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社会民生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中国远征军347具遗骸 埋骨缅甸71年后将归葬(图)

2015年10月29日 05:43:05
来源:华西都市报
编辑:王晓勇

70多年后,漂泊在异国他乡的中国远征军英魂就要回家了。

  目前找到的347具远征军遗骸11月5日将经由云南腾冲猴桥口岸回归祖国怀抱

  发掘情况

  2015年4月10日正式启动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与归葬项目,一期发掘地点为原中国远征军新一军缅甸密支那阵亡将士公墓,至8月31日,共计收殓遗骸347具。

  出土遗物

  部分葬坑内有遗物出土,包括帽徽、纽扣、皮带扣、子弹、手雷、水壶、水杯、鞋掌、口红、相框、牙刷、钢笔、餐刀、玻璃瓶、罐头盒等物品。

  最终心愿

  在完成一期寻找到的遗骸归国活动后,将继续在更大范围展开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工作,直至找到最后一具英烈遗骸,让忠魂回归故里。

  347 具远征军英烈的遗骸,为了回国,已整整等待了71年。

  1942年初到1945年初,中国先后组织40万远征军投入中缅印战场对日作战。约10万将士血洒异域埋骨他乡。

  当年战友为他们在当地至少修建了 10 个墓地,承诺战后带他们回家。但因为种种原因,这些墓地后来成为无主之地,几乎全部被捣毁。远征军牺牲将士的遗骸,就躺在垃圾填埋场、厕所、猪圈或是学生每天奔跑嬉闹的操场下。

  70多年后,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等单位启动了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与归葬项目,前往缅甸收殓遗骸。11月5日,已找到的347具中国远征军将士遗骸,将经由云南腾冲猴桥口岸回归祖国的怀抱。

  新一军墓地原址 4个多月收殓347具遗骸

  10月28日上午,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归国活动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举行。会上,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孙春龙介绍,经过四年多的筹备与考察,他们和施甸县人民政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云南省滇西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缅甸)旅缅远征军暨后裔联谊会于2015年4月10日正式启动了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与归葬项目,一期发掘地点为原中国远征军新一军缅甸密支那阵亡将士公墓,至8月31日,共计收殓遗骸347具。

  因有的葬坑是多人合葬,该数字为骨骼鉴定专家依据一个墓葬单位中的最小个体数初步判断出的数据,实际数据需 DNA鉴定报告全部完成后才能确定。

  孙春龙说,美国斯坦福的胡弗研究所有关于该墓地的部分档案资料,记录的该墓地坟墓数量为895个。

  密支那战役发生于1944年5月17日至8月3日,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中国军队在海外最大的战役,也是最大的一次胜利。中国驻印军共投入第14、30和50师三个师,协同美军一起对日作战。战斗中,中国驻印军第30师(隶属新一军)阵亡1044人、负伤2256人、失踪51人。

  守墓老兵去世 墓地被毁英烈们难以安息

  孙春龙说,战役结束后,攻打密支那的三个师,分别在密支那修建了三个墓地,其中新一军墓地的看护人为士兵周朝贵、刘龙等人。其中来自湖南的刘龙被委任为中国远征军新一军密支那阵亡将士公墓管理所主任。

  “守墓的基本是伤兵,他们的师长在离开时说‘我会回来,带你们回家’,但最后守墓者和这些牺牲的士兵都没能回国。”孙春龙说,因为种种原因,这些墓地后来成为无主之地,几乎全部被捣毁,或是被改建成贫民区、学校,或是杂草丛生已看不出痕迹,远征军牺牲将士的遗骸就躺在垃圾填埋场、厕所、猪圈或是学生每天奔跑嬉闹的操场下,在改建过程中遗骸不断被发现,却未得到妥善安置。

  孙春龙说,刘龙已于20多年前去世,他的儿子刘秋达确认,位于密支那达贡区的住户诺岛家以及第六中学所在地,就是当年新一军墓地原址。

  密支那华侨艾元昌、程长富、邓恭标、杨玲玲等多位华侨也均证实,他们上学时,学校每年都会组织到这里扫墓。艾元昌称,在上个世纪60年代初,他亲眼看到密支那的远征军墓地全部被毁。

  达贡区居民诺岛称,他们于上世纪70年代搬迁到当地时,还能看到很多土堆,在修房时挖出了很多骨骸以及子弹、水壶等。在第六中学校园内,找到部分残缺的水泥地基,据介绍是当年墓地祭祀台。

  完成DNA鉴定后 将向全社会公开寻找英烈亲人

  此次由民间机构发起的遗骸寻找活动,邀请了多家专业机构参与。西北大学文化遗产学院副教授、人类骨骼学专家陈靓为遗骸发掘小组负责人。

  陈靓介绍,由于气温、降雨等环境因素,加之人为破坏,此次发掘的远征军遗骸保存状况欠佳,可以具体鉴定出年龄段的个体有204例。

  在发掘过程中,工作人员发现了帽徽、子弹、手雷,以及钢笔、戒指、相框等遗物。还发现了一个保存较好的胸章,上面写着:陆军新编第三十师步兵九十团第二营六连列兵陈海坤。

  此外,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深圳承启生物有限公司也参与了遗骸的DNA鉴定。

  “我们希望为每一个无名英烈找到亲人留下最后一丝希望。”孙春龙介绍说,“在完成DNA鉴定后,将建立中国无名抗战英烈DNA样本库,向全社会公开寻找英烈的亲人。”

  烈属最大愿望是在父亲遗骸前磕个头

  根据安排,11月5日下午2时,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将于云南腾冲猴桥口岸入境;11月6日上午8时,将在云南省施甸县由旺镇的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指挥部旧址举行遗骸的暂厝仪式。

  此次入缅迎接遗骸归国的人员中,有多位英烈亲属。云南红河的远征军老兵缪焜说,1944年,他和同为新30师士兵的哥哥缪克勋一起参加了密支那战役,哥哥在战斗中牺牲,再也没能回家。他希望重返当年的战场,接哥哥回家。

  来自广西的陈庆金说,他还没满月,父亲陈业海便参加中国远征军远赴缅甸作战,牺牲在那里。他说在梦里无数次梦到父亲,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在父亲遗骸前磕一个头。

  老兵流泪痛哭“希望战友都能够回家”

  在新闻发布会上,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与施甸县人民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确定遗骸安葬地为施甸县太平镇的孩婆山,当地政府为此提供了不少于1000亩土地。

  中华英烈褒扬事业促进会秘书长王小军介绍,在完成一期寻找到的遗骸归国活动后,将继续在更大范围展开中国远征军缅甸阵亡将士遗骸寻找工作,直至找到最后一具英烈遗骸,让忠魂回归故里,在国土上得到安息。

  96岁高龄,参加过密支那战役的远征军老兵尤广才老人也来到发布会现场,听到牺牲战友即将归国的消息,老人当场流泪痛哭。

  “这是最值得纪念的一天。”老人说,“当年我们答应那些死去的战友要带他们回家,但是我们没能做到。现在他们要回来了,我希望他们都能够回来,都回家。”

 [1]  [2]  [3]  [4]  [5下一页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