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顶纪录6163米!雀儿山东顶新线路首登

2017年11月04日 08:47:43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宦小淮 编辑:许成嵩

  11月3日,被誉为亚洲攀登界最高荣誉的金冰镐奖公布,定居成都的美国人曾山和他在中国结识的登山者,凭借从雀儿山背面(南侧冰川)开辟的一条通往东顶的全新线路,入围金冰镐奖。

  每年夏天,都会有四五百人朝着雀儿山西顶进发,然而,人们登顶的地方,真是雀儿山的最高点吗?从2003年开始,曾山就和他的伙伴们提出了质疑,他认为距离西顶450米的东顶,才是雀儿山的最高点。

  对于此次入围,曾山显得比较淡然,因为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东顶确实比西顶高出了15~20米。

  [登顶]

  再向雀儿山行 找到山峰真正的高点

  凌晨3点,曾山从帐篷里钻出来,借着电筒的亮光,朝着雀儿山的东顶发起“冲锋”。一道400多米的山脊,随着天色渐渐变亮而愈发冷峻,曾山手拿冰镐,小心翼翼攀着冰壁,朝着顶端行进。刀锋一样的山脊,在狭窄的地方只能骑在上面,慢慢向前移动,两边都是万丈深渊。

  缓缓爬过两峰之间的垭口,曾山和队员高俊、刘峻甫站到了雀儿山海拔6163米的东顶!这也解开了当年留在心里的疑惑。2003年,曾山登上了雀儿山西顶,望着对面的东顶,他告诉队友:“那个山头好像要高一点呢?”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留到了2017年8月9日的中午12点。

  2009年之后,雀儿山在登山圈子里开始火起来,不过,很多人上山的路线都是曾山和中国山友开辟出来的一条线路,“他们都以为到了西顶就算是上顶了。”今年8月登到东顶后,曾山又返回西顶,利用GPS等设备进行测量,最终发现,东顶比西顶高出了15~20米;而他们所开辟的通往东顶的全新线路,比传统线路难度更大,这条线路也让他们入选了亚洲登山界最高荣誉——金冰镐奖。

  [山缘]

  酷爱四川的山峰 找到另一半定居成都

  “中国的山和美国的山不一样,中国有很多未登峰。”从小生活在美国纽约,曾山对于登山和中国文化非常痴迷,他的中文老师给他起名“曾山”,也是因为这个学生对大山的热忱。

  1990年,曾山来到北京大学留学,学校的北大山鹰社引起了他的注意。“最初只是为了能够到社团结交朋友,学习中文。”曾山说,但社团的经历也开启了他的登山人生。

  和那些追求高海拔的登山者不同,曾山喜欢技术型的攀登,将攀冰、攀岩等技术融入整个上升过程中。一座山,翻来覆去爬,光是毕棚沟的半脊峰,他就开辟出了4条线路,这座5000多米的山峰,在他和一些中国山友造访后,如今每年都会迎来1000多人攀登。

  “每条线路都各有特色。”他告诉记者,有的线路山石雄奇秀丽,有的线路冰川纵贯挺拔。首次登上一座山峰,还能享有命名权,“半脊峰”就是他和伙伴起的名字。2003年,曾山加入了成都刃脊登山探险公司,和中国登山者马一桦联手攀登了四川境内多座5000~6000米的技术型山峰,积累了很多山峰的资料,也开启了中国民间登山的黄金时代。

  在成都,曾山也遇到了自己的另一半,最终成了一名四川女婿。已经47岁的曾山,爬遍了四川境内的雪山,但他还给自己预留了一个目标,那就是在50岁之前登上乔戈里峰。

  [惊险]

  征服慕士塔格峰 补给耗尽靠雪水冲顶

  人到中年,曾山选择线路愈发稳健。去年和一名巴西登山者挑战毕棚沟内羊满台的一条线路,中途遇到长达几百米的冰壁,还遭遇了小型雪崩,爬到一半,曾山撤了回来。“我还有妻子、女儿,不能继续冒险了。”

  这要倒回10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2000年,曾山和伙伴从东脊登顶新疆的慕士塔格峰,比西线陡峭得多。“我们预估4天征服这条山路,不过,显然低估了这座高山。”曾山告诉成都商报记者,4天时间他们只爬了一半,能够吃的食物都消耗殆尽。

  “往上爬呗,那时候年轻啊!”曾山说,谁也不肯下撤,他们靠着仅存的燃料,化掉地上的雪,保证身体需要的水分。“还不敢把水烧热,刚化成水就把炉子关掉,燃料必须省着用。”距离山顶50多米的位置,其中一位队友出现脑水肿,摔出了70多米远,曾山和朋友死死拽住了绳子,大家最终得以保全。

  最后他们成功登上了慕士塔格峰,在下撤的时候,幸好路上遇到了一个帐篷,里面没人。曾山说,当时为了冲顶,很多重型装备都舍弃了,是这顶帐篷救了大家一命。后来碰到一群波兰人,才知道这顶帐篷是他们伙伴的,那人消失在了雪山之上。

  侧记

  适应了川菜的味道 爱上了成都的闲适

  10月31日这天,曾山起了个大早,特意到菜市场挑了一个大南瓜。“南瓜一定要又大又圆,雕出来才好看。”万圣节到了,在办公室,他和同事们交流起给女儿雕刻南瓜的心得。

  喜欢辣子鸡丁和水煮肉片,曾山适应了川菜的味道,也爱上了成都的闲适。女儿从小就跟着他一起爬山,最高纪录去过海拔4500米的高山,还喜欢拿着冰镐砸开冰冻层,大口喝里面的山泉水。

  “她喜欢骑马,我们步行,她在马背上看书、打游戏。”曾山说,相信女儿今后也会热爱这里的山山水水。

  2012年,曾山在成都创办了领攀户外运动有限公司,在国内推广登山运动,并研发了一套先进的安全登山教育课程。 “登山总是伴随着一些山难,这也是我创办登山学校的初衷。”他表示,民间登山很多都缺乏专业的向导,“一个好的向导要对地形图、气候观测、野外医学都有所掌握。”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实习生 陈薪屿

  原标题:雀儿山东顶新线路首登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