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任蜀王笔下锦城十景:市桥官柳 碧玉绿棼细雨中

2018年03月04日 05:01:00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黄勇 编辑:王敏琳

  杨柳依依,画桥雕栏,柳丝低垂,随风雨摇,佳人停轿,公子驻马。在明朝两任蜀王朱申鑿和朱让栩的《市桥官柳》诗中,为我们描述了这样一个极具画面感的景致。

  柳树,作为成都日常所见的植物之一,并不稀罕。在锦江岸边,尤其是猛追湾府河两岸,柳树成荫,遮蔽行道,的确是很有诗情画意的景观。唐朝诗人贺知章的《咏柳》,应该说是有关柳树的诗句中文学成就最高的:“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两任蜀王的《市桥官柳》,不难看出有受到《咏柳》一诗影响的痕迹。

  市桥官柳,作为锦城十景之一,其到底有怎样的独特之处?其包含的城市文化,又是怎样的呢?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歌手赵雷作词、作曲并演唱的歌曲《成都》,在2017年火遍大江南北,成为歌唱成都的著名歌曲之一。

  那段时间,走在大街小巷,你会听到,无论老幼都能随口哼上两句。

  在《成都》中,有一句歌词:“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额头。”

  《成都》这首歌中,“垂柳”是唯一出现的植物。成都以芙蓉花著名并得雅号芙蓉城、蓉城,赵雷为什么不写芙蓉,偏偏写垂柳呢?

  事实上,成都与柳树的渊源极其深厚,比与芙蓉花的渊源早了很多。若从历史来看,柳树不知能甩芙蓉花多少条大街。

  据现有的史料证实,柳树在中国的栽培历史有4000多年,最早可追溯到古蜀鱼凫氏的“封树定界”。

  鱼凫与蚕丛、柏濩并称为古蜀“三代蜀王”,是古蜀先民族群之一,建都在今成都温江区万春、柳城一带。

  那时还没有修筑城墙的概念,但城池总得有一个范围限定,用什么来标志疆界呢?

  成都平原当时有大量柳树,柳树生命力强大,柳枝下垂,随风摇摆,很是好看,而且又容易成活。所以,鱼凫王下令,在疆界广植柳树,作为“城墙”。

  如果时光能够穿越,回到鱼凫古城,您会看到成排柳树迎风舞的壮丽景观。您会产生一种错觉:这哪是什么奴隶社会的城邦啊,简直就是传说中神仙住的地方。

  鱼凫亡国后,鱼凫城的柳树并没有跟着灭亡,每年依然万柳迎春,因此得一雅号——柳城。

  直到现在,温江的别称是柳城,境内有多个与“柳”有关的地名、遗迹等,如杨柳河、柳江、柳林、柳台大道等,至于以“柳城”为名的饭店、宾馆、小区等就更多了。

  温江距成都城不远,柳树自然会大量在成都城内种植。

  中国有句古话:“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柳树的种植非常简单,简单到只须把一枝柳条插在地里,它就会长成一棵柳树。

  成都的柳树属落叶大乔木,别名杨柳,叶子碧绿,枝条细长,柔软下垂,性喜湿地,大多种植在水边或潮湿的地方。

  柳树的果实为蒴果,成熟后两瓣裂开,里面藏有多枚种子,种子上有一丛绵毛,就是大家常说的柳絮。

  每年4月中旬左右,走在成都大街小巷中,您会看到,漫天飞舞着柳絮,有人喜欢有人烦。

  对很多人来说,柳絮容易沾在身上,不会自动脱落,会把衣服弄脏。更有甚者,对柳絮过敏,喷嚏不断,一不小心就容易引发呼吸道的疾病。

  但在文人墨客看来,这纷飞的柳絮,却能引发连绵不断诗意,从古至今写柳絮的诗歌比比皆是。

  南朝梁代诗人庾肩吾在《春日》诗中写道:“桃红柳絮白,照日复随风。”

  杜甫也不甘落后,在《绝句漫兴》中有“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的诗句。

  苏轼更不免俗,在《和孔密州东栏梨花》中说:“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绝大多数诗人都是把柳絮比作他物,只有东晋才女谢道韫反其道而行之,把雪花比作柳絮:“未若柳絮因风起。”

 [1]  [2]  [3]  [4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