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蓉漂”娶了川妹子 开了家标新立异的书店

2018年01月08日 07:55:09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秦怡 编辑:王敏琳

  在成都玉洁东街,开店十一年的老书虫书店俨然成为一处地标。

  2017年末,老书虫书店前装扮了喜庆的圣诞树,偌大的门廊是慵懒的猫午后打盹的天地。门口张贴着脱口秀海报,预示着夜幕降临时,这里会上演一场喜剧表演。走进老书虫书店,直观感受就是暖,这宁静一隅,如一盏温暖的灯,照亮着城市一角,褪去一丝清冽的冷。实际上,这也是爱尔兰人Peter Goff的自留地。

  2001年,Peter Goff作为《每日电讯报》的驻外记者来到中国,由于没能找到一家适合外国人的书店,便和朋友合计在北京开了老书虫书店。2006年,他把老书虫带到了成都。

  11年间,老书虫书店一点点成长,兼具了咖啡馆、文化沙龙、写作小组和举办文学节、音乐分享会等功能,见证了成都人阅读习惯的变化,也影响着他们的文化习惯。“蓉漂”的日子里,Peter Goff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高岩”,还当上了四川女婿。

  初来不适 阅读习惯无处安放

  2001年,高岩来到中国,彼时他的身份还是《每日电讯报》的驻外记者。这个旅居过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记者,在踏上中国这片土地之际便决定留下来,美食、文化、城市氛围和可爱的人,每一样都新鲜,“这里有伟大的故事。”

  中国的第一站,高岩来到了北京。决定留下后,他发现自己多年养成的阅读习惯无处安放。北京有很多书店,可想要寻觅一家英文书店,依旧困难,“这里没有可以读英文书的地方,我需要一个英文书店。就这样,老书虫诞生了。”

  高岩在中国走南闯北,一部分源于爱自由,一部分也来自迫切地想要触摸文化的灵魂。不少“蓉漂”初到成都,最难忘一定是热辣的火锅和呆萌的熊猫,这些高岩也爱,最让他不舍的,还是源远流长的文化,“这里有很长的文学历史,茶馆历史……”高岩停顿了好几次,用不太顺畅的中文讲述着他和成都的遇见。

  未曾体验过的神秘和触碰过的文化,让成都成了高岩的又一个落脚点。2006年,他把老书虫带到了成都,把自己定格为一名“蓉漂”。

  标新立异 开家生活美学空间

  不考虑其他,午后的闲暇时光,点上一杯咖啡,手捧书籍阅读,大概是最惬意的事情;夜幕降临,邀上三五好友齐聚,这边谈笑风生,那边还有精彩的分享会上演,兴致一起,再端起一杯红酒,悠然自得。

  乍一想,两个画面一个恬静一个喧闹,一定分处在城市两角,不过在老书虫书店,高岩让空间融合,将它们揉成一幅画面。老书虫既是书店,也是咖啡厅、礼品店,更是休闲社交场所和生活美学空间。让人意外的是,高岩不仅是这家书店的老板,更是总设计师:老书虫别致的装潢和中外结合的设计,全部出自他之手。

  走进老书虫书店,迎面而来的木质书架整齐地摆放着英文书籍,你可以找到英文版的《哈利·波特》、《孤独星球》等中国读者耳熟能详的外国读物,也能发现未曾闻名的英文专著;书店中间,几张雅致的小方桌上坐着三三两两的客人,冬季午后,在这点上一杯咖啡,可以度过一个温暖的下午;再往前是购书区,琳琅满目的外文书籍吸引了不少学生。

  目前,老书虫书店拥有图书约1.6万册,宛如一个小型的图书馆,英文小说、英文杂志,几乎包罗万象,而这些英文书籍,大多都是高岩从国外一本本“背”过来的。

  不过这个书店最了不起的成就,还是“老书虫国际文学节”,这个坚持了十年之久的专属节日,每年都会邀请千余名来自世界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作家,多元文化交融的同时,也将中国的年轻作家介绍到国际市场,让世界了解中国的当代文学。《房间》作者爱玛·多诺霍、美国国家图书奖得主科勒姆·麦凯恩、以色列作家大卫·格罗斯曼等都曾受邀出席,而中国作家莫言、阎连科、毕飞宇都曾是这个文学节的座上宾。

  如今,老书虫书店开到了北京、成都和苏州,就连最年轻的苏州店已有十年历史。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