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频道 四川新闻频道 成都新闻 四川新闻频道 市州新闻 四川新闻频道 本网原创 四川新闻频道 区县传真 四川新闻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 > 麻辣社会 正文
四川凉山贩卖儿童市场庞大 父母自生自卖可得万元
http://www.newssc.org】 【 2012-12-27 09:50 】 【来源: 法制日报
推荐阅读

  12月18日22时,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西昌市的张家屯村。

  35岁妇女沈支居住的出租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她刚一打开房门,4名民警便一冲而入。在里屋的床上,民警们发现了此次行动的目标:一名被拐卖的男婴。

  这次解救标志着全国“9·26”特大打拐专案凉山战区的行动成功打响。在本次作战中,《法制日报》记者随警行动,亲历抓捕现场,凉山州贩卖儿童的脉络也逐渐清晰。

  “自生自卖”父母可得万元

  在西昌市人民医院的新生儿病房内,护士小心翼翼地将西昌公安刚刚从沈支家解救出的婴儿放进保温箱。

  “孩子脐带还没有掉,估计不到一周大。”据医生介绍,经初步检查,没有发现这名男婴外观上有畸形,反应也不错,初步判断健康情况还可以,但是否有其他疾病,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离异5年、单身度日的沈支解释孩子的来源时说,孩子是从西溪乡(地处西昌市)买的,但孩子是否是西溪乡人,她解释不清,因为孩子到她手里前已经过了几道手。

  凉山州地处我国西南边陲山区,经济落后,州所辖的17个县市中有不少国家级贫困县,拐卖妇女儿童犯罪一度高发。

  “一般情况下,父母卖出孩子能得到一万元左右,犯罪分子转手卖到外地会涨至七八万元,中间环节牟取了大部分不义之财。”据凉山州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杨大章介绍,凉山发生的贩婴案多是自生自卖,大量犯罪分子专门到州经济贫穷地区买婴儿,再出售到其他地方。

  沈支在被抓当天9时,以1.8万元在西溪乡买到这名男婴,准备以1.9万元卖出,还没出手就被公安机关抓获。据沈支供述,10月她曾将一名男婴以7000元的价格卖出,最终孩子又被转卖到河南。

  行动当晚,西昌公安在西郊乡瑶山村的出租屋内,抓获另一名涉嫌拐卖儿童的犯罪嫌疑人陈美。在不到30平方米的屋内,办案人员发现大量婴幼儿用品。

  接受记者采访时,陈美称自己并未参与拐卖婴儿。但办案民警表示,其在前一天曾供述,今年2月,一个母亲将自己约一个月大的男婴交给她,她把孩子带到福建省三明市沙县,卖了4.3万元。

  西昌市公安局副局长刘虎告诉记者,打拐一直是西昌公安的重点工作,当晚的行动是按照公安部统一部署,对涉拐犯罪嫌疑人实行统一收网,西昌公安负责查控的7名犯罪嫌疑人已经全部落网。

  “西昌是通往周围县市及云南山区等地的交通枢纽,是中转站,通过此次行动,警方截断了拐卖儿童犯罪的通道,有力震慑了犯罪分子。”刘虎说。

  打掉涉及9省犯罪网络

  2012年2月,福建省三明市公安机关接到廖长英等人涉嫌拐卖儿童犯罪的线索。三明公安机关调查发现,廖长英等人的上线是云南省巧家县肖红霞等人。2012年以来,肖红霞等人从云南文山、四川凉山、广东江门等地拐卖儿童到三明,通过廖长英等人中转、介绍,再由其他人将被拐儿童卖到三明、沙县、大田、尤溪等市县。

  案件引起了公安部的重视。今年10月,公安部在福建省福州市召开涉案省区案件协调会,将该案确立为“9·26”专案挂牌督办。要求各涉案地公安机关高度重视,精心组织,充分发挥有关部门作用,强化经营取证,适时由公安部组织统一集中收网行动。

  会后,四川省公安厅成立了由常务副厅长吴健任专案指挥长,刑侦、网安、宣传等部门负责人任副组长的专案指挥部。12月16日,四川省专案组还派出了刑侦、技侦等部门的民警赶赴主战区凉山州指导侦查工作。经过两个月的侦查、经营和侦控,凉山州公安机关掌握了肖红霞女儿陈美及其他人拐卖儿童的犯罪事实。

  12月17日22时,公安部“9·26”特大拐卖儿童专案指挥部在涉案的9个省开展集中收网行动。

  “现在我宣布‘9·26’专案行动开始!”当天22时,随着凉山州公安局副局长杨平在指挥部的一声令下,凉山州的西昌、普格、布托等6县市按指令共出动警力1256人,出动警车42辆,对22个旅馆进行查处,47处重点场所进行了清理,设立武装检查卡点3处,实施抓捕、解救行动。

  截至12月20日中午,凉山全州共抓获涉拐犯罪嫌疑人57名,解救被拐儿童9名。

  供销两旺致贩婴屡打不绝

  “在拐卖儿童的犯罪网络中,凉山州是拐出地。这由经济条件差,群众法律意识淡薄、教育程度低等多种原因造成。”凉山州公安局局长余毅说,从涉拐犯罪的发案情况来看,案件多发于经济相对贫困的地区。

  在2007年至2009年间,凉山州的涉拐犯罪呈现出高发态势,这种以拐卖婴幼儿为主的犯罪在2009年时达到高峰。据杨大章介绍,四川省公安厅高度重视,凉山州公安机关进行了几次专项打击,效果显著,现在已呈现出下降态势。

  “涉拐犯罪仍然不能放松警惕,此类犯罪屡打不绝。”具有丰富打拐经验的杨大章认为,屡打不绝的根源在于,贩婴市场供销两旺,特别是买方市场庞大。

  有需求自然就会有人铤而走险。如何打击买方市场,成为打拐工作的难点之一。余毅说,在解救被拐儿童时,买方经常会和公安民警对峙,这自然增加了解救难度。同时,对于公安机关来说,此类案件的取证也相当困难。

  “虽然目前全社会对于打拐案件的关注度很高,但是很少有人检举举报。”余毅说。

  沈支被抓时,她的邻居告诉记者,经常看到她“抱着孩子深夜出来”。虽然有邻居怀疑她参与贩婴,但却从来没有人向公安机关报案。

  杨大章介绍,一般的涉拐案件主要是公安机关在设卡检查时发现,靠群众举报得到的线索“几乎没有”。

  发现案件后,对犯罪嫌疑人的追逃也是难点之一。“由于此类犯罪具有流窜性、团伙性、跨区域性的特点,所以公安机关在追逃时往往花费很大人力物力,与抓捕归案的数量不成正比。”余毅说。

  (文中犯罪嫌疑人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点击进入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四川新闻爆料qq: 1292456313 爆料电话:85175623
[编辑: 唐明 ]频道精选
·眉山"警花"受贿7.1万替人私改户籍 获刑6年 公交车上耍流氓 南充"咸猪手"被拘十天
·宜宾一母亲患精神分裂症 咬断9岁儿子生殖器 四川54岁女患癌 38岁男友坚持照顾4年
·南充五旬夫妇来蓉打工遭警员殴打关押8小时 达县嫖客恋上暗娼 老鸨阻挠遭放火报复
·宜宾男诱奸12岁女孩 称因丧妻寂寞难耐 成都女打的遭克隆车司机性骚扰 被弃绕城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