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古代成都人的节日生活:他们是怎样过四时八节

2018年02月14日 06:41:50 来源:成都晚报
编辑:王敏琳

  □林赶秋/文 马千笑/手绘

  编者按:成都人热爱生活,在历史上就很有名,史书上屡有成都人“勤稼穑,崇文学,好娱乐”或“好音乐,少愁苦”的记载。在全力打响“成都休闲、成都创造、成都服务、成都消费”四个品牌,塑造“生活城市”标识,努力提高城市显示度、知名度、美誉度的今天,回顾古代成都人的节日生活,对深度发掘成都生活、成都服务的历史文化内涵和独特神韵,构建体现天府特色、蓉城特质的生活服务体系,有其借鉴意义。

  迎春送腊 观鱼礼塔

  诸子百家之《隋巢子》曰:“鬼神为四时八节,以纪育人。”何谓“四时八节”?春、夏、秋、冬,就是四时;八节指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后来,四时八节又泛指一年四季中各节气节日。

  从古到今,成都人好玩善玩,四时八节,全城游赏之盛,雄居西蜀之冠。为何如此呢?前贤认为,是“地大物繁,而俗好娱乐”的缘故。成都沃野,吃喝不愁,人民自然会乐其岁物之丰成,而喜游宴。于是,骑从杂沓,车服鲜华,倡优鼓吹,满街纷呈,士女栉比,阗道嬉游,如此这般,林林总总,岁岁在固定的节日里反复上演,便有了古人所谓“故事”、今人所谓“节日习俗”。

  成都的休闲游乐之风由来已久,大抵成形于两汉,唐宋时达到鼎盛。粗略说来,两汉宴饮之乐,唐宋游赏之欢,明清庙会之繁,民国青羊花会倾城参与,等等,皆为一时之盛事。成都人在悠游名胜、流连美景、沉浸丝竹的同时,仍不忘劝课农桑、发展经济,于是整个成都平原乃有了天府陆海之美誉。而植根于蜀地丰裕物产基础上的悠闲舒适,遂成为成都最为鲜明的城市特色之一,至今不但不变,还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汉时成都,立春日有迎春之祭,十二月则举行送腊之祭。扬雄《蜀都赋》记载:“尒乃其俗,迎春送腊。百金之家,千金之公,干池泄澳,观鱼于江。”冬去春来,成都人民都会迎春送腊,其中的那些百金之家、千金之公,更是财大气粗,要么淘干池塘泄出澳湾之水,涸泽而渔,要么泛舟江上,观赏鱼跃。不啻此也,他们还有其它“吉日嘉会”可以饮酒作乐:“置酒乎荥川之闲宅,设坐乎华都之高堂。延帷扬幕,接帐连冈。众器雕琢,早刻将皇。”于水边闲宅、豪华高堂设坐置酒,这是在室内联欢。“延帷扬幕,接帐连冈”四句,则是在户外野餐,件件餐具皆璀璨华美。

  唐宋时,成都每月都有主题集市:“正月灯市,二月花市,三月蚕市,四月锦市,五月扇市,六月香市,七月七宝市,八月桂市,九月药市,十月酒市,十一月梅市,十二月桃符市。”(赵抃《成都古今集记》)有些在全国其他地区也存在,比如五月以出售扇子等节物为主的扇市。唐人李淖《秦中岁时记》载:“端午前两日,东市谓之扇市,车马特盛。”有些则极具地方特色,譬若蚕市。宋人祝穆《方舆胜览》云:“成都,古蚕丛氏之国,其民重蚕事。”故一岁之中,正月至三月,皆有蚕市,于五门、宝历寺、大慈寺、圣寿寺、龙兴观、龙女祠等地鬻卖花木、蚕器。

  赶集与过节,往往交叉进行,有时竟难截然分开。下面以费著《岁华纪丽谱》的著录为例,逐条简介唐宋成都人的过节习俗如次。费著,元代华阳(今成都双流)人,生卒年不详。进士出身,授国子助教,曾任汉中廉访使,后调重庆府任总管,官至太史院都事、翰林学士。整理编纂有《岁华纪丽谱》《蜀锦谱》《蜀名画记》等,详赡记述了唐宋时期成都的人文历史、民情风俗、娱乐游宴、土特物产、饮食文化、书画艺术等。其中《岁华纪丽谱》是记叙唐宋成都民情风俗、游乐景观的专志,它按照时间顺序记载了从正月元日至岁末冬至的各个节庆里成都官府、百姓游乐庆贺的全过程,生动而细致。

