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四川新闻 > 四川新闻 正文

听风再奏思念曲——追记北川羌族自治县副县长兰辉

http://www.newssc.org】 【 2013-09-23 22:59 】 【来源: 新华网

  他就是北川的“活地图”,大大小小的路,都装在他心里

  兰辉走了,司机陈邦清的心一下子“空”了。

  “他总有跑不完的路,现在终于可以歇歇了……”话没说完,这个壮实的汉子眼圈红了,背过脸去。

  是啊,担任副县长的3年间,兰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路上。北川大大小小的路,都装在他心里,他是北川有名的“活地图”。

  1800多公里的新建道路,记着他沾满黄泥的鞋印;23个乡镇的标准客运站,记着他一丝不苟的检查;山区农村的客运班线,记着他隔三差五的暗访……

  从唐家山隧道走出大山的群众记着:兰县长代表党和政府,给我们修了阳光道!

  3年间,兰辉的车跑了24万公里,相当于平均每天200公里,每个月把北川跑三遍。

  一次又一次,震后废墟中的北川,刺痛着兰辉的心:九成以上的断路、断桥走不了,20个乡镇的群众出不来,262个村成了孤岛。

  秘书张禄海说,为了加快修路,他拉着交通、安全、发改、财政等部门的同志一起跑,遇到问题,就地解决。周末,他也要坐个班车,在新县城里“晃”上个把小时,看看路况。

  这山到那山,一年又一年,兰辉成了“车滚子上的县长”。

  跟着他跑的同志们都“发憷”,下乡遇上断路,徒步几个小时,没吃没喝是常有的事。

  “看出不对头立地就钻孔,发现有问题立刻得返工”--在北川承包过工程的人都领教过这个“火眼金睛”的兰县长。

  安监局局长陈国兴说,别看他平时和气,其实很较真儿,讲虚话过不了他那关,托人情压根不管用,工作不到位他还会“吼人”。

  挨过批评的干部并不记恨,因为兰辉的告诫常常让大家的心“酸酸的”:现在的北川人,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绝不能因为我们工作失职,让老百姓的生命安全再次受到伤害。

  是啊,北川的每条路,都是灾区人民由死向生的希望。特别是那穿山越岭的擂禹路,因为“承载着厚重的历史与情感”,更让兰辉“舍不了、放不下”。

  上任第二天,兰辉就上了擂禹路,这条路的“脾性”他比谁都清楚:

  擂禹路横卧在海拔2000多米的冒火山上,震后3年,它是12个高寒村的近10万群众连接外界的唯一通道。这里冬季冰雪覆盖,夏季山洪肆虐,过路车辆一堵就是一两天。

  来往群众的安全,成了兰辉一年四季的“心病”。他坚持每周到擂禹路巡查三四次,有时下班后,天擦黑,还要叫上司机走一趟。

  翻进排水沟、困在大山里的险情,他一笑而过;筒靴、棉袄、雨衣、干粮这“四大件”,他叫司机随时备在车上。他还练出一个本事:看到路边树枝颤,赶紧提醒司机给一脚刹车,免得撞上塌方或滑坡。

  寒冬腊月,擂禹路上的雪,总是从半山腰的巴笼山林场积起来,一脚下去就没过大半个鞋帮。车子爬上不去,兰辉常常背着干粮走上两三个小时。

  “他来了从来顾不上喝口热水,就和我们一起铲积雪、清路障、铺棕垫。”执勤交警余强说,“常在这条路上跑的人都知道,那个戴眼镜的最瘦的就是兰县长。”

  这就是兰辉,哪里有问题,他就奔向哪里。哪里的工作最苦最累,他就出现在哪里。

  北川有3个煤矿,兰辉每季度都要下井一次,下就下到作业面,一蹲就是四五个小时。

  矿井内的甬道,潮湿异常,兰辉厚厚的眼镜片总是蒙着雾气,眼前一片模糊。有的地方很窄,坡道又陡,他就弓着身子,扶着墙壁,小步小步地向下走。

  同事担心他看不清,常提醒他别下那么深,可他却说:“工人不也在下面吗?!我们也该下去看看。”

  干部勤走“忧心路”,群众才能走上“放心路”——这是兰辉的坚持,更是一个共产党员的信念。

  长年奔波,这个1.72米的中年汉子体重还不到60公斤,衣服裤子总像“挂在身上”,他又得了个绰号:“干哥”。

  “一年到头,饿了就嚼口面包,渴了就喝口凉水,他的一身病都是这么累出来的!”再唤“干哥”,同事们难抑悲痛。

  绵阳市委常委、北川县委书记刘少敏说,兰辉以前出现过眼睛出血、胳膊骨折的情况,都带病坚持工作,今年做了肛肠手术,他又执意要提前出院。北川工作压力大,90%的干部都像兰辉这样,爱岗敬业、一心为民!

  3年重建,数十本密密麻麻的工作日记,记录着兰辉的辛劳,也见证了北川的奋斗。

  在深深浅浅的村道边,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上,兰辉与很多默默无闻的党员干部,带领人民群众不断续写着重建奇迹:

  无较大安全事故的平安纪录;档案抢救和电子化建设在全国县级市名列前茅;残疾人康复中心的各项设施与国际水平看齐……

  然而,就在北川悲壮而豪迈地跨过地震5周年的时候,那个为它呕心沥血的人,却突然不告而别。甚至,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它安宁、美好的新颜。

  5月23日这一天,因为手术伤口还不舒服,兰辉在家简单喝了口稀饭,早上8点半就出发了。他和同志们跑了3个村道的施工现场、2个道路的地质灾害点,开了2个乡镇座谈会,直到下午1点才吃上饭。

  “22日晚他听预报说山区有雨,临时通知我们下乡。当时谁也不知道他还没痊愈,直到他说要下车去换药。他自己那么难受,还不忘嘱咐我们把车停在安全地带……”北川安监局副局长金晓宁再也说不下去。

  后来,大家才知道,22日上午,还在手术恢复期的兰辉按医生要求应输液3瓶。他惦记着汛期来临的各项工作,刚输完一瓶,就拔掉针头,“剩下的两瓶明天再来吧!”

  总觉得“时间不够用”的人,永远告别了时间。

  唯有一个共产党员真挚而又坚定的宣誓,还回响在那片他用汗水和心血浇灌的大地:“我珍惜荣誉,珍惜生命过程中的每个闪光点,我会在余下的日子中让每一天发光,为那些需要得到帮助的人……”

编辑: 王敏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