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滩水电工程:世界最大缆机群 女司机占大半

2017年08月25日 05:31:25 来源:华西都市报
杨晨任吉军罗彬月李强 编辑:覃贻花

白鹤滩施工现场的女工。

  她们的身份是女儿,也可能是母亲,但更是奔赴在白鹤滩水电工程现场一线的女将。

  她们也可能像身边的男同胞一样,头戴安全帽,挑起石担,扛起钢管,驾驶缆机,或者爬上高架检测设备。

  8月23日,封面新闻走进世界在建规模最大水电站,向百万网友直播了这项超级工程。据了解,在白鹤滩水电站一线核心重要部门中,女性角色屈指可数。就算在施工工地上,负责杂工的女工数量也不到百分之十。在如此浩大的工程中,她们的人数看似微不足道,但她们在和自己体力耐力较劲的同时,也靠着自己的专业和细心有了一番天地。例如在操作世界最大缆机群的驾驶室里,女司机占了大半。

  长期的驻留里,难免苦累和荒凉,但就像缆机女司机李艳说的一样,对于她们来说能够参与这个世界级的工程中,知道自己所做的意义,也没什么遗憾。

程惠接受封面新闻采访。

  她们的工作

  地下把脉 保证压力钢管焊接零缺陷

  在白鹤滩水电站初具规模U型大坝的左右两岸,灰白玄武岩墙体里,深藏着世界最大的地下洞室群。而这纵横交错的地下宫殿,也正是工程“心脏”的安放处。

  这颗心脏就是世界首屈一指的百万千瓦机组,装机总容量1600万千瓦,能实现电站多年平均发电量624.43亿千瓦时。

  每天,地下厂房项目部唯一的女工程师程惠会来到这个地下“心房”,作引水压力钢管制作安装的检查工作。

  引水压力钢管焊接是否到位,是否保证零缺陷,自然关系着“血液”输送的安全,这也是程惠的工作之一。一把银灰色的焊接检验尺是程惠随行必备。“必须保证焊接的质量,因为焊接制造完成的压力钢管在引水隧道里将进行砼浇筑固定,浇筑完成后如果出现问题将无法修补。”所以在这之前的焊接和检查工作,对于程惠们来说,只准成功不准失败。

  空中驾驶 280米高空吊运28吨土罐

  正午刚过,白鹤滩大坝主体工程的作业面上,点点身影开始忙碌。作业面向上三百多米的左岸,缆机群橘色2号操作室里,29岁的女司机李艳也已就位工作。

  旁边水电四局白鹤滩施工局缆机运行大队队长肖劲松说道,“三分之二,队伍起码有三分之二的女司机。”肖劲松仰头默算了两三秒。整个队伍里,一共有32位缆群司机,其中女司机有25人。

  肖劲松介绍,操作缆机不像工地上其他活,要的就是人的细心和静心。“每一步怎么走,位置放哪都要有较为精确的把控。而且一坐可能就是一整天。”因此,女司机似乎在这个职位上更有优势。

  正常气候条件下,这大约9m,约28吨的混凝土罐从起吊到落地,需要八分钟的时间。一罐接着一罐,810万m 需要浇筑的主体大坝,共计要52个月。目前,女司机们已经完成了二十余万方的浇筑方量。

  她们的挑战

  繁重 焊接三米钢管缝要两天

  “我就是跟着电站跑。”现年已经四十岁,来自湖北襄阳的陈丹,用这样一句话形容了自己的前半生。从三峡到溪洛渡再到白鹤滩,陈丹的工作主要是电站引水压力钢管的焊接,而丈夫则负责钢管的制作工作,一路相随。

  在白鹤滩工地现场,为数不多的女工也和男的一样干活,甚至是扎钢筋,搬木块这样杂工。

  “女的在体力上吃亏,但是也不能输。”身在只有她一个女工的焊接队里,陈丹还时不时要给自己打气。

  目前,焊接队的任务对象是一节一节内径10.2-8.6米,厚度为52-68毫米的引水压力管。陈丹表示,完成内径十米钢管环缝的焊接,一般分工八人。“每个人负责自己的那三米,也得需要两天的时间。”而钢管厚度越厚,则坡口越深,焊接会更久。“很长时间保持站或蹲的动作,还是很吃力,尤其随着年龄的增大。”

  但为了跟上男同胞们的速度,陈丹还是会抽掉更多的休息时间去完成任务。“不要拖后腿才是啊。”

  生活 回家就像是“住宾馆”

  因为紧张的工期和相对封闭的环境,“回家”二字对于很多白鹤滩的工人们来说如鲠在喉。

  相比于其他从五湖四海奔到这里的同事们,李艳直言自己幸运。“从这里回老家攀枝花,也不过花费三个半小时。”然而这也并没有增加她回家的次数。“有可能半年才回一次家,甚至是一年,只能说还是方便。”

  和李艳差不多情况的程惠,更是笑称回家就感觉好像是住宾馆,隔不了几天就得离开了。“在工地上似乎更有归属感,待的时间长,而且也知道自己有重要的事情要完成。”但80多岁的父母担心,还专程到工地来看看程惠。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