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公司组织旅游猝死算工伤吗?专业人士这样说

2017年12月06日 08:53:16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赵瑜 编辑:许成嵩

  清晨,从普吉岛飞往成都的飞机突然备降昆明。舱门打开时,一位29岁的乘客平躺在地上,没有心跳和呼吸——45分钟前,参加公司组织的旅游的梁晓宇在这架飞机上突然发生抽搐。当天8点左右,梁晓宇死亡。

  随着梁晓宇的意外去世,一场旷日持久的工伤之争就此展开……

  猝死:参加公司组织的旅游 飞机上病发

  2月12日北京时间6点15分,普吉飞往成都的MU574次航班39A座位上,梁晓宇突然身体抽搐、呼吸困难。乘务员找到2名医护人员,进行紧急抢救,注射肾上腺素。7点,航班备降昆明机场,昆明机场医护人员看到,梁晓宇平躺于机舱地面,已无心跳呼吸,在开通静脉管道和口咽通气管后被送往昆明市延安医院,8点梁晓宇被宣布死亡,死因是“院外呼吸心跳停止(中枢性)”,后经尸检系双侧肺动脉血栓。

  梁晓宇的妻子刘燕称,丈夫平常没有特殊疾病,而东航服务管理部出具的情况说明书显示,登机时无任何异常情况,服务过程中没有任何人提出身体不适或特殊需求。

  梁晓宇是成都金鼎科技网络有限公司开发部经理,在公司工作了两年左右,从事研发技术工作。刘燕告诉记者,这次泰国之行是由公司报团,全额出资组织的,目的地是普吉岛,行程从2月6日到2月12日。

  5月9日,成都市人社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在决定书中,泰国之行被定性为公司全额出资安排的旅游。决定书载明,梁晓宇受到的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十五条认定工伤或者视同工伤的情形。

  家属:旅游行程包含陪客户 是工伤

  “组织员工陪同客户去泰国旅游,上级总监让他们把客户照顾好。”刘燕认为,这次旅游是在工作时间公司组织的,而且有陪客户的内容,具有工作性质,因此希望能认定为工伤,得到工伤赔偿,于是将成都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告上了法庭,要求其撤销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

  此案于今年8月和11月在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两度开庭,目前尚未宣判。

  在刘燕提供的一份公司宣传材料中,这次旅行被描述为“感恩客户浪漫泰国游”。在梁晓宇的微信里,有为这次出行专门建立的微信群。聊天记录显示,一名为汪强的人在群里发言道:“本次泰国游,公司安排老客户与我们同行,花费巨资”、“公司用心良苦,一方面是为了感谢老客户,另一方面想利用本次机会加强我们与他们之间的感情。我们可以玩不好吃不好,但客户必须招待好”。公司前台员工向记者证实,汪强为金鼎集团在成都这家公司的负责人。

  在公司的考勤表里,2月7日到2月12日的备注为“考察”。这段时间并非法定节假日,刘燕告诉记者,这期间公司依然照常支付薪酬。

  人社局:纯粹的旅游 不予认定工伤

  “感觉很吃惊,根本没想到这么严重。” 梁晓宇的同事刘庆一起参加了该次泰国游,她告诉记者,这次出游确实有客户在,但是活动的内容并非接待客户,而是跟着他们一起玩。刘庆表示,泰国之行只是纯粹的游玩,不过随后又改口称“玩的成分更大”。“因为这些客户不是我们的客户,而是同个集团里其他公司的客户。”刘庆解释。

  “他是否经常加班我不清楚,但经常是我下班离开的时候他还在公司。”她说。

  记者联系上负责对接此事的金鼎公司人事部负责人刘颖,她表示,资料提交到了法院,审判结果没有下来之前不接受采访。

  成都市武侯区人社局工伤认定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予认定工伤的原因在于,梁晓宇参加的是纯粹的旅游。对方表示,如果是参加由公司组织的纯粹的旅游,他们均不予认定工伤,但如果在旅游的过程中履行了接待客户等工作职能,是有可能认定为工伤的,“不过根据我们收到的材料,梁晓宇参加的旅游行程里没有和客户有关的内容。”

  工伤之争

  争议焦点:旅游

  武侯区人社局

  不予认定工伤的原因在于,梁晓宇参加的是纯粹的旅游

  家属

  公司在工作时间组织旅游,有陪客户的内容,具有工作性质,是工伤

  争议焦点:48小时

  如果以救护车到达时间起算

  杨先生经过抢救在48小时以后死亡,不予认定工伤

  如果以CT报告出炉起算

  杨先生经过抢救在48小时以内死亡,应当认定为工伤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