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华生的女法医 当好死者与生者间的“翻译官”

2018年03月05日 07:40:08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于婷 编辑:王敏琳

  在成都市公安局锦江区分局刑警大队刑事科学技术室,陈德智放下电话,取了工具箱,向楼下跑去。

  水中浮尸、高空坠落、中毒身亡、机械损伤……这些都是陈德智每天都要面对的难题。在一具无法说话的尸体面前,她必须要第一时间从脑海中调取相关的专业知识,准确地判断出死亡时间、具体死因,给案件的侦破提供依据,也给家属以心理慰藉。

  34岁的陈德智是锦江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刑事科学技术室副主任。当法医,是她14岁时就定下的人生目标。从业十年,在法医的工作岗位上,她不仅实现了自己的梦想,也见证了法医工作的变迁。

  福尔摩斯领她入行

  复读一年考入法医专业

  早在14岁,陈德智就将人生目标锁定在了“法医”这个略显神秘的职业上。“小时候,最爱看福尔摩斯,尤其喜欢里面的华生。后来看了《鉴证实录》,很崇拜里面的女法医,立志长大也要像她一样”。

  然而,第一次高考,她与梦想的“川大法医”失之交臂,她坚持复读一年,终于考上理想的学校专业。

  毕业后,她参加了当年的普警考试,以总分第四的好成绩从3400人中脱颖而出,2007年正式进入锦江区公安分局,如愿成为了一名法医。

  “一个女娃娃干啥不好,干这个!”这是陈德智工作以后,听得最多的一句话。除了不解之外,不乏对女法医能力的质疑。“刚开始,他们看我翻动尸体的时候,都觉得费劲儿。”慢慢地,陈德智逐渐适应了工作的强度。后来,在一些灾难救援和心理疏导方面,她甚至将劣势转化成了优势。

  最令陈德智感到欣慰的是,最近一次出现场时,围观者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这专业的,气质都不一样!”

  解剖还原男子死因

  “陈大胆”从此变得细心

  刚刚毕业不久,陈德智是出了名的“大胆”。看到尸体的时候,她总能根据自己学到的内容,第一时间说出“死亡时间”“死亡原因”等信息。一天,一名男子饮酒后身亡,陈德智反复查验了尸体表面,没有发现任何的外伤,便做出了非暴力致死的判断。但是,家属对于死者的死因依然存疑,并坚持要求进行解剖。

  解剖病理检验后,在男子大脑里发现了破裂的脑血管瘤,这一发现还原了男子的真正死因。

  从那以后,就算凭借经验能够做出判断,陈德智也不会轻易下结论了。陈德智说,不仅是自己在工作中越来越谨慎,整个法医的工作也越来越规范。

  2015年4月起,成都法医工作有了一份“解剖作业指导书”,“以前都是根据老师教的,还有各个地方的习惯来执行,但是现在有了标准化的操作流程。”除此之外,现在的物证保全中心,扫一下条码就能找到每一个物证所在的准确位置,就连现场使用的尺子,也经过了相应的质量认证。“这样在现场量的伤口长度等,都是标准化、精确化的”。

  尸检时意外受伤

  理解“法医”真正的含义

  “我们法医,既是警察,也是医生,更是死者与家属间的翻译官。”

  从入职之初,陈德智就对自己的工作有着清晰的认识,“知道会有什么风险,但是从没有害怕过”。

  2015年的一天晚上,已经回到家的陈德智,突然接到电话,“一具无名尸需要立即检验。”陈德智赶到医院,当她掀起盖在尸体胸部的一张检验单时,突然感到手指传来一阵刺痛。“当时就出血了,原来尸体胸壁上有一根静脉针”。

  她迅速用水冲洗了伤口并进行消毒,一边完成剩下的尸检工作,一边抽取了自己和死者的静脉血送检。很快,护士颤抖着将报告递给陈德智,“结果出来了,死者HIV阳性……”

  陈德智强打起精神,完成手上的工作后,服下了阻断药物。

  “还好,最后没有被感染。”经历了这件事,不少同事都以为,陈德智要离开法医岗位了,但是她却说,“法医不去现场,就像医生不给病人看病一样。我还想当法医,就必须要多看多见多经历才行”。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于婷 摄影吴枫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