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四川新闻  >  市州新闻
为了儿子一句话 广元一女子照料生病前夫20年
http://www.newssc.org 】 【2017-03-15 04:43】 【来源:成都商报
推荐阅读

  她与丈夫吴跃帮20年前离婚,离婚5年后,吴跃帮因酒精中毒致精神障碍,她又时常回到他的身边照料。这期间,她本来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但因为在照料吴跃帮的问题上与爱人产生太大分歧,她流着泪选择了再次离婚。

  在广元市利州区嘉陵街道大华社区的一间老屋子里,卓清蒲回忆起过去20年,言语平静。她说,好多困难都经历过来了,两次离婚,儿子病故,照顾生病的吴跃帮……“现在心态早已平和了”。

  爱一个人只要一天

  忘一个人却需要一辈子

  归来

  离婚5年后,吴跃帮因为酒精中毒导致精神障碍,卓清蒲又回到了前夫身边,照顾一家老小。那时候,儿子才12岁,吴跃帮的母亲年近八十。

  离婚

  再婚后为前夫又选择离婚

  1982年,23岁的卓清蒲与吴跃帮走进了婚姻殿堂。他比她大7岁,长得很帅,“很多人夸我们有夫妻相”。1985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一家人其乐融融。但丈夫渐渐开始酗酒。因为酗酒,两人开始吵架、打架,并最终让婚姻走到尽头。1992年,两人10年的婚姻结束了,协议离婚后,儿子由吴跃帮抚养。

  但离婚5年后,吴跃帮因为酒精中毒导致精神障碍。卓清蒲又回到了前夫身边,照顾一家老小,送前夫去医院看病。那时候,儿子才12岁,吴跃帮的母亲年近八十。卓清蒲在广元市第四人民医院工作,她先后多次把前夫接到了自己的医院治疗,每次住院都是几个月。2001年,吴跃帮母亲老家的房子垮塌后,她还想办法筹了两万元钱帮忙重建了房子。

  她有过第二段婚姻。2003年10月,卓清蒲经人介绍,与一名铁路职工结婚。结婚前,对方清楚她的处境,也答应她可以继续照顾前夫,她感动得心里滚烫,跟对方结婚了。平静的生活并没有持续多久,两年后,因为儿子病故,吴跃帮遭受刺激再次犯病住院,卓清蒲一边忍着丧子之痛,一边不辞辛劳照顾前夫,垫付医药费,每天做好吃的。

  再婚的丈夫逐渐有了不满的情绪,几番争执后,他抛给卓清蒲一道选择题,“你是要照料前夫?还是要跟我在一起过日子?”卓清蒲流着泪,选择了照料前夫,与第二任丈夫短暂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卓清蒲说,“能怎么办嘛?我不照料他,谁来照料他?”

  她觉得第一次离掉的婚,并没有离掉,吴跃帮需要她,也只有依靠她。卓清蒲说,吴跃帮有个姐姐,但生活得并不好,几年前已经去世了,他年迈的母亲也需要人照顾,直到2013年母亲以94岁的高龄去世。

  坚守

  “我也有想放弃的时候。”卓清蒲说,因为犯病,吴跃帮常常喜怒无常,他要抽烟,不给他买,他就吐口水,也要骂人。

  复合

  “不能老给医院添麻烦”,她想到,还是跟吴跃帮复婚吧,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家属栏签上自己的名字。

  复婚

  当“家属”才能给他签字

  吴跃帮的身体越来越差了,他一度无法生活自理。从2012年开始,吴跃帮每年大概只有3个月时间没有住院。

  卓清蒲每天会给吴跃帮炖一些有营养的食物,给他熬鱼汤,还要挨着把每一根刺都捡出来。“他牙齿掉光了,吃的东西差不多都是流食。”卓清蒲说,照顾吴跃帮久了,她自己都习惯了吃这样的东西。

  在广元四医院的病房里,吴跃帮躺在病床上,他需要有人搀扶才能下床,然后拄着拐杖,慢慢地挪动脚步。他已经口齿不清,只有卓清蒲能听懂他在说什么,一天没见到卓清蒲,他就着急地问,“你去哪里了?”

  在医院里,很多医生护士都已经很熟悉卓清蒲了,四医院精神疾病区的护士长王银华说,“她很为卓姐感动,坚持那么多年。”2014年,卓清蒲从医院退休,“退休后我就差不多以他为中心了。”卓清蒲说,她不打麻将,业余时间看看书,听听音乐,然后就是照顾吴跃帮。

  前不久,因为要做一场手术,院方再次找到她,说需要家属签字,但她作为前妻,并不具备监护人的资格。过去,她找社区开证明,写承诺书等,表示自己的签字能作数,院方因为对她比较了解,开了绿灯。“不能老给医院添麻烦”,她想到,还是跟吴跃帮复婚吧,这样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家属栏签上自己的名字。

  在作出这个决定的那个晚上,她一夜没有睡好,卓清蒲说,“难道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但我不照顾他,他又怎么办?反正这辈子也丢不开他了。”卓清蒲说,“第二天起来,我是含着泪去了民政局。”

  也为了一句话

  妈,替我照顾好爸

  大华社区党委书记王兆波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她大概是八九年前认识的卓清蒲,那时候,她就知道卓清蒲一直在照顾前夫吴跃帮。吴跃帮是原广元市棉纺厂职工,棉纺厂破产后,吴跃帮依然住在厂里的宿舍楼里。那是一栋老楼,几年前,卓清蒲花了3万多元把这个房子装修了一番,“让他住得舒服一点,装上防护栏,以防犯病发生什么意外。”

  “我也有想放弃的时候。”卓清蒲说,因为犯病,吴跃帮常常喜怒无常,他要抽烟,不给他买,他就吐口水,帮他做恢复性运动,他不愿意,也要骂人,他不配合服药,还骂医生、护士,“每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我就被他气得咬牙、流泪,真想放弃了算了。”但转念一想,他是个病人,又是儿子的爹。

  2005年,卓清蒲的儿子在部队服役期间病故。“儿子当兵走的时候,望着我说,要替他照顾好爸爸。”卓清蒲说,“这变成了儿子的遗言,我想,那我就算替儿子照顾他吧。”

  成都商报记者 杨灵

  原标题:离了,未离开

[记者:杨灵 编辑:王晓勇]
点击进入 四川发布网站 微博 四川新闻网爆料微博 转麻辣微博
新闻采访中心:[028] 85171608
分享按钮
相关新闻
无标题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