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留学生取走320万拉黑父母 父亲:她早放言收拾我

2018年01月24日 05:40:55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王敏琳

  父亲:所言是事实

  “我说的都是事实,哪有一个父亲造女儿的谣,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说的都事实,如果有不实之词,我愿面对法律裁决。”他向记者出示的户头为(女儿)柴某的银行流水显示,从2016年开始,钱被陆续从民生银行转到兴业银行,而后兴业银行户头的钱也陆续被转走。“一共有320万,都是被女儿转走的。”

  女儿至今未发声

  在这场轩然大波中,“女儿”至今未发声。但声称是“女儿”同学的熟人、朋友给微博大V爆了各种料,称父亲4次结婚3次出轨,女儿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父亲微博账号是借的

  爆料的微博账号是父亲借来的。据出借微博账号的女孩称,她在冒菜店听闻了这位父亲的故事,便好心将自己的微博账号借给了他,双方此前并不认识,“好心帮人家,结果给自己惹了一身祸。”

  1月12日,一个名为“一个失业父亲等待女儿归”的微博账号爆料称,自己辛苦积攒的300万,原本计划供18岁女儿到加拿大留学,结果钱被女儿偷偷转走,女儿挥霍无度,还拉黑了全家……这则爆料立即引爆网络。在爆料文章中,这位“父亲”大骂女儿“白眼狼”,列出女儿斑斑劣迹,使得不少人痛斥“女儿”无良。“父亲”还曝光了女儿的护照及身份证号、微博名等个人信息。

  不过,他的爆料也引发了网友们的种种怀疑,“父亲”身份的真实性也遭到质疑。昨日,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爆料“父亲”柴先生,讲述了此事始末。如今,此事在网上引起一片哗然,不过,柴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么做,他不后悔。

  “我说的都是事实,如有不实之词,愿面对法律裁决”

  昨日,红星新闻记者几经波折,终于联系到了爆料的“父亲”柴先生,对于网上的种种猜测,他回应称:“我说的都是事实,哪有一个父亲造女儿的谣,我以我的人格担保,我说的都事实,如果有不实之词,我愿面对法律裁决。”

  在红星新闻记者面对面采访过程中,柴先生向记者出示了相关证据材料。户口本信息显示,柴先生和女儿柴某确为父女关系。而在一个四川大学的学生证上显示,柴某曾就读于四川大学出国留学预备学院,并盖有该学院的红章。但柴某是否曾就读于川大,红星新闻记者尚未得到证实。

  对于被女儿转走的钱,柴先生向记者出示了户头显示为柴某的银行流水,上面显示,从2016年开始,钱被陆续从民生银行转到兴业银行,而后兴业银行户头的钱在2017年底2018年初陆续被转走。柴先生说,“一共有320万,都是被女儿转走的。”

  但柴先生同时也表示,此前一些自媒体上发表的关于此事的报道,虽然“内容属实,照片他们弄错了,那是好几个人的照片,不(只)是我女儿。”

  “我之前发(微博)的目的是让网友远离这只狼。”他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不是让大家攻击她攻击我,也不是攻击无辜的人”。

  “最大的失败 是遵循了富养女儿穷养子信条”

  昨日下午,在柴先生住处楼下的咖啡馆里,红星新闻记者见到了满面愁容的他。

  在谈及在微博上爆料的原因,他连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随后,他向红星新闻展示了在得知女儿把钱转走之后与女儿的微信聊天记录。

  柴先生说,那也是他与女儿最后的交流,发生在2017年12月24日:“女儿,我问你个问题,如两天内收不到你的信息,我只有死……我被你骗的身无分文。”

  他说,他最大的失败,就是遵循了古人“富养女儿穷养子”的信条。“对她的要求,即便觉得不合理,最后也会妥协。”正是这一步步妥协,让女儿变成了“极度自私的人”。

  “她从小到大成绩一直不错。”柴先生回忆,女儿从小学到初中都在成都比较知名的“七中嘉祥”学校读书,高中之前都是班里的前三名,中招以614分被成都二十中录取,“那年我记得二十中590分就能录取,她进的是‘火箭班’。”

