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漫步 他4年花费20万全球玩滑翔伞

2017年10月30日 08:04:58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毛玉婷 编辑:王敏琳
黎欧
 黎欧和同伴在成都飞翔
黎欧在四川资阳一天起落87次
 黎欧在土耳其费特希耶飞翔

  最疯狂

  2014年初夏,他和一位资阳伞友相约在一座小山坡练习,创下了一天起落跳伞87次的全国纪录。

  最执着

  他飞过最高海拔3500米,飞过最远82.5公里,飞过最长空中盘旋3.5小时,还飞进云朵里“迷路”4分钟。

  电话铃声响,按下免提键,传来熟悉的开场白,“黎欧,你现在是在天上,还是在地上?”

  自从黎欧迷上滑翔伞,朋友们总会有此一问。每个月,他会耗上半个月,与天空亲密接触,最疯狂时,一天竟起落87次。

  今年55岁,当黎欧站上全国滑翔伞联赛领奖台,旁边的伞友比他小上20岁。在他眼里,这样的云端漫步,值得用20万元的费用和左手骨折的代价去追逐。抑或飞出82公里,抑或盘旋3.5小时,时而飞向3500米的高空,时而贴山仅几米,他掠过绿油油的太行山,越过静谧的地中海,飞过墨尔本的海滩。

  今年6月,飞行20公里后,他降落在四川江油一个小村落,起身看到,农田中竟藏着一座天然小山,纯净得似乎没有一丝烟火气息,“那是我见过最美的小山。”

  A/

  狂热逐梦

  一个决定

  50岁追起儿时梦

  面对着东楼耸首,诗人杜牧感叹,“恨无羽翼高飞翔”。自古,人类就有三大梦想:预知未来,长生不老,遨游蓝天。

  黎欧认为,“遨游蓝天,算是最靠谱的。”50岁开始玩滑翔伞,旁人言他痴。他说,这像是命中注定的。

  黎欧从部队退役后,从事机械制造方面的工作。4年前,他从媒体关注到有关“飞人”的消息:绵阳李先生坐着小飞机上天了;深圳一帅哥在家里组装了一个木头飞机;湖南株洲小伙子居然坐着动力伞,跨过长江,下班回家。“真酷!”曾经,他也是那么痴迷蓝天。小学时,他就喜欢看《科学画报》。到了中学,《航空知识》一直他的必买刊物,曾经,他还想成为一名空军……

  2013年9月30日下午,黎欧得知一个朋友在四川省航空运动协会学习滑翔伞,立即向他取得了教练的联系方式。回家路上,他一路和教练沟通。回到家,等不及吃饭,他就直接奔往四川省航天运动协会。

  抵达协会办公地点,他突然回忆起,“16岁时我就来过这里,参加航模比赛。”时隔34年后,在相同的地方,黎欧毅然决定,跟着教练学习滑翔伞。从此,黎欧每个月,有一半的时间,他会穿上长袖,戴上面罩,蹬上飞行靴,前往全国各个滑翔伞场地——飞翔。

  疯狂纪录

  一天起落87次

  事实上,这与黎欧最初的梦想有些差别。原本,他心目中的飞翔是开小飞机。2013年10月1日,当他抵达柳江玉屏山,在教练的带领下,他初次体验滑翔伞后,有些失望,“全敞篷啊,放在地上就一堆布,起飞全靠跑,速度也不快。”

  然而,接下来的几次飞翔,黎欧却体验到了一种云中漫步的感觉。渐渐地,他喜欢上这样的慢速飞翔。温暖的阳光里、和煦的风中,他轻柔地漂浮着,体会到,“原来,飞翔不仅仅是速度和激情,更有诗意和优雅。”

  就这样,黎欧“上瘾”了。国庆七天,他扎在玉屏山,早上出门学飞,直到下午才回宾馆,随时大汗淋漓,“背心就没干过”。教练带飞半个月后,黎欧就能够独立飞伞了。一起一落,38秒,一个人飞在空中时,他并没有害怕,反倒感到世间独有自己,一片空灵,无比自在。

  没了教练陪同,黎欧开始了放纵的飞翔。2014年初夏,他创下了一天起落跳伞87次的纪录。当天,他驱车抵达资阳,和一个当地伞友,相约在一座小山坡练习。站在山崖边,两人把伞一撑,一个起落,便降到了山下。见天气好,他徒步爬回山上,“脚跟还没站稳”,又继续飞了起来。

  当黎欧一口气接连飞了5个回合后,伞友见他飞得起劲,干脆当起他的司机。待黎欧从山崖飞出,他开车到山脚,待黎欧飞完一趟,车就停在他面前,将他再载回山顶。为了更快速地进入下一回合,两人一阵噼里啪啦,索性把面包车座椅拆掉。这样,黎欧不用收伞,直接把滑翔伞往车里一放,就可以省去再次撑伞的时间了。

