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疯狂捡垃圾囤积家中 心理专家:可能患囤积症

2017年06月30日 06:29:59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于遵素 张扬 编辑:覃贻花

王婆婆的双手指甲不少已变形。社区帮她将家里垃圾清理后,目前让她暂住在疗养院

  这是两位爱捡垃圾的老人,他们都有满足生活开销的退休金,捡垃圾并不是为了卖钱,而只是囤积在家里,甚至让家里无处下脚也舍不得扔,每天仍出门去捡。

  捡垃圾,似乎成为了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和习惯。但在心理专家看来,他们的内心缺乏安全感,可能患上了囤积症,捡垃圾只是为了寻求一种安全感的弥补。

  他们在家里囤满了垃圾,又有谁来囤满他们的内心呢?

  太婆捡垃圾囤满屋 还花30万买保健品?

  儿子远在重庆,称母亲性格孤僻、亲情感不强

  这几天,家住龙泉驿区十陵街道宁江社区的严大爷总算是放下心来,楼下邻居王友惠(化名)这些年一直往家里捡垃圾,传单、塑料瓶、废纸壳……腐臭味让他常年不敢开窗也就罢了,要是起火,他家就会首当其冲遭殃。

  6月25日,社区“三供改造”(供电、供气、供水),为了防止施工时的火花引发火灾,社区工作人员做尽思想工作,总算进了王友惠的家门,清理出了整整两大车垃圾。让人没想到的是,平时连水电都不舍得用的王友惠,竟在家里藏着一大堆保健品,她称是自己花了30多万买的……

  门口垃圾堆一米多高 老人进出靠爬

  6月28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来到位于宁江社区某单元楼5楼的王友惠老人家,两室一厅里,装修工人正在粉刷墙面,虽然垃圾大多已清理,但一进屋,记者仍闻到一股刺鼻的味道。厨房里,还没收拾的泥垢和各种塑料瓶让人无处下脚。“志愿者、社区工作人员一共15个人,清理了3天,装了两大车垃圾压缩车。”宁江社区居委会主任张莉说。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部分生活用品,成都商报记者在老人房间里还发现大量保健品,六棵人参、成箱虫草片、好几大箱保健酒、至少3台负离子净化仪,客厅里还有一个未拆封的冰箱。

  严大爷住在王友惠楼上,他只知道王友惠是小学老师,有个儿子,但从没见过。“我屋头从来不敢开窗,要是出个门,心里都悬起,生怕起火。”严大爷说,至少几年前,王友惠就开始往家里捡东西,“早上就出了门,回来得很晚”,每次回来都提着一大包东西。

  “都堆到门口来了,她进不去,就坐在楼道里”同样住在王友惠楼上的李大哥说,上下楼都可以闻到从王友惠家里传出的腐臭味,凑巧时,还能碰见王友惠爬进爬出家门,门口垃圾至少有一米多高。

  对于满屋恶臭和存在安全隐患的垃圾,王友惠从来不让人进门,更不让人清理。“跟社区反映过,也报过警,拿她没得办法,门都不让进。”李大哥说,老人堆在家里的垃圾,从没见她卖过。对于老人的儿子,邻居们都表示知道,但没见过。

从王婆婆家里清理出的垃圾

  派出所曾接到报警 劝说多次老人不愿清理

  张莉也是6月25日才第一次进入王友惠的家,从门口“垃圾山”爬进去后,患有鼻炎的她马上就感到难受。张莉说,门口的垃圾齐腰,连床上也都堆满垃圾。“我说这里真的住不得,要是起火怎么办?”好说歹说,王友惠才愿意跟社区工作人员去一家疗养院暂居,工作人员这才能动手清理。为此,社区动用了志愿者、安保队长、楼栋长等15人,足足清理了3天,装满了两大车垃圾压缩车。张莉又找人来打扫卫生、粉刷墙壁、修补地板、消毒,“这些钱都是社区出的。”张莉说,前后花了好几千元。

  为什么社区现在才发现老人家里的垃圾?张莉解释,王友惠是退休教师,每月有4000元左右退休金,经济上不属于低保范畴。同时,她有个儿子,也不是孤寡老人,因此不在社区帮扶范围内。加上老人从不让人进门,直到这次“三供改造”施工,社区才发现这一情况。社区在多次和老人儿子电话沟通后,对方表示由社区处理,才让人清理垃圾。

  十陵派出所民警也表示,此前接到过邻居报警,曾进过王友惠家,虽然劝说过多次,但老人一直不愿意清理,警方也不能强制实施。

  老人称自己花了30万买保健品

  28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在龙泉驿区一家疗养院见到了王友惠。“我屋头你连一张纸都不要给我扔了哈,等我回去收拾。”见到同行的张莉,老人如此叮嘱道。她否认家里“有垃圾”,说都是自己花了30多万买的(保健品)。她说,大概从2005年起,自己就开始买保健品,净水器就买了好几台,长白山的老人参几千一根,一共有五六根,买酒花了2万多,还有一些药品。交谈中,王友惠很多时候絮絮叨叨答非所问,例如年龄,一开始说自己99岁,后改口84岁,最后一次才说,今年12月25日过74岁生日,这与她身份证信息相符。

  对于老人出现的疑似心理障碍,张莉觉得十分为难,从法律角度讲,王友惠的儿子是其家属,也是监护人,必须经其同意或是由其送医。尽管现在社区出于安全和人道主义考虑,暂时清理了王友惠家的垃圾,但老人以后的生活怎么办?

 [1]  [2]  [3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