  他回忆,女儿上高中后成绩有所下滑,由初中时的名列前茅变成了中等生,“但她是学校编辑部的部长,我也问过她的同学,都说她在这个岗位上干得有声有色。”但对柴某这些情况,红星新闻记者尚未从校方得到证实。

  谈起女儿的成绩,柴先生脸上流露出了自豪的神情。但他也坦陈,也是从上高中起,女儿开始变得飞扬跋扈起来,“欲壑难平了。”

  柴先生说,高中时期他每月给女儿2000元生活费,“从高二下半学期,这些钱也不够了。”他说,因为女儿花钱大手大脚,父女还发生过冲突,那时起,女儿开始注重自己的打扮,“每次有想要的化妆品和想要的衣服,都把我直接扭到高档消费场合,不买就拉着脸,几天不理。”

  被转走的320万 “是我这么多年的血汗积蓄”

  作为出身贫寒的人,柴先生说自己在生活上一直能省就省,“我平日吃饭米粒掉到桌子上都要捡起来吃掉。”

  “我也因此说过她,让她‘好好做人,要诚实、勤奋’。”柴先生甚至给女儿讲自己家族的苦难史,“我老家是北方的,当了兵才改变了命运。”但自己的教育收效甚微。当被问及后来女儿每月生活费的具体数额时,他称“不知道多少了!”

  女儿甚至还将对付自己的方法教给现任妻子,“跟她说‘不理他,他就会妥协’。”柴先生说。回忆整个事件,他称自己就是太纵容溺爱女儿,不该把钱全都一次性存在她名下的卡里。

  柴先生说,自己从2016年就开始筹措女儿留学的钱,“总共有320万,那是我这么多年的血汗积蓄。”

  他向红星新闻出示的银行流水单显示,这笔钱是他在2016年到2017年间陆续从民生银行转入兴业银行的,“是以她的名义,但当时她未满十八岁,钱存在她名下,但卡和密码归我保管。”

  女儿为何能轻易把钱转走?柴先生说自己的手机、其他银行卡的密码都一样,女儿都知道,“当时问她一年需要多少钱,她说要二十五六万,我凑了个整,本计划每年转给她30万。”

  2017年12月18日,女儿借口担心圣诞节后机票涨价提前去加拿大,“我当时没多想,那天她要到香港转机,凌晨三点就起来准备了,我还给她办了送行宴。”柴先生说。

  感觉钱要不回来了,曾想一死了之,后又振作反击

  柴先生说,其实此事早有端倪。他与女儿的聊天记录显示,女儿出发当晚11点02分,他询问女儿是否到达加拿大时,消息被女儿拒收。12月19日上午9点32分,女儿回复他“刚刚办好卡,现在暂时打不了电话,明天去激活。”

  2017年12月24日,柴先生发现自己保管的存有巨款的银行卡不见了,后来才知道钱已被转走。下午1点11分他开始在微信上询问女儿,但未得到回应,当天下午2点48分,他被女儿拉黑。

  柴先生之后联系了前妻,“让她也劝劝女儿,但没说几句她也被(女儿)拉黑了。”

  柴先生说,那些钱是他积攒半生的血汗钱。事后他回想女儿过去的作为,“感觉钱要不回来了,真的不想活了。”但他称,后来反思了一下,“我死了正中她下怀,只有活着还有机会。”

  2017年12月25日,柴先生赶去四川大学出国培训部,拿到了女儿的学生证,并确定了录取女儿的学校,开始询问出国事宜。之后,他办理了护照准备去加拿大。但到了女儿开学的日子,他一查,女儿根本没去学校注册,“原定是1月8号开学。”想到即便去了加拿大,也是大海捞针,不一定能找到女儿,他于今年1月12日向双楠派出所报警,并于当天用借来的微博账号发布了控诉女儿的微博。

