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盲人跑者 用奔跑乐观积极对待生活(图)

2017年09月04日 05:38:43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张想玲 编辑:王晓勇

  3超越自己

  这次的成马

  他要和自己来一次pk

  持续的跑步,带来的是内心和身体的双重变化。

  今年再次体检,大川惊喜地发现,保持了十来年的体重,悄悄地掉了十来斤。原本就身材高挑的他,看起来没有一丝赘肉。比起同龄人的大腹便便,大川对自己的身材表示很满意。成绩的突飞猛进,也让他颇有成就感。

  第一次试跑1公里疲惫不堪,到现在轻轻松松跑半马22公里,大川的进步,让身边的人侧目。2016年9月,山东烟台长岛马拉松,大川报名参加了半马。视障选手比赛,一般需要三名工作人员在旁边,一个领跑、一个伴跑、一个陪跑。在他们的帮助下,沿着海边奔跑,享受着海风的吹拂,大川一路奔跑到了终点,用时2小时28分。对于这个成绩,他对自己还是很满意。

  为此,今年3月,他又报名参加了都江堰国际马拉松。在家门口的最美跑道上奔跑,大川希望能突破自我,取得更好的成绩。但是在跑到18公里时,由于小腿抽筋,还是多多少少影响了他的成绩。“其实中途有很多次想放弃了,但是放弃是最容易的,反而坚持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大川说,忍着疼痛强撑着跑了一段之后,最后3公里他咬着牙一路走了下来。最后用时2小时41分,这多少让他觉得有点懊恼。

  “冬天室外雾霾比较严重,训练就比较少了。身体状态受到了影响。”大川说,因此为了备战今年9月的成马,从8月开始,他就已经开始备战了。其实,今年成都国际马拉松,他们跑团拿到了一个全马的名额,大川说,他曾犹豫要不要去参加全马,但是认真评估了自己现在的状态,还是觉得半马比较适合自己。“再跑两个半马挑战一下自己,我暂时还不想做超出自己能力的事儿。”大川说,这次的成马,他要和自己来一次pk,争取超越自己最好的成绩。

  除了这些收获,让身边的亲人觉得惊喜的变化,还在于大川的状态。

  相比于最初确诊的那段灰暗时光,现在的大川乐观、积极、对生活充满了热情。每天有四天时间去上班,空闲的三天时间,约朋友喝茶吃饭、听电视、听音乐学英语,充实而满足,跟正常人没有两样。

  就像医生最初预言的那样,视网膜色素变性没有治疗方法,只会不断恶化,而最终会失明。病人只有依靠情绪调节,来控制病情恶化的速度。这样的预言,在大川很多病友身上已经得到了印证。有些人20多岁已经双目失明了。现在的大川,看到的世界还是模糊的,但是他的症状却控制得很好。

  “我想这跟我的自我调节有很大的关系。”大川说,在他看来,除了眼睛,他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两样。跑步,就是最公平的健康运动。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张想玲 摄影 雷远东

  另类跑者

  内江盲人何亚君

  想在中国举办盲人超级马拉松

  何亚君,14岁时失明,34岁时接触跑步,先后完成半马、全马,组建了何亚君盲人文化活动营,旗下盲人跑者将近400名,遍及京津冀,前不久才办完第二届盲人长跑节。他想象着在5年或10年内,“在中国办一个盲人的超级马拉松,也欢迎外国的盲人来参加”。

  在四川内江,何亚君的老家,从没人想到这个因病失明的小伙子有朝一日能踏上马拉松赛道。9岁那年,何亚君发了一场高烧,烧坏了他的嗓子,同时还夺去了他的双眸。因为迟迟得不到有效的治疗,何亚君在15岁时尚有一丝光感的眼睛彻底失去了光明。

  他尝试过割腕、吞食安眠药,好在都没成功。熬过了最初的心理创伤期,何亚君慢慢接受了现实,像绝大多数盲人一样,他学会了按摩,然后只身前往北京闯荡,找工作,开店,成家,北漂的生活似乎出奇地顺利,他的人生慢慢回到正轨。接着,他接触到了一些专门服务于盲人群体的志愿者团队,特别偶然的情况下,他认识了现在的领跑志愿者杨彬,这一跑,竟然根本停不下来。

  2014年10月19日,北京马拉松赛道上,何亚君在石瑜等领跑者协助下完成了他的第一个半程马拉松比赛,21.0975公里,他跑了2小时27分钟。

  2015年3月29日,石瑜请马拉松经验更加丰富的朱明为何亚君领跑,何亚君在郑开马拉松赛道上完成了自己的首马,用时5小时17分零5秒。这也是何亚君目前全马完赛的最好成绩。

  2016年3月13日,何亚君完成了他的首个境外马拉松比赛——在西班牙巴塞罗那马拉松赛道上,在领跑者朱明的协助下,他用5小时21分56秒跑完了42.195公里。而在他出生的地方,西班牙还是个遥不可及的陌生名词。

  综合北京晚报等

  原标题:盲人跑者 生活不止于黑暗

首页 上一页 [1]  [2]  [3]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