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优先 绿色发展——加快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的生动实践(二)

2018年01月23日 06:57:03 来源:四川日报
记者 江芸涵 王成栋 殷鹏 编辑:许成嵩

1月16日,成都市民在青龙湖享受冬日暖阳下人与自然的和谐生活。 本报记者 吴传明 摄

  本报记者 江芸涵 王成栋 殷鹏

  2017年底公布的一张成绩单令人关注:国家统计局、国家发展改革委、环保部、中组部联合公布《2016年生态文明建设年度评价结果公报》,四川的生态保护指数排名全国第三。

  这个“第三”的含金量非同一般:生态保护指数考核评定指标共分为10项,涉及森林覆盖率、湿地保护率、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积、可治理沙化土地治理率、新增矿山恢复治理等,四川均得高分。

  一个个数据,一抹抹绿色,标注砥砺奋进的五年。

  坚定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战略思想为统揽,四川锁定天蓝、地绿、水净的奋斗目标,以前所未有的决心和勇气向污染宣战,以前所未有的改革力度和政策密度推动绿色转型,一大批生态领域的沉疴顽疾得到清除,一系列困扰百姓生活的环境难题得以破解,“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丽图景铺展开来。

  担责——

  把大自然赋予的宝贵财富守护好传承好,是历史重托,是国家使命,是巴蜀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

  趁着冬季枯水期,放水后的观音湖加快了生态修复、河道治理、污染治理等一系列工作,遂宁市域水系持续打响“环境保卫战”。

  眼下,放眼全省,随处是环保的战场、攻坚的前线。

  地处长江上游的四川,是一片生态沃土。把大自然赋予的宝贵财富守护好传承好,是历史重托,是国家使命,是巴蜀儿女义不容辞的责任。

  过去几十年,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但高能耗高污染的粗放路子,带来环境问题和生态恶化,部分地方环境容量和资源承载能力甚至已接近极限。四川也没能幸免。

  “决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去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党的十八大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美丽中国”成为发展的新目标。

  拥有天蓝、地绿、水净的美好家园,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9100万巴蜀儿女的共同愿景。决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短期效益,四川从“成长阵痛”中惊醒。

  因为使命在肩。四川地处长江上游,森林广袤、物种富集,是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既关系到巴山蜀水的秀美风光和多彩人文,更关系到国家生态安全和长远发展。

  因为发展需要。“吃祖宗饭、断子孙粮”的传统粗放发展模式,不仅不能带来经济高速增长,而且会引发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最终制约经济社会发展,得不偿失。

  因为百姓期待。人们普遍告别了“盼温饱”“求生存”的时期,进入“促环保”“要生态”的阶段,期盼呼吸上新鲜的空气、喝上干净的水、吃上放心的食品、生活在优美宜居的环境中,在分享发展红利的同时更充分地享受绿色福利。

  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来川视察时,要求四川一定要把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做好,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为子孙后代留下一方美丽的土地,决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的经济增长。总书记的指示,为推进绿色发展、建设美丽四川提供了方向指引和根本遵循。

  顶层设计与战略部署,密集推出——2013年5月,“实现伟大中国梦 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主题教育活动在全省推开,“美丽”是梦想的主色调之一。

  2016年7月,省委十届八次全会审议通过《中共四川省委关于推进绿色发展建设美丽四川的决定》,进一步明确时间表、路线图,着力把生态文明建设和环境保护融入治蜀兴川各领域全过程。

  2017年5月,省第十一次党代会提出建设美丽繁荣和谐四川的美好愿景,“美丽”被放在首位:让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美丽城镇与美丽乡村交相辉映、美丽山川与美丽人居有机融合,充分绽放四川独特的自然生态之美、多彩人文之韵。

  以改善环境质量为核心,以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为抓手——

  做好生态建设和环境治理“加减法”,全面增强自然生态系统服务功能。

  改革法治“两手抓”,不断提升环境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

  推动生产生活方式“绿色化”,加快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

  超越和扬弃旧的发展方式和发展模式,生态文明、绿色发展日益成为人们的共识,引领社会各界形成新的发展观、政绩观和新的生产生活方式。

  美丽中国的四川篇章,翻开崭新一页。

  定策——

  坚决贯彻落实中央战略部署,以改革为抓手推陈出新,把生态文明建设引向制度化、法治化和市场化的轨道

  1月15日,甘孜州色达县的大风吹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一早,拍拍身上的沙粒,附近的生态管护员们冲上康马郎多草原的沙丘,重新清理沙障:“跟县委县政府签了管护合同,身后就是自己的家,谁都不敢大意!”

