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顺:大数据平台“立功” 基层贪腐窝案出水面

2017年06月16日 09:55:57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刘恪生 编辑:邱令璐

工作人员正在用纪检监察大数据平台比对公车出入城区信息。

  “过去追查干部违法违纪,主要是通过电话、来信、来访等原始的信访举报方式或在监督检查中发现,效率较低。”富顺县纪委宣传部部长曾添说,今年以来,富顺县利用干部大数据平台对比,发现违法违纪问题线索数量大幅飙升。

  据介绍,2016年一季度,富顺县处置违法违纪问题线索56件,而今年一季度就飙升到184件。在这其中,有82件都是干部大数据平台的功劳,占比近五成。

  干部大数据平台比对

  连续发现基层干部贪腐窝案

  2017年年初,富世镇某社区主任原来是低保户,后来被选为社区主任。2个月后,通过大数据比对,发现她仍然在领低保,富顺县纪委便通知镇纪委和县民政局,查明情况后,将她的低保取消。

  “这就是大数据的威力,只要输入相应干部的身份识别,就能立刻发现他是否有酒驾、赌博等行为,从而进行相应的处罚。”曾添说。其实早在去年,富顺纪委便利用大数据平台的雏形,发现过贪腐窝案。

  2008年,富顺县天然气公司在永年镇实施“西气东输”工程,并对因工程实施造成的青苗损毁和村道损坏进行补偿。邓某某、周某某、雷某某在代永年镇人民政府发放蔡湾村村民补偿款过程中,以虚列支出的方式,截留村民青苗补偿款、村道维修款共计10万元,以三人的名义入股永年镇蔡湾村凉风洞避暑山庄农家乐图谋分红。

  2011年10月,富顺县畜牧局计划在永年镇蔡湾村发展50户肉鹅养殖户,每户补助4500元。村党支部书记的邓某某、村主任周某某、村文书雷某某等人多次商议后决定:新建鹅圈的农户完全享受补助款;原已建鹅圈的农户自留500元作为翻新鹅圈的材料费,其余4000元交回村上。三人按农户组别划分任务,分别从翻新鹅圈的农户中收回补助款共计125000元,加上三人自家虚报补助款13500元,总共138500元,占为己有。其中:邓某某个人所得79500元,周某某个人所得25500元,雷某某个人所得33500元。

  据了解,富顺县纪委监察局为适应当今时代“大数据”反腐的新要求,建立健全大数据监督执纪工作机制,通过各类数据集成应用,向科技要力量,依托大数据比对平台,进一步发现党员、国家工作人员和村(社区)干部违纪违规和违法问题线索,拓宽案源,取得了良好的成效。

  先收集数据再进行比对

  将事后监督向事前预防转移

  “有了大数据库,纪检监察机关能够更方便查找使用掌握有效信息,将事后监督向事前预防转移。”富顺县委常委、纪委书记刘军说,我们希望以此为开端,建立一个大数据库,通过大数据分类汇总后,预测更加准确的廉政风险点、腐败滋生重点环节、重点部门、制度盲区以及伴随腐败产生的相关信息。

  查案的效率这么高,富顺县纪委的干部大数据平台究竟是怎样运作的呢?据了解,首先是收集季度、年度数据,对全县的行政处罚数据进行全面收集。向县委组织部收集全县党员数据,向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收集国家工作人员数据,向民政局收集村社区干部数据,向县司法局对社区在矫人员等数据进行年度收集,向县级相关民生部门收集享受低保、CD级危房改造等惠农惠民政策人员数据。

  其次,再对数据进行比对。“我们将各行政执法单位作出的行政处罚数据,与全县党员、国家工作人员、村(社区)干部数据进行比对,发现涉及党员、国家工作人员和村(社区)干部违法问题线索。”

  曾添说,带着问题开展的监督检查,让监督方向更准,执纪效率更高。去年以来,富顺县纪委查调阅各路口车辆通行记录9万余条,排查出问题线索19个,查处公车违规违纪问题3起,对3名公车私用的责任人以及3名相关领导进行问责处理。查处违反“三公经费”管理问题42起,查处公款送礼问题9起,对21个单位和57名相关责任人实施严肃问责。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刘恪生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