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新闻网首页
四川 | 原创| 国内| 国际| 娱乐| 体育| 女性| 图片| 太阳鸟时评| 市州联播| 财经| 汽车| 房产| 旅游| 居家| 教育| 法制| 健康| 食品| 天府新区| 慢耍四川
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即时快讯
新闻热线:028-85171608 QQ:2226834809

透视邪教中女性的众生相

2017年03月08日 09:57:27
来源:凯风网
编辑:蜀风

  邪教一直是侵犯女性权益的一片挥之不去的阴霾,临近3月8日,我们不妨透视一下邪教组织中女性的众生态,深入了解邪教是如何威胁着女性的身心健康。

  视角一:女性教主,扭曲的自我成就者

  邪教中的女性教主往往被视为高高在上的精神控制者和剥削者,但扭曲的人生路径使她们找不到自我成就的获得感,反而被邪教裹挟而走上不归路。

  邪教、新约教会教主江端仪被称为“美女教主”,她曾经从影23年,被誉为粤语电影界第一位电影皇后红星,但却在经历两次失败的婚姻、身体状况恶化、事业下滑的情况下转向创立邪教。当面对生活加之于身上的苦难时,她不是“扼住命运的咽喉”奋起抗争,而是通过邪教寻找“新生”,这无疑是一种自欺欺人的逃避。

   

  新约教会教主江端仪

  而邪教“银河联邦大学”的女头目郑辉则有着一串不小的光环:博士学位,高级经济师资质,先后在广西邮电管理局、中国联通广西分公司、中国电信广西分公司工作。有着如此优越的资历,她本可以在行业领域大展身手成就自我。但她却不满足于这种按部就班的发展路径,转而专门从事“银河联邦”“中国觉醒大学”的非法活动,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聚敛钱财,最终落得深陷囹圄。

   

  “银河联邦大学”头目郑辉

  邪教像罂粟一样,它带给女性邪教主们虚幻的想象、成就感乃至快感,直到她们为自己的愚蠢行为付出代价时,才蓦然发现一切不过是一场春秋大梦。

  视角二:傀儡代言人,神秘光环下的迷失者

  为邪教“应名”或代言的女性也经常被人们忽略,她们头顶邪教光环,领受着痴迷信徒的顶礼膜拜,但却是一批迷失自我的羔羊。

  最为典型的是邪教全能神“女基督”杨向彬。杨向彬本是一个普通女性,参加高考时因为成绩不理想导致精神分裂,后为了寻找精神寄托加入了“呼喊派”(全能神由此教派发展而来)。全能神头目赵维山认为杨向彬的这个特点可以大做文章,就将精神分裂的杨向彬包装成耶稣再世的“女基督”,同时赵维山还将杨向彬发展为了自己的情妇。杨向彬本为寻找精神寄托却最终沦为邪教工具,本是一个渴求知识的学生却最终沦为一个傀儡代言人,邪教使这个本就命运多舛的人雪上加霜地迷失了自我。

   

  邪教全能神的“女基督”杨向彬

  杨向彬并非孤例,今年2月,日本当红晨间剧女演员清水富美加闪电宣布加入被人多人视为“幸福科学教”的邪教。出生于1994年的清水富美加本应“星途”坦荡,但由于受经济公司控制收入不高,压抑的生活还让其得了精神疾病,为了寻求经济和心灵上的依靠,她最终加入了 “幸福科学教”。据传“幸福科学教”很可能会承担她因“闪退”而需要赔付的天价违约金,其之所以会为清水富美加付出如此高的代价,说到底是为了让其代言以扩大影响。清水富美加自认为跳出了生活的“泥潭”,但等待她的却可能是一个更大的迷潭。

   

