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四川新闻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追寻红军在会理走过的足迹--从皎平渡到铁厂村(图)

2016年10月15日 08:00:39
来源:四川日报
编辑:王敏琳

会理会议遗址

10月12日,曾帮助红军渡江的船工周启龙的儿子周庭荣向记者讲述当年的渡江故事。本报记者 郝飞 摄

  10月12日,会理县红军长征纪念馆。

  走进馆内,迎面可见毛主席的著名诗词“金沙水拍云崖暖”;行走馆中,只见陈列着彭德怀、聂荣臻、杨尚昆、宋任穷、张爱萍等长征亲历者的回忆录,字里行间,怀念着1935年5月在会理度过的时光。

  从金沙江皎平渡到会理城郊铁厂村,川报全媒体集群直播长征路报道组追寻红军在会理走过的足迹,感受今昔变化。

  □川报全媒体集群直播长征路报道组记者 陈露耘 王云 吴晓彤

  何勤华 发自会理

  难忘的会理会议

  红军长征中召开的一次重要会议,使这座位于中国西南的会理小城,在中国革命史上留下了精彩的一笔。

  1935年4月29日,中革军委在云南下达《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为红军战略转移指明了方向:北上。

  1935年5月3日至9日,3万多中央红军在金沙江皎平渡两岸37名船工的帮助下进入会理,暂时摆脱了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12日,就在会理城郊铁厂村,召开了会理会议。

  这是入川后的第一次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次会议,进一步统一了红军作战思想,克服了从四渡赤水到巧渡金沙江期间存在的消极情绪,确定了越过大渡河继续北上的方向。

  金一南少将《苦难辉煌》一书在写到会理会议时说,“我们总结自己的历史,辉煌是财富,教训也是财富,甚至是更值得珍惜的财富,我们怕教训影响辉煌,我们便失掉了很多财富。”

  此次凉山小分队模拟长征路线,从皎平渡过金沙江,由此对会理、对长征有了更深的认识。

  会址旁的脱贫会

  红军在会理只待了短短半个月,但他们的足迹遍及31个乡镇,为这里播下了革命的火种。今天的会理人,绝大多数都是听着红军故事长大的。

  在距离会理县城3公里左右的铁厂村,拾级而上,郁郁葱葱的松树林里,大小不等的几块石礅,就是当年会理会议的会址。当年的会议,晚上在室内召开,白天为了躲避轰炸,就移到树林里。

  会理会议会址旁边有个红旗水库,小分队在傍晚时分走进水库旁的一家农户,看见几个人围坐在一起讨论。一问,这里正好是铁厂村村主任李明才的家,他正和村支书张光发在讨论村里脱贫攻坚的工作。

  李明才出生在铁厂村,听老人讲,他家周围的房子住过许多红军的“高官”,也曾经是红军的指挥部和电报部。

  铁厂村共有217户人家,其中有4户贫困户,依靠养羊、养鸭、种核桃、卖烤烟,这4户今年能脱贫了。

  忙于脱贫攻坚的,还有通安镇人大副主席廖德刚,红军入川的皎平渡北岸就在今天的通安镇境内。12日下午结束在通安的采访后,记者邀廖德刚一同回县城,却遭到拒绝,“现在正是脱贫攻坚的关键时期,我们都是‘白加黑’和‘5+2’。”

  电商石榴分外甜

  81年过去了,金沙江涛声依旧,通安镇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竹箐乡金桂村位于皎平渡到县城的路上,种植着大片晚熟石榴,沉甸甸的果实让树枝垂得很低。小分队路遇采摘石榴的村民,于是喜滋滋地直接在石榴地里通过手机支付给当地电商雷文林,让他为大家发快递,最远的目的地是辽宁省锦州市。

  雷文林28岁,去年从会理县城回乡下当起果农,让自家石榴搭上了电商快车。“我回家就是为赶上最好的时机。”他说,“互联网+石榴”,果农直接发货,既可以保证石榴的新鲜,又更有价格优势。

  会理是中国石榴之乡,石榴种植面积34.8万亩,2016年全县预计石榴销售收入17亿余元,石榴产业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实现果农增收的重要产业。

  通安还是一个工业重镇,2014年前,通安境内有7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近年来,受大环境影响,以资源型企业为主的工业下滑较多。但廖德刚说,该镇正在营造良好的投资环境,梳理镇内值得投资的项目,争取对外招商引资,重振工业雄风,“红军那么多困难都能克服,我们还能偷懒么?”

  记者手记

  不能停下的长征

  □本报记者 余如波

  从金沙江南岸的云南禄劝,经皎平渡大桥进入四川会理,川报全媒体集群直播长征路报道组只用了一分钟。然而在81年前,面对奔涌的江水,中央红军长征将士渡江的时间是整整7天。

  时光荏苒。如今的皎平渡,红军在此住过的山洞宛如昨日。只是随着当年的亲历者逐渐逝去,长征历史只能依靠他们的后辈讲述。此时,我们又该如何继续传承长征精神?

  我们欣喜地发现,当年举办会理会议的铁厂村,一场脱贫攻坚会议选在夜间进行;皎平渡所处的中武山村,农业结构优化始终被摆在首位……主动作为的背后,既是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孜孜追求,更是长征精神在这块热土上的延续与创新。

  当然,对于偏居一隅的会理,新时代的长征还远未到胜利关头。举个例子,从会理县城经皎平渡进入云南的公路,依然堪称“蜀道难”。对于有志于打造西南出海通道重要一环的会理,这些问题亟待解决。

  对于会理而言,新时代的长征精神,正用更加务实的方式去发扬。

无标题文档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