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絮满天飞 给杨树打“避孕针”效果不好 咋办?

2017年05月19日 06:24:42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彭亮 编辑:覃贻花

三圣花乡幸福梅林的杨树漫天飞絮,有人捡起了厚厚的一捧

路过的行人纷纷躲避飞絮

  5月过半,三圣花乡幸福梅林景区的杨絮已飘了一个多星期。每到有风的大晴天,杨絮就会纷纷扬扬飘落,“像下雪一样”。环卫工人李大姐和她的同事只有戴上口罩清扫,不然就会喉咙难受、鼻塞、眼睛干涩,脸上还要痒。在附近一家餐馆上了1年多班的王女士,因为受不了杨絮过敏,已向老板提出辞职。

  怎么办?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杨树、柳树在成都市城市绿化中占的比例已经很小,呈点状分布。为了解决杨絮问题,园林部门尝试过给这些树“避孕”,武侯区园林绿化工程队此前曾给辖区内400多株杨树打“避孕针”,但效果不佳。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进一步降低杨树在城市绿化中所占的比例。

  烦恼

  不少市民杨絮过敏

  “当时也是飘杨絮,我脸上都又红又痒,还去看了医生。”医生告诉她,是杨絮过敏。

  18日下午1点,烈日当头,幸福梅林景区内的杨树随风摇摆,三圣花乡游客中心外的阶梯广场上弥漫着纷纷扬扬的白色絮状物。经过的游客,有人捂着嘴跑开。

  “那些是杨絮,飘了大概有一个星期了。”游客中心的工作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这些杨絮,在附近工作的王女士前几天向老板提出了辞职。王女士告诉记者,去年5月份前后,她来到这家休闲餐馆工作,在门口做接待。“当时也是飘杨絮,我脸上又红又痒,还去看了医生。”医生告诉她,是杨絮过敏。“这两天又开始飘了,因为过敏,我前几天又去看了医生。”王女士向记者展示了医生给她开的药物,“除了吃药,还要打针。”她说。

  李大姐在景区做了6年的环卫工,“每年这个时候都会飘杨絮。”她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如果碰到有风的大晴天,“外头到处都是,像下雪一样。”她告诉记者,每次和同事清扫广场上的杨絮时,“喉咙难受、鼻塞,眼睛干涩,脸和脖子上像有什么在爬一样,很痒。”因此,每次清扫,她们都要戴上口罩。

  “来这里玩的小娃娃不懂,还会追着杨絮抓。”李大姐说道。周二,市民刘先生就带着2岁的女儿到景区玩,“回去以后就一直咳嗽。”他向成都商报记者表示,医生告诉他,女儿是杨絮过敏。

  治理

  给杨树打“避孕针”

  他认为,药物的抑制作用不是很明显,“原因我们也不清楚。”

  “几年前,我们就注意到杨絮和柳絮的问题了。”三圣花乡景区管理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游客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回忆道,去年杨絮最多的时候,中心得把大门关上才能阻止杨絮飘进来,虽然如此,“屋内地上还是积了一层。”

  记者了解到,当地的杨树主要分布在幸福梅林景区,柳树则主要分布在荷塘月色景区。当时为何要栽种杨树?景区管理科的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不是很清楚。他介绍,为了抑制飘絮,景区大约在两年前曾在柳树上做实验,“打那种俗话称作‘避孕针’的药物。”不过,效果并不理想,第二年柳絮依旧飘得很凶。他表示,对于杨絮,他们目前只能采取截断树枝的办法进行抑制。“但是不敢截得太凶,所以还是会有杨絮飘。”

  “杨絮是杨树的种子。”武侯区园林绿化工程队工作人员李先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2015年5月,他们曾给辖区内的400多株杨树打了“避孕针”,测试药物对杨絮的抑制作用。“注射的药物主要是赤霉酸,根据原理,药物可以抑制花芽的形成,从而减少杨絮。”李先生向记者介绍,这种机制有点像避孕药。不过,一年后,他们发现,“大部分杨树还是会飘絮。”他认为,药物的抑制作用不是很明显,“原因我们也不清楚。”

  由于有一部分杨树在给药后没有飘絮,李先生告诉记者,今年他们缩小了范围继续做实验。“药物没变,我们希望能搞清楚,是否有其他因素影响了药物发挥作用。”他说,对于辖区内一些受杨絮影响较严重的区域,他们暂时采取高压水枪冲树梢的办法。

  未来

  进一步降低杨树比例

  “‘避孕针’其实就是一种干扰素,对杨树的生理活动进行干扰。”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从实际效果来看,效果不大。“不过部分杨树飘絮的时间缩短了。”

  除了三圣花乡景区,记者注意到,成龙大道西段两侧也栽有杨树,并有杨絮飘落。“目前杨树、柳树在成都市城市绿化中占比很低。”该负责人告诉记者,市区内的杨树呈点状分布,主要分布在西华门街、科华街、桐梓林等处。网上有人提出,应该在城市绿化的进程中逐步淘汰杨树,对此,他并不认同。“城市的绿化需要多样性,并且杨树作为一种速生树,对城市绿化也有贡献。”他向记者表示,未来会继续通过药物尽量抑制杨絮,此外,也会进一步降低杨树在城市绿化中所占的比例。

  成都商报记者 彭亮 摄影记者 王红强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