  日本当红女星清水富美加

  视角三:邪教高层亲属,邪教利益的牺牲者

  邪教高层们的女性亲属,同样是一个特殊的女性群体,她们享受着邪教带来的荣耀、财富、权力,但更是邪教政治的牺牲者。

  法轮功教主李洪志的妹妹李君本有一个泰籍华人的丈夫,李洪志一家落魄时曾在泰国得到其大力资助,李洪志借法轮功挣了大钱后却让李君去了美国并与前夫离了婚。后来为了巩固自己在邪教中的地位,李洪志又撮合李君与法轮功媒体大纪元的负责人李继光结婚,完成了一桩利益联姻。2007年李继光身患重病,由于其法轮功核心骨干的地位,身患重病却不敢公开到医院就医,最终因为耽误治疗于2012年病亡,李君因此又失去了第二位丈夫。

   

  李洪志的大妹妹李君

  不止李君如此,法轮功高层李大勇为了在组织内谋得权力,鼓动妻子刘鸣鸣将买房子的钱都“奉献”了出来,但当李大勇死后其妻子刘鸣鸣却落得无处可居,生活无着。李洪志的妻子李瑞虽然风光无限,却不得不忍受李洪志有众多情妇的事实。邪教并没有给这些女性带来真正的幸福,反而让他们沦为了牺牲品。

  视角四:人性扭曲者,受害至深却为虎作伥

  邪教的精神控制还造成部分女性信徒人性扭曲、良心泯灭,甚至做出为虎作伥的勾当来。

  河南安阳内黄县的张变芬在经过一次交通事故以后,被一个远方亲戚刘姑反复鼓动、游说而加入了邪教全能神。这位刘姑对其威逼利诱,施加小恩小惠,又诱导张变芬参加所谓“传福音”的活动,诱骗其与全能神男信徒“过灵床”,使其被全能神男信徒性侵。当张变芬拒绝再次与人“过灵床”时,刘姑居然对其进行严厉恐吓,最终使张变芬在羞愧和恐惧中悬梁自尽。

  而福建晋江的一位女性全能神痴迷者李某某,为了能早日“得道成佛”,不惜让18岁的女儿弃学从教用肉体拉拢男子入教。

  这两个例子中,刘姑和李某某本来也是邪教的受害者,却在邪教扭曲的精神控制下,充当了为虎作伥的帮手,也足见全能神对女性的危害之大。

  视角五:极度痴迷信徒,因盲信付出惨重代价

  邪教女性受害者中的“大多数”,是那些极度痴迷者,她们被邪教深度洗脑受到精神控制,做出为常人难以理解的举动,付出了生命、财产、名誉等方面的惨重代价。

  法轮功痴迷者刘春玲在李洪志歪理邪说的鼓动下,于2001年1月23日伙同其他几名法轮功痴迷者跑到天安门广场自焚而送命。更为可悲的是,她还带领正在上小学5年级的女儿刘思颖也一同参与自焚,刘思影全身烧伤达40%。最终因伤势严重于不幸死亡。

   

  刘思颖及母亲刘春玲

  云南的全能神痴迷女性涂小云,被全能神的邪说所蛊惑,当丈夫被确诊为食道癌后,听信邪教鼓动让丈夫“信神”,从丈夫的“救命钱”中拿出一万元“奉献”给了“神”, 还奢望通过所谓“传福音”帮丈夫治好病,最后导致丈夫病情被耽搁而死去。

  韩国“摄理教”的女信徒付出的代价更为惨重,该邪教被称之为“最荒淫邪教”,教主郑明锡荒淫好色,将脏手伸向痴迷的信徒,据韩国媒体报道,近千名女性曾遭郑明锡侵害。“摄理教”将触角深深地深入到大学,许多高校的学生加入该邪教,成为郑明锡的受害者。

   

  郑明锡及背其蛊惑的女大学生

  被邪教直接伤害到的女性案例数不胜数。对于一个旁观者而言那不过是一个画面,但“局中人”却为之付出惨痛的代价。邪教害人至深,女性朋友们一定要引以为戒,远离邪教。

无标题文档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