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式开发 让安岳千年石窟文化重焕生机(图)

2017年09月29日 17:07:40 来源:四川新闻网
记者 杨颜铭 编辑:邱令璐

 

圆觉洞

  保护式开发 “犬防”成亮点

  新推3条石刻精品旅游线

  安岳10万余尊石刻造像精美绝伦,引来游人无数,但同时也引发了一些不法分子的觊觎和盗窃。在各个石刻景点参观时,记者发现每一处佛像周围都加上了防护栏,而这个防盗密码的开启还要源于一个故事。

  解说员周春告诉记者,很久以前,一个漆黑的夜晚,有个盗贼爬到观音像上,想盗走镀金的飘带,刚锯断悬空的一头,突然看见观音睁开了眼睛,吓得滚落下去。事实上是第二天看守人发现,一路有血迹从观音像下往大门而去。因此,从这之后,为了保护观音像,特意加了防护栏。

  安岳石刻与大足石刻相邻,但二者却命运迥异,无论从名气还是保护资金投入上,安岳石刻都稍显逊色;而且与大足石刻相对集中不同,安岳石窟过于分散,全县文物点多达900多个,管理不易,文物损毁随处可见,令人触目惊心。

  除了人为破坏,盗窃也一直是安岳石窟文物的一大隐患。1997年,华严洞大磐若洞内十八罗汉头部被一夜盗割。2009年,灵游院内三尊佛像头部被盗。

  因此,近年来,安岳县财政拔出专款,陆续在重要文物保护点聘请了60多位文物管理员进行看守,他们的首要职责,就是防盗。华严洞文管员于明强从事文物保护工作已经6年了,他告诉记者,在“人防”这块,每天晚上至少有两人轮流值守看护文物,白天定时巡逻,几年来,华严洞内的造像没有被损坏或盗窃事件发生。

  参观途中,记者还发现,每一处造像周围都安装了遮挡式微波探测器 、报警器,采用红外线监控等技术手段来防盗。

  除人防、技防外,犬防也成为了保护造像的重要方式。在偏远山间,文管员们还有一个“好伴侣”—狼犬,它们也担起了守护文物的重责。目前,安岳共有50余条狼犬分布在各处文物保护点,每个月,它们也会享受近200元的伙食津贴,吃上了“财政饭”。狼犬灵敏度较高,个子高大,对企图偷盗的不法分子来说,起到了较大威慑作用。

  为了保护石窟文物,安岳积极行动,自掏腰包进行人防犬防技防,初见成效。但除人为因素外,这些分布在户外山野间的不可移动文物还面临着自然界的考验,比如风化、渗水。“风化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我们在积极研究对策,而渗水已有解决办法。”安岳县文物局副局长唐文军告诉记者,早期华严洞受到渗水侵蚀,文物受到破坏,但在近两年连续两次修护下,成功实施防渗水工程后,华严洞又“得救”了。

  保护是基本与前提,更重要的是如何将保护与开发结合起来,让安岳石刻出新彩,更好地服务于地方经济社会发展。

  以前,交通是限制安岳石刻观光旅游的瓶颈。现在,安岳正大力推进“旅游畅通升级工程”,县城至卧佛镇的旅游直线通道卧佛路项目建设正有序推进,毗卢洞至华严洞的观音大道工程已全面完成。此外,成安渝高速即将全面通车,独具魅力的石刻艺术又多了一条大放光芒之路。

  此外,国庆大假即将来临,安岳还联合其他市州新推出了3条石刻精品游线路。唐宋石刻精品线路:大足石刻——安岳石刻——乐山大佛;渝西川东旅游联盟:大足——潼南——荣县——安岳;川南旅游联盟:蜀南竹海——乐山大佛——自贡恐龙——安岳石刻。

  届时,安岳石刻必将迎来新一轮观光热潮,与大足石刻共舞,大放异彩。

净瓶观音窟

  重按“申遗键” 打响“攻坚战”

  力争明年挤进《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作为石窟艺术传播中的关键一环,安岳石窟上承敦煌,下启大足,然而在这条一脉相承的链条之上,远至敦煌石窟、云冈石窟、龙门石窟、麦积山石窟、近至大足石刻,都已经相继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安岳石窟却因为行政区划问题没有和大足石刻一起成为世界遗产。

  非物质文化遗产,较之有形遗产而言,如指间之沙,稍有不慎,就会流失于指缝。因而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抢救、保护、传承、发展迫在眉睫,安岳石刻工艺也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记者在安岳石刻多处重要景点发现,不少石刻造像由于早年的破坏与保护不力,部分风化严重;在藏经窟内,几十万字的经文正在遭受风化、渗水,被侵蚀,连续的阴雨天更是让经文大面积起泡和脱落,造成了严重的文物与艺术损失。

  这份沉淀在历史光阴里的雕刻艺术,盛开在古老土地的文化奇葩,如何保护?成为了当下安岳不容回避、刻不容缓的重要难题。

  采访中,刘毅告诉记者,早在2003年,安岳石刻就启动了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但因为种种条件限制,进展不大。今年年初,再次启动了申遗工作。

  据介绍,目前,安岳已恢复了石窟申遗工作领导小组及办公室,此次申遗准备工作也得到了省文物局大力支持,申遗文本将由清华大学专家委员会进行编制。而此次申遗的“点”又在哪?“圆觉洞、毗卢洞、华严洞、卧佛院是首选。”刘毅透露,针对这四个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目前正在进行环境风貌的控制,严禁一切违章建筑,使其保留最“原始”状态,力争明年将安岳石窟挤进《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单》。

  对于安岳石刻申遗,在刘毅看来,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犹如一场“攻坚战”,但这绝不会影响安岳申遗的决心。“今年不成功,明年继续;即使碰壁,也绝对不会放弃。”安岳石刻,是中国石窟艺术走向成熟时代的唯一代表、也是中国石窟艺术形象化的百科全书,申遗是势在必行,也是志在必得。

  古老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的文化资源,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就是守护一个地方属于自己的灵魂。安岳正用新时代的智慧赋予千年石窟更多的生机,更好的未来,实力守护这项峰顶绝壁上的艺术瑰宝。

首页 上一页 [1]  [2]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