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贴金人 重绘成都大慈寺贴金壁画

2018年01月16日 07:56:04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谭曦 编辑:许成嵩

师徒四人,左起曹建全、宋青、亢守广、任贵禄。

造像平直的地方一张金箔贴上即可,真正考验他们的是那些凹凸的部位。

  公元1056年(宋嘉祐元年),苏轼与其弟苏辙游成都大慈寺,对唐代画师卢楞伽的作品倍加赞赏,称大慈寺壁画“精妙冠世”。宋成都府尹李之纯在《大慈寺画记》中明确记载寺内有画像15500壁以上,所有画像“皆一时绝艺”,是一座极其珍贵的艺术宝库。历史上,大慈寺所有的壁画均毁于战乱,现今无一幅存于世。

  961年后的今天,四位山西大同的神秘贴金人在大慈寺重绘贴金壁画,第一幅长4米高2米的天龙八部贴金壁画已经在他们手中面世。你很难相信,眼前憨厚淳朴的师徒四人原本是山西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们将在这里重塑大慈寺壁画的精彩。

壁画贴金不可多,仅为点缀。多了的话,金灿灿的反光会抢了壁画的颜色和韵味。

自古以来,金箔的配方和贴金箔的绝技是密不示人的。

  师傅亢守广从小在家务农,农闲时喜欢绘画,10多岁时一边务农一边拜师保定的一位泥塑、壁画老师,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几十年下来,他带出了10多位徒弟,贴金彩塑了上百尊造像,目前中国室内最高的一尊16米高造像就是出自他的手。

  早上8点推开大慈寺祈福殿厚重的大门,师徒四人已经忙活开了。空荡荡的大殿里一尘不染,四个人正全神贯注地忙着给造像和壁画腻粉、着色、贴金,相机拍摄的咔嚓声竟然丝毫没引起他们的注意。

仅凭一支铅笔,壁画的全貌在亢守广流畅的笔触下被勾勒出来。

工作期间很是枯燥,一杯清茶外加手机播放点音乐是他们工作时的唯一娱乐。

  贴金箔,简称“贴金”,是一种古老的技艺,延续了数千年。3000多年前的商代中国人贴金箔技术就日臻成熟,被广泛用于皇宫贵族或佛像寺庙的贴饰。自古以来,金箔的配方和贴金箔的绝技是密不示人的。人们很难想像匠人们是如何将黄金打造成薄如蝉翼的金箔,又如何将柔如丝绸的金箔贴饰在各种物体上的。

  休息间隙,在亢守广的演示下撩开了古人贴金箔的神秘面纱。“金箔很轻,贴的时候一定不能有风,有时甚至还要屏住呼吸。”拿起一张夹在两片薄纸中的金箔,亢守广将它轻轻撕成小条,将薄纸掀开,黄灿灿的金箔就露出了真身。“金箔就是用黄金锤成的薄片,制作它工序有10多道。一克黄金可以打制成约0.5平方米的纯金箔,厚度仅为0.12微米,真的是比鸿毛还轻,比蝉翼还薄,比绸缎还柔!”这些真金锻造的金箔贴在器物上,至少能维持70年的光泽和闪亮。不过想贴好它们可是需要功力的。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