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市州新闻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供给侧改革]广元煤炭行业在疼痛中做“减法”

2016年10月12日 06:02:22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程文雯 编辑:覃贻花
本报制图/李梅

  3年将化解产能114万吨,安置职工4200人

  10月8日一上班,广元市杨家岩煤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吕厚德就把电话打到了该市安监局副局长肖继承办公室里,国庆放假前,市里召开煤炭行业化解过剩产能推进会,确定杨家岩煤矿将在10月底关闭退出,关于职工安置方案,他想再讨论讨论,做得更细更实一些。

  电话另一头,肖继承和同事们已经连续加班好几天。除了杨家岩煤矿关停退出,他还关注着更大目标:到2018年,该市将引导退出煤矿11个,化解产能114万吨,分流安置职工4200人。

  煤炭行业去产能,是广元实施供给侧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据统计,目前广元煤炭、金属、水泥等传统产业占工业比重仍达55%,煤炭行业产能过剩依旧突出。

  去产能进展如何?行业未来如何发展?带着疑问,记者近日展开了调查。

  1

  目标

  到2018年退出煤矿11个

  煤炭,曾是广元的支柱产业之一。在肖继承的办公室里,记者见到一幅2005年12月绘制的“广元市煤矿位置分布图”,几条主要的江河、铁路、高速公路沿线,密密麻麻插满了小红旗。根据图例,当时广元市共有煤矿175家,年产能1050万吨。“推动全市经济发展的同时,一矿多井、掠夺式开采、安全事故等问题也不少。”

  去产能,是当地煤炭行业一场早已打响的战役。从2013年开始到2015年,广元已分4批关闭小煤矿36个,退出产能308万吨/年,煤矿总数由2012年底的99个减少到63个,减少36%,总产能由每年1130万吨减少到822万吨,下降27%。

  但,煤炭去产能任重道远——

  10月8日,记者来到广元市安监局,一份与省上签订的“煤炭行业去产能目标责任书”就在局长王定虓的办公桌上,“从2016年开始,用3年时间,引导退出煤矿11个,化解产能114万吨,分流安置职工4200人。其中,2016年引导退出煤矿3个,2017年引导退出煤矿3个,2018年引导退出煤矿5个。”责任书上,广元煤炭行业3年的去产能轨迹描绘清晰。

  按照目标责任书,今年还要关停3家煤矿,分别是利州区杨家岩煤矿、经济技术开发区大昌沟煤矿和剑阁县弘发煤矿,化解产能共39万吨。9月14日,广元市政府与各产煤区县签订目标责任书,将3年的任务分解到县区、落实到企业,并纳入市政府年度综合目标绩效考核;截至今年9月15日,3家目标矿井已在政府网站进行公示并全部停产,但尚未关停退出。此外,严格落实国务院关于煤矿企业按照276个工作日重新确定的产能组织生产,目前全市共核减生产能力66万吨。

  2

  重负

  1356名职工往哪儿去

  2016年关停煤矿3家,数量上并不多,但今年却是去产能最艰难的一年。“杨家岩和大昌沟两家煤矿是全市3年目标中退出难度最大的,把它们放在首年,就是希望能为后续的工作探索出更多经验。”

  难在哪里?关键是3家煤矿1356名职工的安置问题。

  以大昌沟煤矿为例。大昌沟原是广元市属国有煤矿,1997年改制,成为全员持股的民营股份制企业,这里去年9月就已停产,迟迟没有关停,难在478名职工的安置。

  在矿工易大兵的家里,这种“难”显得更加具体。所谓的“家”,是他和妻子共同生活的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矮房,唯一的一张木桌上,凌乱地堆着几盒治疗心脏病和气管炎的药。煤矿停产后,他每月只有240元的低保收入,加上妻子的1500元工资,生活捉襟见肘。“当了20多年矿工,身上有七八种病,都不敢上医院。”现在,易大兵的愿望很简单,“能顺利退休,领到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工资就行。”

  不过,退休也是难题。“矿上欠缴社保3000多万元,易大兵本人要补缴6万多元,不缴齐就办不了退休手续。可已经停产1年多的企业实在拿不出钱来补缴。”大昌沟煤业股份公司党委书记周洪无奈地说。

  大昌沟的情况并非个例,杨家岩也是如此。杨家岩煤矿也是原国有改制矿井,职工人数多,且大多数职工长期在煤矿工作,转岗就业方向比较单一,加上煤矿拖欠社保数额也超过3000万元,导致部分职工无法正常退休,看病、生活都是难题。面对这些问题,目前,地方政府正和企业协商,着力完善职工安置方案,用足、用好社保就业政策,拓宽安置渠道。

