两次,输两次。我就想赢回来。”

  “我没跟任何人说输了钱,隔了两天又去耍,就想赢回来,结果输了一万六。后来又骗我妈,拿了一万六,结果一个晚上就输完了。隔了几个小时,又去要了一万二。我本来说只要八千,妈妈把卡给我,她没注意到,我取了一万二。后面又拿了3万。”

  今年3月,他第一次举报这家电玩城,不久后关门了。10月,他看到又开门后,进去一看,发现对方又增加了一道隔门。那次,他又输了6000多元。

  小宇点燃一支烟,娴熟地弹着烟灰,说得眉飞色舞。他不断地炫耀着父母的富有,他说科华路有一排商铺都是他爸的,还说自己想去英国留学。

  “妈也知道我在里面赌,但不晓得我输了好多。我爸的朋友也在里面耍,看到我在耍,这个事就传出去了,他们断了我的财路。为什么举报呢,我想我都输了这么多了,要回来就更好,要不回来我也希望其他人不要耍这个。“

  “我爸希望我去做厨师,以后开个馆子。妈喜欢我做生意。他们都只管金钱。我从小学三年级,他们就分开了。父母这离婚对我影响不大。我走到这一步,是个人的原因。”

  意外的是,治安大队和跳伞塔派出所民警一同赶到时,电玩城已经关门。一位民警给小宇留了电话号码,希望他随时举报。临走时,还给了他10元钱。小宇随后消失了一段时间。某天,他忽然打来电话,说自己马上要去澳门了。

  警察叹息

  这娃娃坏习惯不少

  他曾靠举报电玩城获利

  12月9日晚上8时,小宇做完笔录。民警说,你可以走了。但小宇杵在外面,不愿意,“今天我要看到赌博机全砸了才走。”

  实际上,这天下午,小宇曾经找过记者,并商定第二天去暗访。跟第一次见面不同,他的棕色皮包已经“卖了”,钱包里别无分文,身上揣着满满一盒头痛粉。记者带他去买了方便面、火腿肠。他三下五除二就吃光了。

  “我两天来只吃了这一碗方便面。那些赌博机是我的心病。只有全部捣毁,我才睡得安稳。我现在是一包包地吃头痛粉。”

  “赌博真是害了我。其实,这9万多以前,我还输过。以前是打牌,大概输了20多万。哪来那么多钱?我妈房子有几套,我喊她卖了一套。之前我还零零碎碎输过。加起来,我可能输了不下40万元。”

  “我从小在科华路长大,西边洗面桥、浆洗街,南边火车南站,我熟得很。你想打听我,去南站地区派出所嘛,那里的警官都晓得我,一个姓魏的警官还借过钱给我。”

  民警向小宇解释,其他人的笔录还在做,这事还要调查,得按程序走:“主板都拆完了,他们想继续营业都没办法了。”小宇把头一扭,说没拆完,“只拆了10多台。”另一位民警旋即领他去办公室,找出一个袋子,里面全是拆下的主板,“至少有20个。”民警解释说,当时现场人多,他们既要看着人,还要拆机子,忙不过来,“要不然再去一趟电玩城,你一台一台亲自检查。”

  两位民警开车,带着小宇和一个小工,向新南门开去。

  “今年妈关了我六个月。每天我看电视,睡觉,看书。她不准我出小区。还告诉了保安,我出去了就不能让我进来。前不久,我爸给我找了个工作,当保安,没劲,干了10多天就走了。只发给我500块工资,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份工作。”

  等了20来分钟,门依旧关着。小宇把记者拉到一边,“9万块钱要不回来了,我想他们拿1300元给我。我想租个房子,不想再睡网吧了。”

  民警突然觉得不对劲,“他不是才不久举报过一家嘛!”民警当时还去查了,但没有发现有人玩赌博机。小宇说,后来那家老板给了他800元,他收下了。

  这时,一个老板模样的人走来,戳着小宇的鼻子说,“你说你输了9万多,有啥子证据?老子见得太多了,你他妈肯定是来吃诈钱的。老子就是被抓了,店被封了,一分钱都不给你!”民警把双方带回所上。

  初一时他差点刺死同学

  小宇为何单枪匹马对抗电玩城?他的举动究竟有没有其他意图?……10日,成都商报记者来到南站地区派出所,得知在那里,他的名字早已“如雷贯耳”。

  “才没好久我们接到一个人报警,说自己遭绑架了。我们过去一看,结果是小宇。”一个民警说,小宇旁边站了个小娃娃,比他还单薄,又矮,他却鼓捣说别个要绑架他。带到所上一问,结果是小宇借了对方几百块钱,别人追账而已。”

  “这个娃娃当年在学校是相当跳站的。”一位民警回忆,几年前,小宇还在读初一,和几个同学起了矛盾,一刀刺中别人胸口,幸亏抢救及时保住了命。”

