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新物种:拯救“不孕不育”的北川驴蹄草(图)

2017年08月07日 05:38:26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刘秋凤 编辑:覃贻花

新物种北川驴蹄草。

  四川大发现

  在中科院成都分院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高云东的印象里,四川去年就发现了10多个新物种,包括2016年11月才最终确认并命名的“北川驴蹄草”。

  拯救新物种

  目前野外只发现了796株“北川驴蹄草”。胡进耀团队希望对“北川驴蹄草”进行无性繁殖,以解决这一新物种的“不孕不育”危机。

  在我们这个蓝色星球,每一个新物种的发现,既丰富了这个星球的生物基因库,也为人类打开了无限想象空间——关于生命。

  天府之国四川,因其动植物资源丰富,有许多珍稀、古老的动植物种类,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珍贵的生物基因库之一。最近5年,科学家们在四川莽莽山野中,发现了北川香棒虫草、西岭万寿竹、北川驴蹄草等诸多此前未知的珍稀植物。

  “近年来,四川每年都有新物种被发现。”在中科院成都分院生物研究所研究员高云东的印象里,四川去年就发现了10多个新物种。这其中,包括2016年11月才最终确认并命名的“北川驴蹄草”。

  今年4月18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曾跟随绵阳师范学院生物工程学院教授、副院长胡进耀,奔赴四川片口自然保护区,深山徒步10小时,寻找“北川驴蹄草”,从而见证了鲜为人知的极小种群植物的生长环境及科学家们为保护它们所付出的努力。

  8月6日,胡进耀告诉记者,经种群调查,目前野外只发现了796株“北川驴蹄草”。为了保护它们,他将部分北川驴蹄草从深山“搬家”到实验室里进行研究,并发现“北川驴蹄草”在实验室能开花,但花粉败育。目前,胡进耀正在做组培,希望对“北川驴蹄草”进行无性繁殖,以解决这一新物种的“不孕不育”危机。

  寻

  六进深山,蚂蟥往鞋缝里钻

  4月18日,寻找“北川驴蹄草”的行动在距成都200多公里的北川深山里展开,这已是39岁的胡进耀第6次进山“寻宝”。

  “北川驴蹄草”藏于深山,就像世外高人,要见到它的真容必须经过重重考验——要翻山、越岭、走几乎没有的路,过树干搭的便桥,还要战蚂蟥和斗蜱虫……

  清晨6点半,环绕在四川片口自然保护区的保尔村被渐渐唤醒,山头上渐显出一抹亮色。匆匆吃完早饭,胡进耀团队便在两名向导的带领下,往深山出发。他在此前的研究中知道一处“北川驴蹄草”的生长之地,但要到达并非易事。“我们必须蹚过近10条小河,再爬上一座高山。山中没有路,只有一些深山采药人留下的脚印表明曾有人来过这里。山中的雪水融化后形成小河,冰凉刺骨。一两根树干横在河中,常年被湍急的河水冲刷,形成一座座简易的‘桥’”。

  一身迷彩服,一双胶鞋,裤脚套上特制的长筒袜,这是胡进耀野外考察的一贯打扮。这样“武装”了一层又一层,是因为要对付深山里不得不防的危险:蚂蟥和蜱虫。

  “有条蚂蟥钻到我鞋缝了!”记者在行进中意外“中招”。胡进耀赶紧蹲下来,帮忙翻开鞋缝,拿一根木棍把蚂蟥弄掉。胡进耀一边处理蚂蟥,一边说:“蚂蟥藏在草丛里,一发现有热源,就会紧紧贴上来。有时候事情比较多来不及检查,走一路,便有十来条蚂蟥悄悄爬上来,腿上全是血。”

  胡进耀早些年在野外做研究时,对蚂蟥曾心有余悸。“我晚上做梦啊,就梦见全身爬满了蚂蟥,被吓出一身冷汗惊醒。”他笑着说,现在经历多了,就习以为常了。

  “快看!这就是‘北川驴蹄草’。”徒步5小时后,在海拔1000多米的半山腰,胡进耀一扫疲惫,双眼放着光。顺着胡进耀手指的方向,记者终于一睹新物种“川北驴蹄草”的真容:宽大的叶子,殷红色的花骨朵,孤零零地长在野花丛中。

  胡进耀环顾四周,试图找到更多,便继续往山谷行进了近1公里,但沿途发现零星分散的“北川驴蹄草”不足20株。

 [1]  [2]  [3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