  当被问及为何发布的材料中没有采取保护女儿隐私的措施时,柴先生回应,“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我从没想过她会对我做出这样的事情。”他说,事发后他也询问了与女儿亲近的同学,发现女儿很早前就放言要收拾他,“这件事是有预谋的。”

  女儿

  仍未发声 清空微博

  柴先生回忆,2017年七八月份女儿交了个男朋友,“是个成都男孩,当时在美国读书。”

  “我当时给男孩提了两个要求,第一,让他们化爱为学习的动力,不要因为恋爱耽误了学业,第二,让男孩对女儿好。”柴先生说,“我也不能排除女儿做出这个事情是她自己的想法,还是与男孩的合谋。”

  昨日下午,红星新闻查看了被柴先生指认为女儿的柴某的微博账户,发现内容已被清空。但该账户于1月21日转发并点赞了称“父亲控诉女儿的消息为造谣”的博文。

  红星新闻记者在另一个疑似“女儿”男朋友的名为“某某杂货店店长”的微博评论中,找到了柴先生的评论:“你和薇薇没什么区别,狼狈为奸,哪个还找你代购”。该微博账号声称代购所在地为美国,也点赞了一条称“父亲控诉女儿的新闻纯属造谣”的微博。

  在这起事件中,“女儿”至今未发声。但声称是“女儿”同学的熟人、朋友给微博大V爆了各种料,称父亲4次结婚3次出轨,女儿这么做是有原因的……

  对于网友的质疑言论,柴先生向红星新闻记者出示了户口本,“加上女儿我们一家四口,还有一个儿子。”

  “还有人说我是做生意的,特别有钱。”柴先生说,自己没退休时一直是工薪阶层,“对文玩字画有些研究,倒来倒去的赚了些钱。”

  父亲爆料微博账号是借来的

  在冒菜店听闻他的故事

  女孩借给他微博账号

  在此事件中,因为在爆料文章中,柴先生很少提及自己的信息而遭到网友质疑。有网友指出,爆料微博账号上的信息有很多不合逻辑之处: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父亲”竟知道如何拼图,还会发长微博,微博账号还收藏了很多韩国明星图片。虽然柴先生发微博的账号“一个失业父亲等待女儿归”已改名为“媒体无职业道德”,并几乎删除了所有以前的信息,但细心网友仍发现该账号曾用名“Andrea尼娜”、“Andrea梓漩”。

  这是怎么回事?红星新闻记者独家联系到了柴先生微博账号的原持有者尼娜(化名)。尼娜回忆,她是2017年12月下旬,在成都武侯区一家冒菜店遇到柴先生的。“当时叔叔(柴先生)在打电话说这个事情,我和朋友觉得不可思议,主动去问他。”她称,叔叔说想通过微博找女儿,劝她回国,也希望网友们远离她,但他弄不来(微博)。”

  “记不清是哪一天了,只记得他当时挎着一个布包,当时我想我也不怎么用微博,就把微博账号给他了。”尼娜说,“账号给他后我就没用了,直到朋友说网上到处是我的照片,我才登录过一次,登录了几分钟就退出来了。”她说,她当时还劝柴先生,这样对他女儿不好,“他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在网上找女儿,走之前还对我说谢谢。”

  “看得出来他很爱女儿,只是对女儿很失望。”尼娜表示,她和柴先生并不认识,只是有过一面之缘而已,没想到这件事竟掀起轩然大波,她也被误认为是柴先生的女儿。“现在网上的报道使用我的照片,严重影响了我的工作和生活。”

  然而,柴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这是一个认识的朋友,因为自己不会玩微博,所以借用了女孩的账号。对此,尼娜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可能老人家和我们对朋友的定位不一样吧。” 她称,他们“一共见过两次,一次吃冒菜见过,就是给他微博那次;后来我和闺蜜散步见过他一次。谈不上熟啊,而且也不是朋友吧,你觉得这叫做朋友吗?”而她现在因为这件事情不胜其扰,“好心帮人家,结果给自己惹了一身祸。”

  红星新闻记者 林容 段睿超 实习生 肖薇薇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