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隆平以信改词 忆母家书填出童谣《我有一个梦》

2018年01月03日 07:50:11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秦怡 杨晨 编辑:许成嵩

  “我有着一个梦,走在田埂上,它同我一般高,我拉着我最亲爱的朋友,坐在稻穗下乘凉……”

  2018年元旦,央视一套“相聚中国节·出发2018”晚会,“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在这首名为《我有一个梦》的童谣演绎中,对着镜头干脆利落地道出杂交水稻新的攻关目标——在清脆悠扬的童声中显得格外朴实而有力。

  鲜有人知的是,童谣《我有一个梦》为袁隆平“以信改词”,与90后小伙杨柠豪共同创作的。

  在湖南小伙杨柠豪心中,最初的美好是家乡安江早春还冒白尖的雪峰顶,初夏满城飘散的柑橘香……那里也是杂交水稻的发源地。和他怀有一样感情的,是在那度过自己37年研究生涯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因为共鸣,这一老一少合作了这样一首饱含诗意的童谣,让歌声永留住记忆中的故乡。

  1月2日,毕业于川音的杨柠豪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讲述了这首童谣背后的创作故事。

  两个梦

  “禾下乘凉梦”触发合作童谣梦

  说起《我有一个梦》的创作幕后,一定绕不开一个地方——湖南安江。这是袁隆平与杨柠豪产生情感交集的所在,也是两人合作这首童谣的缘起。

  “长得比高粱还高,穗子有扫帚那么长,谷粒有花生米那样大,我跟我的助手们坐在瀑布般的稻穗下乘凉。”这是“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广为人知的“禾下乘凉梦”,而梦境之地正是安江农校。

  “那些山川,那片田野,我都再熟悉不过了。”杨柠豪的老家湖南省安江镇是座千年古镇,因沅水平澜无波,民安江靖而得名,宁静悠然的镇子,曾留住了袁隆平的脚步。1953年,从西南农学院(现西南大学)毕业后,袁隆平服从分配来到安江农校执教,自此开启与安江的不解之缘。

  彼时尚在四川音乐学院读大一的杨柠豪,从新闻中了解到袁老的“禾下乘凉梦”。故乡安江一下子拉近了他与袁老的距离,而袁老的这席“梦话”也深深镌刻在了他的脑海,他惊讶,“常年与庄稼打交道的袁老,竟然能说出如此口语又富有诗意的话。”出于作曲专业的敏感,杨柠豪心想,要是能约到袁老写词,说不定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杨柠豪就此种下的“梦”,不想在2015年成真了。

  经朋友引荐,杨柠豪来到了袁隆平位于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办公室。等待见面的那一刻,那种与享誉世界的科学家仅有一门之隔的心跳加速,他至今难忘。“我就在门外,几乎能听到门后袁老说话的声音,心里却忐忑不已,‘这位德高望重的科学家真的会接受我这个毛头小子的合作邀请吗?’”

  但在内心更深处,杨柠豪是有十足把握的。

  拜访前,他就特意买来袁隆平的传记,仔细翻阅。当看到袁隆平在安江以拉小提琴排遣寂寞的细节,他狂喜不已,也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决定,“看得出来,袁老是一个懂生活爱音乐的人。”加上安江对于袁老的意义,尤让杨柠豪相信袁老应该不会拒绝这样的合作。

  一阙词

  以信改词,袁隆平尽诉念母深情

  有安江这张“底牌”,杨柠豪遂定了定神,推门而入。

  有些出乎杨柠豪意料的是,当他将邀请袁老创作童谣话说完,没有半点犹豫,袁老便一口答应,利落爽快地回了一个“好”字。

  “袁老师,您能不能听听(曲子)?”杨柠豪试探着问。袁老随即接过CD,放了起来,一边侧耳欣赏一边发出“旋律动人”的赞赏。让他没想到的是,袁老还主动提起了填词想法,“我还有一封写给母亲的信,改一改应该就能成为歌词。”

  袁隆平曾在《稻子熟了,妈妈,我想您》一诗中提到,为了照顾孙子,母亲在70岁高龄之际,从城市来到了山村,并永远地留在了袁隆平为之奉献青春的安江。母亲离开之际,袁隆平还在长沙开会,那天正好是中秋节。第二天天不亮袁隆平就往安江赶,却还是没能见上母亲最后一面。而这也成了袁隆平心中永远的遗憾。

  听着杨柠豪提前谱好的曲,袁隆平的填词几乎是一气呵成。

  “我有着一个梦,走在田埂上,它同我一般高,我拉着我最亲爱的朋友,坐在稻穗下乘凉。妈妈我来看您了,你看这晚霞洒满小山村……”《我有一个梦》,150字的歌词,娓娓道出了袁隆平的“禾下乘凉梦”,以及他对母亲深深怀念之情。

  “我想让每个人听到这首歌,都能想到自己的童年。”在歌曲传达的意境中,杨柠豪想呈现的是一种自然的状态:用轻描淡写的旋律重现童年成长的环境,看到成长的足迹,看到妈妈鼓励自己要做个有志向的人……“这是袁老的初心,也是大家的童年和梦想。”

  编曲完成后,杨柠豪找来了曾在《中国好声音》征服导师的大叔赵祺和拥有稚嫩甜美童音的豆豆,试图以一种大人小孩对唱的形式,讲述一个穿梭时空表达爱的故事,“当孩子长大成人的时候,母亲已经先一步离开,两个人没法在平行时空交错、对答,但在音乐世界可以。”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