  生态环境是全民共有的财富,这是社会的共识。如何将共识上升为社会契约,转化为刚性制度?

  “只有实行最严格的制度、最严密的法治,才能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可靠保障。”四川响亮作答:坚决贯彻落实中央战略部署,以改革为抓手,在生态文明制度建设上不断推陈出新,把生态文明建设引向制度化、法治化和市场化的轨道。

  制度化,在于厘清重点、责任和界线——

  厘清重点,关键是下好产权制度改革这个先手棋,实现权与责相统一。2016年,全省全面启动完成自然资源资产确权登记,明确每一处不动产和自然生态空间的所有权、使用权;2017年,大熊猫国家公园启动试点,短短一年内,划入区所有的森林、草原、河流和土地均有了产权证……四川每一座山、每一棵树,都有了自己的管护者。

  厘清责任,关键是做好传导政府压力这篇大文章,实现责与为相结合。2014年,全面深化改革元年,省委深化生态文明体制改革领导小组正式成立。明确政府是生态文明建设的主导者、生态文明理念的倡导者、生态文明制度的制定者和执行者;2014年,率先开展县级党政主要领导干部离任生态审计试点;2016年,全面建立生态文明绩效评价考核体系,确立领导干部任期生态文明建设责任制;2017年,明确党政双责,全面推进实施河长制……一次次加压,一步步压实地方党委政府的责任。

  厘清界线,关键是明确政府与市场的不同角色,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2014年四川启动市场化治沙试点,允许市场力量和民间资本参与新一轮退耕还林;2016年,沉寂多年的碳排放交易再次开启;同一年,资源有偿使用及生态补偿制度确立;2017年,乡村垃圾处理收费制度改革推向纵深。

  统计显示,农业水价综合改革和农业水权交易试点启动仅半年多,全省改革区的农业水价平均下降12-40元/亩。困扰四川多年的农业用水消耗大、利用率低的顽疾有望根治。这,正是市场的魔力,也是市场的魅力。

  呵护碧水蓝天、建设美丽四川,需要压实政府责任、用好市场手段,更需要法治护航。

  生态的方圆,从立规开始。

  立规,既要查缺补漏,也要与时俱进。2014年,《四川省野生植物保护条例》正式实施,结束了四川野保“重动物,轻植物”的历史;2015年,《四川省河道采砂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增加刑事处罚条款,结束了打击非法采砂“只能罚款”的尴尬局面;2015年,《四川省灰霾污染防治办法》实施,在地方层面上,首次明确了各级政府和职能部门的治理责任与奖惩机制……一部部地方法规的出炉,支撑起四川生态环境治理法治化的底气。

  执法必严,以法律的名义还生态以尊严。

  这是一场动真碰硬的攻坚战。2016年,首批“环保警察”在德阳上岗,自此环保执法不再是“无牙老虎”;2017年,21个市州环保法官全部就位,环保司法更为专业、精准。

  这是一场旗帜鲜明的持久战。2013年起,四川每年都发起旨在打击涉林犯罪的专项执法行动。五年来,全省累计打击各类非法采伐林木、偷盗猎野生动植物案件近5万起。同一时间,千里川江之上,四川年年启动非法采砂专项执法,数十个职能部门全程参与……

  抓住重点,放眼全局;立足当下,谋划长远——从源头上遏制生态环境恶化的趋势,四川逐步搭建起生态文明顶层设计的“四梁八柱”。

 [1]  [2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