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元一村支书在成都开馆子 家乡土货直达餐桌(图)

2017年06月16日 06:12:30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宦小淮 杨灵 编辑:覃贻花

  李君在店内接受记者采访

  “黎明之前,总是黑暗的。”李君一脸乐观,他相信曙光就要出现了,尽管前后融资的1000多万元,如今只剩下了100万元。“死不了,今年就要扭亏为盈了。”作为岫云村的村支书,当山里吹来农村电商新风之时,他却跑到成都开了一家餐饮店。

  跨越300多公里,厢式冷冻车将广元苍溪县岫云村的鸡肉鸭肉送到成都餐桌上,这家开在高新区的扶贫体验餐厅,成了岫云村村民农产品的出村通道。

  员工从哪来:村里直接招人

  豇豆包子、酸水豆腐、酸菜炒饭……锦城大道旁的岫云村汤馆,已经成了不少广元人寻找乡愁乡味的地方。在餐馆里,从洗碗工到厨师到经理,大部分都是从岫云村直接招来的。店里的米面鸡鸭等食材,也都是从村里运来的。“这些产品都是和村民签了生产协议,按照生产标准来饲养的。”李君是岫云村党支部书记,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四川“一品一家”农业发展公司的总经理。

  每周,公司员工都会去村里收购农产品,加工、打包、装车,货物通过班车或者冻车发往成都。和公司签订合同,村民也不用拉着农产品去赶集,在老家负责公司生产管理的陈勇益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公司将按照成都的订单需求,每周向村民收购一次鸡、鸭、猪、蔬菜等,并当天运往成都,每次收购量在1吨左右。

  有人不看好这种经济模式,李君说,要实现规模化经营,谈何容易。他认为,不把生产环节转移到销售服务上来,多大的规模也经不起折腾。

  不解决销路,盲目养殖反而会造成“二次贫困”。2014年,在成都和朋友聊天过程中,他谈到了开店的事,朋友当即决定投资他这个项目。李君的事业得到了资本的认同,2016年,他拿到了累计1000万元的风险投资。产品质量绝不含糊,都按照最原始的方法来制作,同时建立了扫码溯源系统。

  模式咋运行:跟村民签合同

  “村里大多是老人和妇女,劳动力不足,但(每家)还是能养两三头猪,十来只鸡鸭。”陈勇益说,要维系这种模式并不容易,公司跟农户的合作,除了加强管理,还要统一思想,要按照公司的思路去养殖,但一些村民因为不按合同办事,本来签了协议养10个月的猪,却提前出栏卖给了别人,或者偷偷喂饲料,合作最终维系不下去了。

  岫云村4组的吴顺钦今年已经71岁了,儿子在外打工,身体还算硬朗的他与老伴在家每年会养三头猪,十来只鸡、鸭,猪从年初就开始养起,自己留一头当年猪杀,两头卖给李君。按头数卖,一头猪必须养足10个月,一头2000元,超过一定重量,再给予补贴;鸡蛋1元钱1个,一个月大概能卖出100个。老伴何春芳并不是很熟悉这个合同的细节,“都是老头子签的。”但何春芳也知道不能喂饲料等条款,“他们随时要来检查,不过这并不难,就按我们以前的老办法养就是了。”

  月山乡西河村一组的马荣华,丈夫在外打工,儿子在县城读高中,她一个人在家,一样每年养两三头猪,十来只鸡鸭,庄稼种得不多,但一个人也吃不完,除了每年卖两头猪和鸡鸭蛋外,还卖一些大米、红苕。马荣华跟李君的公司已经合作三年了,她觉得这种模式很好,虽然猪养得更久,但价格更高,总体上还是要划算一些。马荣华说,猪、鸡、鸭都是按照养殖时间和数量交易的。马荣华觉得,跟李君的公司合作很好,很省事,卖了东西收钱也方便。

  “说马上让村民富裕起来,那是骗人的。跟公司合作,村民的收益会高一些,这是事实,但大幅增收,也不可能。”陈勇益介绍,他们收购的猪,一头要顶市面上两头的价格,但养的时间周期也差不多增加了一倍。

  “我们本来就在控制规模化养殖。”一户农家,土地和劳动力只有那么多,要立竿见影地改变是很难的。“但我们以后平台做大了,市场做好了,村民有粮食、蔬菜、水果等更多东西可以销售的时候,增收应该会更明显吧。”

  质量咋保证:生产地安监控

  昨日上午,成都商报记者前往岫云村找陈勇益时,他正要去两户村民家收购四头猪。岫云村三组何永财家的两头猪卖了4320元,何永财接过钱,在合同的附件上签上字,按上手印。猪没有过秤,从圈里赶出来就直接装上了三轮车。一头猪2000元,多出来的320元,包括了补贴和奖励。补贴是因为按照合同,猪要至少养9个月,现在猪多养了一个月,公司将额外给予补贴。奖励是因为这是何永财第二次按要求,履行完成了与公司签订的养殖合同。

  陈勇益说,公司一直在努力建立一种彼此信任的关系,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即使是像何永财这样合作了两年的农户,他们依然不敢放松管理,每个月都要去他们家两三次,看看猪养得怎么样,有没有喂饲料等。

  “我们在努力建设自己的品牌,慢慢地积累消费者对我们的信任,这太不容易了,所以不敢有任何闪失。”陈勇益说,“一个小事情可能就把事情搞砸了。”陈勇益介绍,为了博得消费者的信任,公司每周要搞一次直播,并已经尝试在三户合作村民家安装监控。这些监控信息,可以实时传到成都的餐厅,餐厅消费者可以直观地看到。

  陈勇益把日常的管理看作一种风险控制。“那些新签的农户,我们每个星期都要去他们家看一次。”陈勇益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一方面是我们怕他们喂饲料;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让农户信任我们。”陈勇益说。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杨灵 摄影记者 张直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