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上的父爱 绵阳男子背脑瘫儿子走遍全国寻医3年

2017年12月04日 10:47:28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汤小均 编辑:邱令璐

  12月3日,是国际残疾人日,绵阳小伙付俊和妻子,组织康复治疗一年多的十余名患脑瘫、自闭症等的儿童,在游仙老龙山一处民房内,为孩子的父母以及其他患儿表演了两支精彩的舞蹈。而一年多前,这些孩子连说话、行走都比较困难。

  表演者中,有付俊8岁的儿子阳阳,他因早产而脑瘫。为了帮助儿子康复,付俊辞职,背着儿子全国四处寻医。3年后,阳阳能说话走路了,付俊也学会了很多康复技巧。回到绵阳后,他为儿子开了一间康复训练室,同时免费指导帮助其他患儿。

  现在,付俊开了专业的康复中心,专门收治患脑瘫等疾病的儿童。付俊也是康复中心的老师之一。

  儿子患脑瘫 他辞职背儿寻医3年

  “多亏了他爸爸没有放弃,不然现在阳阳可能还无法行走,更不用说跳舞了。”当天,阳阳的外公吴大爷对阳阳的表现很是满意,他将阳阳的成功,归功于自己的女婿付俊。

  付俊也在现场,现在他已经是一名专业的脑瘫儿童康复老师。付俊介绍,他是河南人,在一家公司做市场营销,负责西南片区,在绵阳认识了现在的妻子吴女士,两人于2009年生下了儿子阳阳,但是,阳阳因为早产,患有脑瘫。

  “当时我们根本不敢接受,带阳阳在绵阳的几家医院进行确诊,但还是不愿意相信,又带着阳阳到了北京,最后还是确诊为脑瘫。”付俊说,那一刻,他和妻子几乎崩溃了,因为这关系到孩子的一生,“刚开始一年,我们带阳阳在绵阳康复治疗,同一年又生了一个女儿。”

  说起儿子的遭遇,付俊几度哽咽。女儿出生后,阳阳的病情没有得到明显好转。于是,付俊做出了一个决定,要带阳阳到更专业的地方进行康复治疗。于是,他查询各类网站,为了获悉全国先进的脑瘫康复治疗办法,加入全国脑瘫联盟。

  “网上各种康复治疗方法很多,我就决定带儿子去试试,因为妻子要照顾女儿,于是我就辞职,并卖掉了成都的房子,背着儿子一个人先去了深圳,在一家康复中心为阳阳进行治疗。”付俊哽咽着说,在深圳治疗的同时,他仍然在寻找更先进的办法,只要有患友推荐,他就背着儿子赶往推荐的地方。

  随后的3年时间,付俊背着阳阳到了深圳、广州、北京、上海、香港等多个城市,由于康复治疗费用较高,付俊经常带着阳阳坐火车,住几十元一间的小旅馆,有时在一个地方康复时间较长,就在附近租一处便宜的民房。那3年,付俊和阳阳相依为命,几乎只有春节才回绵阳和家人相聚。

  康复有成效

  成其他家长的“老师” 2013年,阳阳能开口说话了,也能独立行走了,阳阳提出要回家,付俊就带着孩子回到了绵阳。

  回到绵阳后,付俊自己开了一间康复室,专门为阳阳进行后续的康复治疗。这一次,他妻子吴女士也将位于梓潼的一家幼儿园委托给他人经营,带着自己的幼儿教育专业知识,和老公一起帮助儿子进行康复治疗。

  当时,他们租了一处民房,面积并不大,着重为阳阳进行康复训练。付俊那时也加入了好几个脑瘫、自闭症患儿交流群,和其他患儿家长交换着训练方法。

  “带阳阳在外面寻医3年,我自己也在学习,也在总结方法,而且,为了更好地帮助儿子,我还到深圳等地参加国外训练师的培训,还获得了托马迪斯听力训练师、催眠师等资格证书。”付俊说。

  渐渐地,阳阳的病情得到较大缓解,在同一个群的其他患儿家长,也开始找到付俊,请教康复训练方法。他也帮助那些家长,为他们进行指导。

  “当时,我主要是为他们指导训练方法,他们自己负责吃住,有的还从山东、河南等地赶来,租住在我们附近,每天带患儿和阳阳一起训练。”付俊说,现在,阳阳已经8岁了,就读于绵阳一所小学,生活能基本自理,只是语言表达能力稍微欠缺,写字不太好看,不过成绩还好。

  办康复中心 专门收治类似患儿

  说起他曾帮助过的患儿,付俊印象最深的是第一个来他那里的深圳孩子小豪。

  付俊介绍,2013年,他带阳阳回到绵阳后,租用了一处民房,一楼改成了感觉统筹训练室;二楼是行动能力训练室,而且把卫生间改成了一个药浴室;三楼则是住房。

  “当时,我们在群里互相交流,我也把孩子康复训练的照片发群里,2013年年底,深圳一名父亲跟我联系,说他孩子一岁半,因为先天性脑瘫,不能走路,翻身,坐立等,想和阳阳一起训练。”付俊说,他当时就同意了,因为他知道这些患儿都不容易,家庭支出也非常大,于是,小豪的外公外婆带着孩子来到了付俊的地方。

  为了给小豪节约费用,付俊把自己三楼的住房分了一间出来,供小豪一家三人居住,每个月只收取300元房租费,另外其他器材的使用,以及自己的指导全部免费。“那一年的春节,小豪和他外公外婆就是跟我们一起过的。一年后,小豪能慢慢走路、开口说话了,回到了深圳,现在已经在正常读书了。”付俊说。

  其实,在小豪之后,陆续有河南以及绵阳本地的家长带着患儿到付俊处,免费使用付俊购买的器材,让付俊进行指导。孩子最多时,有10名左右。那时,付俊就把三楼80个平方米的面积隔成了很多单间,让大家一起居住,互相交流和鼓励,孩子也在一起玩耍,而且只收取每个月300元的房租。

  现在,付俊已经聘请了多名专业的康复老师,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办起了一个康复中心,专门收治患脑瘫等疾病的患儿。

  成都商报记者 汤小均 摄影报道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