  一趟5分钟左右,黎欧像个机器人一般,不知疲倦地反复。直到下午,黎欧竟飞了87次。四川省航空运动协会教练苟先生说,如此高频的纪录,在全国都应当是最高的。

  一次骨折

  岳父扬言要烧掉他的伞

  在黎欧创下日飞87次的资阳小山坡,他越飞越起劲,不料,就在几个月后,一场事故发生了。

  当天,他像往常般疯狂练习。就在他飞到空中时,不料,突然来了一股上升气流,滑翔伞随即便停止了飞翔。“失速了!”黎欧意识到出了问题,但无法挽回。瞬间,他从七八米的空中,直接跌倒在陡峭的山坡上。

  躺在坡上,动弹不得,他的一个反应是,“我以后还能不能站起来?”于是,黎欧开始了逐步检查。首先动动头,发现可以动,他再扭扭腰,“好像可以动,再是试试腿,还有知觉。”直到黎欧检查双手时,才发现左手像只蚯蚓一样,软软的,用右手碰碰,就像是抓别人的手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黎欧掉下时,站在远处的伞友瞧见了,由于没有携带对讲机,伞友们没法锁定他的具体位置,随即拨打了119。半个小时后,伞友和赶来的医生终于找到他。可悬在半山坡上,救护医生也没法将他抬起。消防队员赶来后,用夹板固定好他的左手臂,再用绳子拴在腰部,两个消防队员左右一边,把他扶了上去。

  经医院检查,黎欧左手粉碎性骨折,腰部压缩性骨折。对于滑翔伞飞行,他的家人原本是不支持不反对的,事故一出,家里人群起反对,岳父还扬言,要把他的伞烧了。

  教练苟先生原本以为,黎欧不会再继续了。不想,3个月恢复后,黎欧又出现在了训练场。

  B

  /收获满满

  联赛第五

  他是获奖者中最年长的

  “想要更安全地飞行,就得提升技术。”重启跳伞,黎欧不再执着地追求飞翔的次数,更加追求“精练”了。他每一次起落后,都会抓着教练,反复询问姿势是否正确,教练苟先生感叹:“黎欧可以24小时一直和我谈论滑翔伞。”

  去年夏天,黎欧与7个中国队员一同代表国家队,在印尼龙目岛,参加滑翔伞世界杯印尼站。今年8月,他和另外两个四川选手前往辽宁,参加全国滑翔伞联赛,在全国联赛中获得了第五名的好成绩。站在领奖台时,他瞧瞧左右,发现自己是最年长的一个。

  除了硬性的成绩外,黎欧更在平日的跳伞里尝到了不同滋味。在贵州盘县,他飞到海拔3500米,那是他至今飞得最高的一次。在泰国,他飞出82.5公里,再一路搭着便车回去,这是他飞得最远的一次。在河南林州,他在空中盘旋3.5小时,一路欣赏着绿油油的山脉,最后闻着稻香,降落在田地里。在成都九龙,他飞着飞着,飞进了云朵里,没有任何气味,眼前突然白茫茫一片,“像是开车开进了大雾中”,黎欧赶紧查看指北针,经过4分钟的惊慌后,飞出了云端。

  20万费用

  5种伞体验5国滑翔感

  在黎欧眼里,飞伞的一大乐趣,就是换一个视角看风景。飞过山之巅,越过海之边,为了欣赏领略往下看的绿意和蓝语,黎欧在4年里,前前后后花了20万元,参加了多次培训,准备了5种不同类型的滑翔伞,还专程跑到澳大利亚、泰国等4个国家,体验不一样的滑翔感。

  其中,最令他难忘的是今年5月,在土耳其费特希耶的滑翔体验。黎欧感叹:“那就是上帝造来飞伞的场地。”海上,看不见渔船,海水,湛蓝得仿佛就是用来欣赏的。早上,黎欧还在宾馆里吃早餐,便会看见有人展开滑翔伞,飞向空中了。

  美好的体验从上山路开始,砖瓦路宽七八米,柴油车呼呼地奔,半个小时,就可以爬至海拔1800米的起飞场,再往上,还有更高的不同海拔的起飞场。起飞后,黎欧会不时地碰上海鸟,它们根本不怕人,与伞友们一块,欣赏着静谧的地中海。要是一不小心掉进海里,周围的人都会围过来,帮忙把滑翔伞拖到岸上。

  “老骥伏枥,志在2018。”黎欧说,滑翔运动让他重拾了年轻年代的活力,他想要继续飞伞,直到自己飞不动时。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毛玉婷 图由受访者提供 实习生唐依然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