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岁流沙河开讲座:从庄子讲到唐诗 背弯了还停不下来

2017年12月29日 08:26:26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吴梦琳 何浩源 编辑:许成嵩

流沙河近影。本报记者郝飞摄

流沙河在成都图书馆的讲座,讲台两侧都是席地而坐的听众。成都图书馆供图

  本报记者 吴梦琳 何浩源

  12月2日,下午两点,成都图书馆讲堂里,86岁的流沙河准时出现了。身形消瘦,白发斑驳,在夫人搀扶下走上讲台,台下座无虚席。

  流沙河缓缓坐下,和大家打招呼:“我今天嗓子有点不好,声音小一点,请大家谅解一下。”喝了一口茶,拿出笔记本,开始讲座。

  这是流沙河在成都图书馆进行的“中国诗歌通讲”系列之《唐诗三百首》选讲第五十二讲。从2009年开始,流沙河就在成都图书馆开始进行长期、固定讲座。从最初的《庄子》,讲到《诗经》,汉魏诗歌,再到现在的唐诗,用他的表达,将中华传统文化播撒进读者的心中。

  1

  传统文化一讲便是8年

  流沙河到成都图书馆开讲座,已8年多。他认为开讲座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方面让读者学到传统文化知识,另一方面让自己也有新收获。

  2009年以前,流沙河开了一些讲座,主要是给读者讲老成都的故事,讲座时间不固定,内容也不系统。

  成都图书馆副馆长肖平希望以后能开展长期性的、系统性的文化公益讲座,便与流沙河相商。

  讲什么呢?两人商量,决定讲《庄子》。流沙河对庄子颇有研究,上世纪90年代写作出版的《庄子现代版》,多次加印,一直畅销。

  从2009年至2010年,流沙河定时开讲,花了一年时间,给读者讲了10多期庄子。讲解的内容,是《庄子》中的《内篇》共7篇文章。

  《内篇》是《庄子》中最核心和最重要的,但也是最艰深最难懂的。每次讲座前,流沙河都要详细备课,挑出重点讲解内容,工工整整地按原文抄下来,提前交给成都图书馆复印好,在讲座时发给每一位来听讲的人。

  这一讲,也让流沙河自身收获颇多。“虽然我一直研究《庄子》,写过书,但写作跟讲座还是不一样的。古人说教学相长,学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只有要去教别人了,才晓得中间还有那样多自己都没有搞清楚的困惑。”流沙河告诉记者,这也让他觉得做讲座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一方面我热爱庄子,能够讲授、推广庄子思想,另一方面也让自己再一次深入钻研庄子,得到很多新的东西。”

  庄子系列,听众反响热烈,几乎场场满座。肖平趁热打铁,又邀请流沙河讲唐诗,流沙河主动提出:既然要讲诗歌,那就要从诗歌源头讲起。

  就这样,2011年5月28日,流沙河开始在成都图书馆的“中国诗歌通讲”系列讲座,从中国古代最早的诗歌总集《诗经》讲起,挑选其中有诗歌趣味的、短小浅显的81首进行讲解,这一讲就是快两年。

  2

  讲座里飞出掌声与笑声

  流沙河总是说一口地道的成都方言,直白生动、诙谐幽默。看似在闲聊摆龙门阵,掌声和笑声不断,但讲座内涵却十分丰富。

  流沙河说话语速缓慢,一口地道的成都方言缓缓道来,别有韵味。他的讲解,直白生动、诙谐幽默。

  每次讲座,276个座位的讲堂里,一般会涌进400人左右,连讲台左右两侧,都全是席地而坐的听众,有时候图书馆工作人员还不得不打开二楼的讲厅进行同步直播。而讲座里传出的掌声和笑声,外面很远都听得见。

  图书馆讲座面向的是不同知识水平的普通大众,有小学生,也有白发老人,有工人,也有大学教授,但大家听流沙河讲座,都能听得明白,共通处,会心一笑。流沙河擅长用日常生活中的事物来比喻,把经典和现实联系起来,艰深的道理用通俗化的语言表达得十分清楚,活灵活现又有声有色。

  每次接近两个小时的讲座,只讲四首诗,但往往意犹未尽。12月2日的讲座内容是王昌龄的《出塞》和李白的三首《清平调》。

  流沙河缓缓道来:“《清平调》是唐明皇和杨贵妃游沉香亭的时候临时要求所作,李白可谓出口不凡。如果李白一开口就直接说‘妹儿你好乖哦’,那肯定是被处分,所以是‘云想衣裳花想容’,连云都羡慕你的衣裳,花都羡慕你的美貌。”

  而讲到《出塞》时,他则发散到其他与飞将军有关的诗歌和古诗,一首七言绝句,讲了近半小时。

  凡是听过流沙河讲座的人,都惊叹于他的博闻强识。

  流沙河讲诗歌,旁征博引、引经据典,并不仅是深厚的古文功底,还涉及历史、民俗、地理、生物、化学、物理等多学科,都水到渠成、信手拈来。例如讲到唐诗《月夜》里“更深月色半人家,北斗阑干南斗斜”,北斗星和南斗星是什么样子、在地球哪个方位等等,流沙河都讲得清清楚楚,还能顺口背出二十八星宿表。

  对此,肖平更是深有感触,与流沙河结识多年,他用“知识储备深不见底”来形容流沙河。肖平还告诉记者一桩轶事,一次他到流沙河家中,看到流沙河案头上放了一本全英文的书籍,他才晓得,这个专门从事传统文化研究的老者,原来英文水平也这么高。

  “沙河老师讲座看似在闲聊摆龙门阵,但内涵和思想十分丰富,且语言精练,逻辑性很强,足见其内功。”肖平说。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