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幽甘洛清溪峡古道:贯穿千年历史 古意犹存(组图)

2017年08月31日 05:49:14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何万敏 编辑:覃贻花

清溪道,因穿越清溪峡而得名。

  古道明珠之凉山古道4

  横断山脉,即使置放于世界山系地理单元来讨论,都堪称是最为独特的。与绝大多数横向伸展的山脉迥异,横断山脉的纵向阻断,将青藏高原沿纬度绵延的大型山脉扭曲为南北走向,来了一个几乎呈直角的大转弯。

  在横断山相对狭窄的空间中,山脉与江河并列相行的特殊地理构造,几乎早早地就为人类的交通埋下伏笔。聪慧并懂得遵循自然的先人,囿于工具的简陋以及科技发明还迟迟未现,他们有力的双脚和身后负重的马帮,巧妙地选择出更协调的路径,修凿栈道、搭建藤桥,踩踏出连接驿站的古道。这样蜿蜒于山脊和河谷间的人文地理奇观,带动了彼此生活所需的衣帛、油盐、药材、粮种和珠宝的交流。

清溪峡水流淙淙,清澈见底,蜿蜒而下。

  迷人曲线

  贯穿千年历史

  “南方丝绸之路”的迷人曲线也是由北向南的,汉称“牦牛道”、“灵关道”的西路,从今天的雅安市汉源县富林镇南下,走进“凉山北大门”甘洛县。只是早在一千多年前的唐朝,这一段路因穿越清溪峡而取名为“清溪道”。

  汉武帝开始在凉山设置郡县时,史书还没有甘洛县的称谓。甘洛这方属越嶲郡辖。甘洛建县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1956年12月11日。

  河流成为方向,峡谷即是良好的通道,导引着人的旅程,避免误入群山的迷宫。

  南方丝绸之路自古以来必经凉山的这一段,“从汉代历经唐宋乃至元明清,始终处于一种规律性开闭状态中。”凉山彝族奴隶社会博物馆馆员邓海春的观点是,“中央王朝强盛时,道路能开城设驿保证畅通,一旦中央王朝到了末期或实力衰落,边疆少数民族势力又强大后,又处于封闭阻隔状态。如此循环往复,一条古道,就会在不断的战乱中湮灭于历史谜团中。”

  多年来,对清溪道城驿有过考证的邓海春认为,唐人樊绰所著《蛮书》中记载最为详细,并且又以向达校注的此书最为确切(中华书局1962年版):

  “自西川成都府至云南蛮王府,州、县、馆、驿、江、岭、关、塞,并里数二千七百二十里。从府城至双流县二江驿四十里,至蜀州新津县三江驿四十里,至延贡驿四十里,至临邛驿四十里,至顺城驿五十里,至雅州百丈驿四十里,至名山县顺阳驿四十里,至严道延化驿四十里。从延化驿六十里至管长贲关。从奉义驿至雅州界荣经县南道驿七十五里,至汉昌六十里,属雅州,地名葛店。至皮店三十里,到黎州潘仓驿五十里,到黎武城六十里,至白土驿三十五里(过汉源县十里),至通望县木良驿四十里,(去大渡河十里)至望星驿四十五里,至清溪关五十里,至大定城六十里,至达士驿五十里(黎、嶲二州分界),至新安城三十里,至箐口驿六十里,至荣水驿八十里,至初裹驿三十五里,至台登城平乐驿四十里(古县今废),至苏祁驿四十里(古县),至嶲州三阜城四十里,(州城在三阜城上)至沙也城八十里……”

  可能有些枯燥了,但这段文字明白无误地勾勒出,遥远时代清溪道的走向。邓海春解释,唐时的一里,约等于现今的540米,由此我们可以计算出各城驿之间的实际距离。

 [1]  [2]  [3下一页 尾页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