  成都一岁“故事”,始于元日礼塔。“正月元日,郡人晓持小彩幡游安福寺塔,粘之盈柱,若鳞次然,以为厌禳、惩咸平之乱也。塔上燃灯,梵呗交作,僧徒骈集。太守诣塔前张宴,晚登塔眺望焉。”此为《岁华纪丽谱》正文第一则。正月初一这一天,成都士女大集于安福寺,燃香拜塔,并挂旛其上,以祈祷天下太平。安福寺塔,俗名黑塔,共有十三级。塔前的宴席之上,当然离不了酴酥酒,有范成大《丙申元日安福寺礼塔》一诗为证:“新年后饮酴酥酒,故事先燃窣堵香。”窣堵香,即是礼敬佛塔时烧的香。

  关于正月初二这一天及后一天的节目,宋人田况有《二日出城》一诗,陆游有《正月二日晨出大东门是日府公宴移忠院》一诗,范成大有《丁酉正月二日东郊故事》《初三日出东郊碑楼院》二诗,后者题下自注:“故事:祭东君,因宴此院。蜀人皆以是日拜扫。”东君,乃司春之神。祭东君及早晚张宴都是官方的事,民间则在此日扫墓祭祖。《岁华纪丽谱》的记载是:“二日,出东郊,早宴移忠寺(旧名碑楼院),晚宴大慈寺。清献公记云:‘宴罢,妓以新词送茶,自宋公祁始。盖临邛周之纯善为歌词,尝作《茶词》,授妓首度之以奉公,后因之。’”清献公即谥号“清献”的赵抃(1008—1084),其记指《成都古今集记》。

  正月初五,太守仍要摆席。“五日,五门蚕市。盖蚕丛氏始为之,俗往往呼为蚕丛。太守即门外张宴。”蚕丛氏初为蜀侯,后称蜀王。尝服青衣巡行郊野,教民蚕事,乡人感其德,乃立祠祀之,蚕市或也因他而起。

  正月十四、十五、十六日,成都多处举行各种灯会,盛况不减京师。“上元节,放灯。旧记称:唐明皇上元,京师放灯,灯甚盛,叶法善奏曰:‘成都灯亦盛。’遂引帝至成都,市酒于富春坊。此方外之言,存而勿论。咸通十年正月二日,街坊点灯张乐,昼夜喧阗,盖大中承平之余风。由此言之,则唐时放灯不独上元也。蜀王孟时,间亦放灯,率无定日。宋开宝二年,命明年上元放灯三夜,自是岁以为常。十四、十五、十六三日,皆早宴大慈寺,晚宴五门楼,甲夜观山棚变灯。其敛散之迟速,惟太守意也。如繁杂绮罗,街道灯火之盛,以昭觉寺为最。又为残灯会,会始于张公咏。盖灯夕二都监戎服分巡,以察奸盗。既罢,故作宴以劳焉。通判主之,就宣诏亭或汲虚亭。旧以十七日,今无定日,仍就府治专以宴监司也。”正月十七日,在成都府中宴请监司(有监察州县之权的地方长官),以答谢他们在灯会期间巡夜的劳苦。

  “二十三日,圣寿寺前蚕市。张公咏始即寺为会,使民鬻农器。太守先诣寺之都安王祠奠献,然后就宴。旧出万里桥,登乐俗园亭,今则早宴祥符寺,晚宴信相院。”张公咏即张咏(946—1015),字复之,号乖崖,谥号忠定,濮州鄄城(今山东鄄城)人。太平兴国年间进士。累擢枢密直学士,真宗时官至礼部尚书。诗文俱佳,是北宋太宗、真宗两朝的名臣,尤以治蜀著称。都安王祠供奉的是李冰,故又称“李冰祠”。

  “二十八日,俗传为保寿侯诞日。出笮桥门,即侯祠奠拜。次诣净众寺邠国杜丞相祠奠拜,毕事,会食。晚宴大智院。”唐大中年间,邠国公杜丞相兴建净众等寺门屋,所以寺内有杜丞相祠。这丞相叫杜悰(794—873),字永裕,京兆万年(今陕西长安)人,乃是司徒杜佑之孙、诗人杜牧的从兄。

 [1]  [2]  [3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