  小宇从此在所上留下底子。因为他爸不同意,当时没送少管所。后来,小宇也没上学了。说起他现在可以输几十万的豪气,民警们都觉得惊讶,“前不久他爸还找所上,希望帮他申请低保,他爸一身都是病。”民警说,至于铺子,确实是有三间,但哪里是小宇说的一排。

  说到这父子俩,周围人评价都不好:老的是那种喝了二两酒要装八两疯的人。曾经有一次言语不和,他爸把门卫室的窗户和玻璃都砸了。

  前不久,小宇去一所学校找某个老师。门卫要他登记,他不从,后来人家把他锁在铁门上,最后还是民警去解围。南站所民警几次三番给他讲道理,希望他走正路,改掉身上的坏习惯,“你再这样晃下去,迟早要进去。”他当面似乎听进去了。上个月底,他找到民警魏刚,想借200元。魏说没问题,关键是你要改造好。

  父母痛心

  骗钱赌博打架样样来

  父亲:我真的不想管他了

  小宇的爸爸叫阿伟。10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去敲门时,应声的是一个小女孩。她怯生生地朝里间说:“爸,有人找。”

  半分钟后,一个平头男子裹着毛茸茸的睡衣出来。他看上去很疲倦,不过说到小宇,他还是把挂在客厅里的香肠腊肉挪开,腾出一把椅子。

  “前天他还来找了我,嘴肿得像猪拱嘴一样,他说是车子撞的,把脏衣服丢我这儿就走了。”

  “我曾经为了他命都差点没了。有一年他在外面惹了祸,引了几十个人在屋头来,我把他护在身后,挨了几刀。”

  阿伟点燃一支烟,他说小宇从小跟着他,直到离婚后,才跟了他妈,户口也上到金花。他现在的爱人带了个小女娃过来,这套房子就住不下小宇了。至于那三间铺面,只有一间是他的,另两间属于小宇的姑妈。

  “他说输几万,是有这个可能的。两年前,金花那边拆迁安置,每人分了42个平方,他跟他妈一套。他硬要他妈把房子卖了。今天几千,明天几万,一周就要走了十来万。

  “新南门那个电玩城,我朋友曾看到他在那里玩,我没有去逮。他那个堆头,你看我这个岁数,我这个身体,哪打得赢。”

  阿伟说自己有糖尿病,只能靠那间铺面每月850元的房租为生,爱人再打点零工。这850元,小宇要拿走500元。

  他曾提着礼物,托朋友帮小宇找了份工,希望他把好吃懒做的毛病改了,但是10多天人家就没要他了。

  “还有八个月他就满18岁了。我觉得这个娃娃现在有病,拿起钱就去输,贪婪害了他。我总想,是不是遗传问题。他爷爷也爱赌,我更好赌。我现在不想理他了,他是死是活,真的不想管,也没能力管了。”

  母亲: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小宇说他母亲去了厦门。但成都商报记者联系上他母亲叶女士时,她说自己在省内另一座城市。11日,她赶来成都与记者见面,一身运动服,说话十分干练。她坐下来,掏出工作证,显示是一家公司副总,“实际上我每个月只拿得到1000多元,跑好业务了,才有钱。”

  “小宇跟他老汉一模一样,爱赌。上次分房子,阿伟分了一套,40多个平方,我跟小宇一套,80多个平方。拿到房子第二天,阿伟就跟我去离了婚。”

  “房子到手后,先是老汉卖。小宇看到也想卖,就给我扯谎,说是要拿去做生意,后来卖了26万。”

  说起这套房子,叶女士有点不堪回首。卖房第一天,小宇就找到她,说要拿1万去买衣服。潇洒了两天,一分钱没剩,又说要和朋友开铺子,拿走几万元。

  叶女士想要把这个孩子扭转过来,她先是让小宇待在家里反思,不准出去,烟钱、饭钱还是给他留着。但是没多久,他就把冰箱、洗衣机偷出去卖了,还打着她的旗号,向邻居、朋友到处借钱。

  “哪个说是富二代嘛,我们就是一个普通家庭。就是那套房子,害了他。”

  “他为了要钱,还拿刀比过我的脖子。这个娃儿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晓得。小时候多乖的,我想可能是当初我跟他爸感情出了问题,我忙工作,也许是对他关爱不够。到后来,我对他千依百顺,这种方式害了他,教育方式不当。”

  儿子走了后,她经常翻过去的照片,从小宇满月到现在,厚厚一本,有些泛黄了,有些被小宇撕烂后,她重新粘上。有一张,阿伟抱着儿子,一家三口在公园里合影,大声喊着“茄子”,“那阵好幸福。”

  12月9日晚,成都商报记者发稿前最后一次见到小宇。每一次,他都说自己会振作起来,不会让老汉看不起。12月11日,他的QQ签名改了,就像一个黑色幽默:“天果然给我条路,输一个晚上,最后一盘全回来咯。”

  成都商报记者 辜波 实习记者 杨艺

[编辑: 王敏琳 ]频道精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