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公里“天路”28个回头弯 80后彝族女教师“最走心”家访

2018年02月07日 09:32:55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梁波 田雪皎 徐湘东 李强 李俊雅 编辑:王晓勇

 

上山家访的张朝秀和学生一家坐在火堆旁。

  火盆谈话 学生请老师吃烤红苕

  到郭礼超家时,空中又飘起了小雪。地面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雪。

  一栋新房子外,郭礼超正和父母、哥哥一起烤火。张老师的突然出现,让14岁的郭礼超有点“措手不及”。

  把张老师拉到火盆前坐下,郭礼超回到屋内,端来土豆和红薯,要给老师烤着吃。

  “寒假作业做得怎么样了?”张老师问话时,郭礼超有些腼腆,小声回答说:“还没开始做。”

  “你一个人在镇上带着妹妹上学,今年成绩进步很大。”张老师笑着对郭礼超说,学习是熟能生巧的过程,一定要坚持每天练习。

  “你今后的理想是什么?”

  见老师没有继续追问作业情况,郭礼超的面部表情,开始变得轻松了一些。

  “我想当一名厨师。”说出理想,郭礼超“呵呵”笑了起来。坐在旁边的哥哥忍不住插了一句:“我以后要赚很多钱,买一辆车。”

  “我也想买一辆,从‘天路’开回来。”郭礼超把头靠在哥哥的左肩上,咯咯大笑起来。

  “不管你们的理想是什么,现在一定要认真学习,以后才能把握住机会。”张老师说完后,郭礼超抿住嘴连连点头。

  郭礼超家有五口人。之前是贫困户,政府出资为他家修了新房子,父母靠种植花椒挣钱。“水泥公路通了,花椒能运下山了,也卖得起价了。”父亲郭崇银说,现在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

  2016年年底,郭家依靠花椒和白魔芋产业,和村里其他贫困户一起,终于脱掉戴了几十年的“穷帽子”。

  半个小时过去,搁在火盆里的土豆和红苕烤熟了。郭礼超给张老师剥了一个红苕。

  一口咬下去,“好甜!”

  见张老师吃得很香,郭礼超更轻松了。

  路变好了 孩子们都下山上学了

  今年36岁的张朝秀,从事教师工作已经17年。

  2002年,从西昌师范学校中专毕业,张朝秀回到金阳县。经过招考,她成为首批分配到高山地区村小的女教师。当时,张朝秀被分配在洛觉区谷德乡库日村小学。这是金阳县海拔最高的村小,海拔3700余米。“一到冬天,寝室地面要起凌,要扶着墙走,才不会摔跤。”张朝秀说。

  2004年,因为教学优秀,张朝秀被调往谷德乡中心校。2004年至2007年,张朝秀在西昌学院中文(小学教师)专业函授学习,取得大专文凭。其间,即2006年,她又被调往大湾子村小。

  “大湾子村小有我美丽的回忆。”张朝秀说,在这里,她和村小教龄最长的老教师杨宗福成为同事,然后结识了杨老师的儿子杨显荣,并最终与其走进婚姻的殿堂。

  2月4日,结束韭菜坪的家访,张朝秀回了一趟家。公公杨宗福、婆婆王朝珍还住在村小附近。

  见儿媳回来了,杨宗福打开村小铁门,和儿媳一起找寻记忆。

  村小合并了,房子空着。杨宗福坚持守护着,为操场除草,不让人动学校的一草一木。“我得守好,说不定哪天,又要重新办。”杨宗福说。

  站在大湾子村小操场上,一眼可以望到芦稿镇上林立的房屋。以前,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连接村和镇,村里人没事不会下山,下山一次就要手脚并用、摸爬滚打。

  10年前,随着大湾子村“泥巴天路”通车,部分学生选择到镇上读书。作为倒数第二批老师,张朝秀随高年级学生,调往芦稿镇中心校。“因为是泥巴路,一下雨就滑得很,所以低年级学生继续上村小。”

  2016年12月,在精准扶贫政策的大力扶持下,让通往大湾子村的“天路”,从泥巴路变成了水泥路。路越变越好,村里孩子全都到镇上上学了。没了生源,2015年送走最后一批学生后,经上级教育部门“特事特办”,大弯子村小和镇中心校合并了。

  结束了家访,下山时,还是陈正平开车送的张老师。

  半路上,张朝秀让陈正平刹了一脚。站在回头弯水泥墩子护栏边,望着挂在悬崖之上的村民新居。张朝秀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吉克隽逸翻唱歌曲《带我到山顶》:

  唔吔哎……带我到山顶,

  唔吔哎……美丽的村庄,

  唔吔哎……妈妈的泪水……

  歌声婉转悠扬,沿着“天路”,飘向“云端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