  3

  探路

  机械化生产+延长产业链

  煤炭去产能,简单关停并不能解决行业发展的根本问题。在关停退出的同时,广元也在寻找新方向。

  9月30日,记者来到位于广元城区附近的地德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这里的凉水泉煤矿是该市为数不多的盈利煤矿。井口外的停车场里,十多辆卡车排队等待拉煤,“我们这里采用机械化开采技术,不仅效率是人工开采的10倍,而且人力成本大大降低。”矿长谢小强说。

  盈利的法宝除了机械化带来的高效率,还有以市场为导向的精准销售。谢小强说,公司除了生产煤炭,还配有专门的销售团队,为客户量身参配外省煤和自产煤,以更有针对性的销售方案打开市场。“下一步,我们打算优化采掘布局,从井下打一条约3000米的矿道连接市内一家洗煤厂,生产精品煤,延长产业链的同时也更加环保。”

  在广元市旺苍县,通过股权划转、企业托管,不仅救活了多家企业,还盘活了一条40亿元的产业链。

  2015年,旺苍攀成钢焦化公司面临关闭,围绕这家企业,当地曾配套引进了他山石能投洗选、合众化工甲醇生产等一系列项目,形成“煤—焦—化”产业链,年产值达到40亿元,攀成钢焦化公司关闭,意味着上下游20多家企业破产,全县上万人失业。“过去我们一直为旺苍焦化提供洗精煤,如果焦化公司关闭,我们的生产销售也将受到影响。”他山石能投洗选有限公司总经理林万民说。他山石是四川能投物资产业集团控股子公司,旺苍县政府通过多方磋商,将旺苍攀成钢焦化有限公司以股权划转方式转让给该集团,保住这条产业链。

  今年4月,他山石接手旺苍攀成钢焦化公司。按照商定的经营交易方式,他山石优先采购广元市境内的煤炭洗选成精煤,再将自己的洗精煤供应旺苍焦化炼焦,生产的焦炭销往已经有长期合作关系的钢铁公司,然后从钢铁公司提取钢材运送到四川能投物资产业集团承建的项目工地,最终实现资金回笼。这种自产自销、以物易物的经营方式,减少中间环节,节约资金占有,极大降低了生产交易成本。

  目前,他山石与当地不少下游企业的合作也已落地,一旦焦化公司实现满负荷生产,下游的合众化工、天森煤化等企业均可恢复生产。“到今年8月,公司产值已达8.9亿元,比去年全年高2亿元左右。”林万民说。

  □本报记者 程文雯

  煤炭去产能政企都应主动出击

  □程文雯

  不只是广元,去产能过程中,产能怎么降?钱从哪里来?人往哪里去?是全省大部分煤炭企业都要解决的难题。记者认为,破解这些难题,政府当作为,企业更需主动出击。

  煤炭去产能,绝非简单意义上的总量控制,而是要淘汰落后、优化结构、提升产业。做到这一点,不能单靠市场调节,政府更应主动与企业对接,积极宣传政策、筹措资金,引导企业在法律和政策框架内制定好职工安置方案,强力推进产能化解;同时加强监管,严格实施减量化生产,严厉查处超能力生产;针对人往哪里去,除了解决好社保问题,后续的就业创业也需政府积极引导,当前,电商、家政等第三产业蓬勃发展,做好再就业服务、技能培训等工作,将极大缓解企业安置压力。

  当然,要摆脱困境,企业也不能坐等政府解决问题。去产能,中央明确提出要按照市场倒逼、企业主体、地方组织、中央支持、依法处置的办法推进。只有主动出击,直面市场,才是长久的生存之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凉水泉煤矿的机械化挖掘,就是企业的自主选择。实践证明,在市场环境的倒逼下,人力成本和安全事故成本越来越高,以机械化生产提升效率、以个性化销售打开市场,都是有效的转型方式。

  此外,企业还应当做好“煤”与“非煤”两篇文章。过去,不少煤炭企业产品和销售途径单一,抗风险能力弱。新一轮改革中,企业应当把握机遇,将煤炭主业向精转型;同时,通过兼并、股权划转、托管等方式,实现产品结构多样化,由低端的产煤向深加工、精细化工等高端行业扩展,形成多点支撑的产业格局,以增强抗风险能力;最后,企业内部也须加强管理,确保安全生产。这样产品升级、产业转型、管理提升多管齐下,才能推动行业实现从低端向高端的跨越。

无标题文档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