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庄和大城市的“远山结亲”

2018年02月08日 10:45:43 来源:光明日报
记者:鲁博林 李晓东 编辑:王晓勇

  2、网络时代催生出精细农产品

  “大家所熟知的共享经济,主要在大城市。其实在农村,也可以发展农业共享经济。”在去年12月初举行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李君作为大会唯一一名基层村支书,发表了关于“互联网+小农户”的主题演讲,小小的岫云村扶贫模式,也引起了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其实早在两个月前,因为“远山结亲”扶贫模式的突出成果,李君荣获了“2017年全国脱贫攻坚奋进奖”。但显然,他并不满足于此。在他看来,这一“城乡统合、以城带乡”的思路一旦插上互联网的翅膀,将有更广阔的天地可供翱翔。

  借助互联网技术,村里的干部建立了一套专业的监管和收购体系。当记者走访镇上的养殖家庭时,常常能看到鸡圈、猪圈一角悬挂的摄像头,和家畜身上佩戴的数据监测“耳标”。

  “客户订单下来之后,农户的家禽从购买回来,到最后宰杀,我们都会实施全程的质量监控,并进行不定期的抽查。”岫云村专业合作社主任陈勇益表示,他们借此对附近村镇农户建立诚信评估体系,既是对消费者负责,也是对村民的激励。

  在互联网时代,传统营销观念也发生了巨大转变。过去收购的衡量标准就是重量,生产者一味逐利,往往以次充好,喂养了大量的“饲料猪”。如今岫云村则提出了“去规模化、去重量化”的口号,不按重量计价,只看养殖时间,从而涌现出“时光鸡”“岁月鸭”“年华猪”等主打优质理念的精细农产品。

  “养殖农户和家禽实现数据关联,消费者买家禽的时候通过二维码就能看到这个家禽是谁养的,养了多长时间,通过家禽建立的也是人和人之间的信任关系。”李君说。

  金梁村四组的孙永秀、岫云村三组的李培华都是“年华猪”的养殖者。一旦验收合格,他们就能以每头猪2000元的底价卖出,不仅高于市场价,更有每年60元的奖励性增长,最高可达3000元。

  “2017年卖了6头猪出去,进账一万多元,生活改善不少咧。”72岁的吴胜钦笑着说。年轻时主要依靠在外辛苦务工营生,他告诉记者,如今年纪大了,他希望回家专门踏踏实实搞养殖,过上安逸的“小田园”生活。

  3、不断深化的新时代扶贫模式

  据统计,2014年至2016年,苍溪县在“以购代捐·远山结亲”模式的带动下,累计实现44个贫困村和5.3万人脱贫,贫困发生率从2014年年初的14.8%下降到2016年年底的6.8%,岫云村也被评为四川省首批“四好村”。

  随着该模式在苍溪县岫云村一炮打响,影响日深,四川凉山、新疆喀什等地也相继成功嫁接,形势似乎一片大好。然而正待腾飞之际,质疑的声音也接踵而至——有人提出,“只论年头不论斤”的养殖理念,固然能保证“岁月静好”,但规模和效率却受到了限制。产业的本质是要做大的,扶贫也不能局限于一乡一县,规模与质量的矛盾如何化解?

  “远山结亲是一套很有效的致富模式,但如果遍地开花,资本扩大,传统的养殖优势还能否保留,受利益驱动的人心还能否用一年时间沉下心来搞养殖?”苍溪县社科联主席赵文勇就表达了这样的担忧。

  人心不古,“年华”不再。这也是初创者李君内心最大的担忧。踌躇之际,党的十九大的召开,又给李君吃了一颗定心丸。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让他坚定了信心:一定要把规模做大,惠及更多农户。“所谓扩大规模,主要是扩大农户的数量,在更大范围内寻找优质的生产者,而并不增加每户的生产规模。”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李君更关心的是通过互联网平台扩大市场和销售的边界。

  因地制宜,以销带产。这是他所理解的传统农业与现代化结合的最佳方式。

  “我们对现代化常常有种误解,以为现代化就一定代表大规模集约化的生产方式。”李君意识到,营销理念的进步,生产的精细化,同样也是现代化。曾有外国友人评价说,他这是在以“奢侈品”的方式打造优质农产品,而在他看来,随着人民群众愈加富裕,这一模式不仅可以在扶贫上大放异彩,也能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大道上造福更多百姓。

  “李君和他开创的‘远山结亲’扶贫实践最可贵之处,在于它可以复制。”广元市委书记王菲说,苍溪县最希望输出的并非一己的品牌,而是在传统农业和现代农业之间架设桥梁、因地制宜求发展的新时代扶贫模式。

首页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