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鳅帮”肆虐黑龙滩:钓自己的鱼 让别人无鱼可钓

2018年01月12日 05:11:20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蒋麟 编辑:王敏琳

  黑龙滩是不少成都人垂钓的首选,每年冬春休渔期,鱼儿活跃度低,鱼情不好,许多垂钓者期待来年。不过,臭名昭著的“泥鳅帮”没有停歇:利用用酒、违禁药物浸泡过的泥鳅打窝垂钓,一天轻松钓上几十斤,甚至几百斤翘嘴红鲌(俗称翘壳,以下简称翘壳)等。1月10日,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新年以来,眉山市仁寿县华丰渔业养殖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华丰渔业)在黑龙滩水库渔政管理分站指导下,不到十天的时间,便查获了8起用泥鳅做钓的情况。

  连日来,成都商报记者在眉山、仁寿黑龙滩等地多处走访发现,许多用泥鳅垂钓的人在省内外多个大型水库被拒后,去年下半年转战黑龙滩。华丰渔业负责人阙兴海也认同这一说法。2017年8月到2018年1月,黑龙滩共发现了百余起类似情况,18人被黑龙滩禁钓。

  震惊

  最多一人钓了上百斤

  2018年1月6日上午,华丰渔业的工作人员王国军和同事在黑龙滩上一处回水湾处巡查时,发现岸边两个中年男人钓鱼挥杆的频率不正常。上前一查,果然,又是用泥鳅做钓的,旁边的饵料箱里,二十余斤泥鳅还在游动,鱼护里,几十斤翘壳扑腾起水花。“这已经是这周在黑龙滩抓获的第五起用泥鳅做钓的人了。”王国军说。

  1月1日凌晨,华丰渔业巡逻人员发现了两名用泥鳅做钓的男子,其渔获虽只有两条翘壳,但每条都在一米左右。1月1日上午,在黑龙滩一农家乐附近,巡逻人员发现了两名用泥鳅做钓的中年男子,在上午劝说一次后,中午时分,当王国军等人巡逻至此时,发现该男子依旧在用泥鳅做钓,王国军等人上前制止,该人极力反驳。1月5日,两名在黑龙滩岸边垂钓的男子被挡获时,正想把饵料箱里的泥鳅倒入黑龙滩,巡逻人员三步并作两步,两人才没有得逞。

  阙兴海说,新年以来,便查获了8起用泥鳅做钓的情况。

  黑龙滩,位于距仁寿县城10公里左右的二峨山(属龙泉山脉)南麓,被誉为“川西第一海”。每年5~11月,是黑龙滩最佳垂钓期。平时,每天有600人挥竿垂钓。周末,钓友多达上千人。

  华丰渔业,是黑龙滩水库渔业合作管理团队,其主要职责是协助黑龙滩水库主管部门对黑龙滩水库渔业资源进行管理,每天的巡逻,是必不可少的。阙兴海回忆,2017年5月左右,黑龙滩水库发现了用泥鳅做钓的人,一开始,人还比较少,进入夏季之后,用泥鳅做钓的人明显增多,截至2018年1月10日,巡逻人员共发现了百余起用泥鳅做钓者,最多的一人钓了上百斤翘壳。

  对话

  “我们不会下药,别人才会”

  在与大量“泥鳅帮”狭路相逢后,阙兴海开始研究泥鳅钓法。

  如今的“泥鳅帮”,已不单是指某个团地或地域的人,而是指用泥鳅打窝、泥鳅垂钓者。他们一般选择大型水库,目标鱼种以翘壳为首,兼顾鲈鱼、鲶鱼、乌鱼等肉食性鱼类。阙兴海介绍,选中地方后,他们一般会带上几十斤泥鳅,分批次撒向水中做窝。

  阙兴海说,泥鳅打窝入水,因为习性问题不会马上潜入十几米深的水底,会在水层中上方停留一段时间,扭曲游动的体态对翘壳等是致命诱惑,在这个水层以活泥鳅为饵自然收获颇丰。

  “有人为了更好控制泥鳅入水后的状态,他们还会在将泥鳅撒向水中之前,用酒、违禁药物等浸泡泥鳅,既让泥鳅不被毒死,又确保其入水后在水面中上层上下游动,不会四散开去。”阙兴海说,这样,只要周围有翘壳等,就会呈包围状围攻过来,渔获自然不言而喻。

  在连日的走访中,成都商报记者与巡逻人员查获的多名用泥鳅做钓的人对话。对方均承认,确有泥鳅做钓一事,并表示自己不对。但几乎所有人都称,“以前没钓过,看见别人才模仿”。

  至于垂钓和打窝的泥鳅下过药没?众人的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没有没有,我们不会下药,别人才会。只有一名资阳垂钓者表示,自己在里面倒了一点白酒,“是资格的粮食酒,没问题的。”但阙兴海表示,在之前发现的多起用泥鳅做钓的人中,在泥鳅中下过药的不少。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