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小伙成国内跑酷第一人 小时候最爱上房揭瓦

2017年11月21日 05:08:14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陈甘露 编辑:王敏琳
50层高楼“步步惊心”

  本版采写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甘露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两三米高的障碍物,他蹦的一下就上去了,然后飞跃、旋转、空翻,整套动作流畅得像在快进一般,活脱脱一名“野生蜘蛛侠”。

  这位会飞檐走壁的少年叫何意瑜,土生土长的成都人。

  从成都开始玩跑酷的何意瑜,最终带着这项运动走向了世界。在今年九月的世界跑酷大赛中,何意瑜拿到了个人技巧冠军,这是亚洲的第一次,更是中国的第一次。

  跑酷作为一项难度很大的极限运动,曾因电影《暴力街区》红遍世界,而也是这部电影,让何意瑜成为中国第一位职业跑酷人。

  1 小时候

  他最爱上房揭瓦

  穿着T恤背着硕大的背包,独自躲在某咖啡馆的角落,何意瑜看上去和这个城市千千万万的“90后”没有任何区别。当然,即便在角落也能碰到一两个粉丝和他打招呼,“他们也是耍跑酷的,刚开始耍。”这时,你才会渐渐感觉到,他在中国跑酷圈真是一尊“超级大神”呢。

  如何爱上跑酷?这个故事何意瑜对着媒体讲过许多遍,而作为一个成都人,在宽窄巷子附近长大的他很幸运,那里曾有一大片平房、四合院。“我从小就很喜欢爬墙、爬树、翻墙,咋说呢,感觉这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不敢夸张地说每一片瓦都曾翻过,但至少那些民居四合院上有何意瑜的脚印。

  就这样普通的生长到十七八岁,何意瑜似乎都快忘了翻墙的“本能”时,突然,他看到一条新闻,“那个新闻说的是,成都有一群耍跑酷的小伙子,我看到他们,觉得这个运动很酷。我也很想加入。”

  这种强烈想玩儿跑酷的渴望,驱使何意瑜去找寻这群小伙子。“我花了整整一个月时间,终于找到了他们。”联系上这群跑酷小伙伴后,何意瑜几乎天天和他们泡在一起,学动作、研究动作。“那个时候,完全没有时间概念,一练就是一整天。”

  2 职业人

  把爱好玩成事业

  喊上三五个朋友,找个一个合适场所,一练就是一整天,这样的日子曾是何意瑜玩跑酷最惬意的时光。

  “我父母很开明,对我没有特定要求,没有说我必须考大学或者干啥子,只是说选择了就要自己负责。”这份“放养”给了何意瑜空间,让他没有压力地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不过,何意瑜自己却一直有清晰的目标和职业生涯规划。

  练跑酷一两年后,何意瑜一去参赛,就在全国拿到了名次。一高兴,那个时候他就给自己梳理了一个“人生规划”——当职业运动员、参加世界大赛、拿冠军。

  旁人也许不明白,这个目标中的每一步都很难,都是刷新中国跑酷历史的。

  有了明确的职业规划后,何意瑜对自己要求很高,他的训练场所也由街头变成了成都体院体操馆。“那个时候管得不像现在那么严格,很多老师和学生都是看到我长大的,也就允许我在他们场馆练。”何意瑜说,成都体院体操馆里有泡沫池,让他更安心、安全地练高难度的动作和学习新动作。

  何意瑜每天的训练分为两个方面,一个是自己的身体素质训练,另一个就是技术。“包括核心肌群的训练,做一些开放性的练习,提高自己的力量。”从玩儿跑酷开始,何意瑜就是自己在钻研,很多动作、要领全是自己领悟,这也让他非常爱思考、善于学习。

  日复一日的坚持,让何意瑜终于实现了自己人生规划中的第一个小目标——成为全国顶尖跑酷选手后,他也成为第一个有赞助商的职业选手。

  3 十年来

  成就亚洲首个世界冠军

  “职业的定义不是说整天玩一个东西就叫职业,而是说有赞助商,可以靠这份职业收入养活自己。”成为职业选手也让何意瑜有了巨大的转变,“感觉从业余到职业,这个转变太巨大了。”

  不论是训练还是参加活动、比赛,何意瑜对自己的要求都不一样了,“思想和境界都上了一个层次。”

  2017年国际跑酷世界大赛中,何意瑜拿到了个人技巧冠军。

  这是中国人、亚洲人第一次拿到跑酷世界冠军。“拿到冠军的那一刻,感觉整个人大脑都是空白的,我几乎每天都在幻想这一刻,想象自己拿到冠军的场景。而这一刻来到的时候,真的不一样。”

  拿到冠军和接触跑酷,刚好十年,仿佛一个精巧的轮回。“十年前和我一起玩跑酷的人,现在还在耍的所剩无几。”而这十年,何意瑜坚持了下来。背后的努力,真不像一套跑酷动作那样潇洒和自如。

  “我受伤最恼火的时候,大概脚踝有一年半的时间不能动,不能做任何动作。刚刚受伤,觉得还好,后来再次受伤后,内心就很痛苦,主要是迷茫和矛盾。”何意瑜说,不能玩跑酷的那半年,是他感觉自己差一点放弃的时候。好在恢复后,再次开始玩跑酷,他觉得那种命中注定的感觉又回来了。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