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刑人员为救儿子"千里转监" 造血干细胞顺利移植

2018年03月16日 07:41:57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赵瑜 编辑:王敏琳
透过隔离窗,郭某见到了儿子小华
郭某在血细胞分离室抽取造血干细胞

  2017年4月,小华被诊断为急性髓系白血病,经过配型检测,唯一能给小华移植造血干细胞的只有父亲郭某,但那时郭某正在甘肃省兰州监狱服刑。为挽救这名18岁少年的生命,经司法部监狱管理局特批,郭某由甘肃调回四川省崇州监狱服刑(成都商报曾报道)。

  3月15日下午2点左右,从郭某体内提取的造血干细胞顺利移植到小华体内。历时近6个小时,郭某和儿子小华的造血干细胞移植顺利完成。被送回崇州监狱前,郭某申请换掉囚服,见儿子一面。

  经监狱批准后,郭某来到小华所在的无菌仓外,透过隔离窗,郭某见到了儿子小华。

  准备/

  患病少年

  入仓接受预处理

  春节前,医院用来移植的无菌仓全部安排满,而小华的身体状况比较良好,医院便给他加了一次小剂量化疗,为节后移植作准备。3月2日,元宵节那天,张惠丽告诉记者,医院确定了小华的进仓时间。3月3日,小华进入无菌仓,开始为期10多天的预处理,即连续向体内输入超大剂量的化疗药物,清除体内残存的恶性细胞,同时抑制体内免疫系统,使输入的干细胞不易排斥。

  小华的主管医生刘芳说,这可能是整个移植过程中,小华最难熬的日子。“如果我们把患者前期的化疗过程比作使用机关枪扫射癌细胞的话,那么预处理相当于扔一个炸弹,把体内的恶性细胞彻底清除。这期间,患者很容易出现消化道方面的问题,比如口腔大面积溃疡等。”

  每日的大剂量化疗让小华越来越没精神,张惠丽送来的饭,他常常只能吃下一小部分。在无菌仓内,有一个经过消毒的座机,家属可以通过它和患者通话。张惠丽说,小华特别难受的时候,怎么打电话他都不接。“他一个人在仓内和疾病战斗,我帮不上忙,只能这样陪着他,他能稍微笑一下,我一整天都充满了动力。”小华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把窗帘拉上,张惠丽便弯腰从进出食物的小窗口看儿子。

  为了方便照顾小华,张惠丽在医院附近租了房子,每天为孩子准备三顿饭,拿到医院杀菌后,再给小华吃。张惠丽的手机里存着她从医院拍下的饮食指南,每天在能吃的食物范围内,询问儿子的想法,尽量做他爱吃的菜。送完饭,张惠丽赶紧把餐具拿回家消毒,再去市场买新鲜的菜,然后就到了做下一餐的时间,几乎不曾停歇。

  见面/

  17年来第一次见儿子 思来想去不知说什么

  这场与病魔的斗争,小华在无菌仓内,张惠丽往返家和医院两点一线,而郭某在监狱里时刻准备着。

  3月11日上午,郭某在崇州监狱的医院接受了动员剂注射(学名“重组人粒细胞集落刺激因子注射液”),注射后会促进郭某的造血干细胞大量生长释放到外周血中,为移植造血干细胞作准备。“去年知道儿子生病后,到现在已经快半年了。当时在兰州服刑,很绝望,不知道能做什么。后来妻子告诉我可以为孩子移植造血干细胞时,我很开心,自己终于能帮上忙了。”郭某说。

  1月19日,郭某从兰州转回四川服刑的第二周,妻子带着儿子来看郭某,这是郭某近17年来第一次和儿子相见。望着眼前的小华,和他一直存着的照片上比起来,胖了些,个头也更高大些,郭某说他盯了儿子很久才认出来。后来妻子告诉他是化疗的原因,郭某感到心疼,也很愧疚。

  郭某离开家时,小华才几个月大,这么多年来从没跟儿子交流过,郭某不知该说些什么。会见结束后,郭某仔细回想,好不容易见到儿子,除了“注意身体”“一定会治好的”,他好像没说什么有用的话。

  郭某的主管民警刘浩记得,郭某刚到崇州监狱时,情绪有些低落,主动问他才知道,郭某内心一直担忧儿子,也充满负罪感。为了化解郭某的心理压力,刘浩时常找郭某聊天,告诉他网上搜索到的白血病成功治愈案例,还有监狱从医院获知的小华最新病情。为了增强郭某的身体机能,在他正常接受改造外,刘浩还带他到体训场跑步,做体能锻炼。

  “监狱的民警特别关心和关照我,非常感激他们,说多少遍感谢都不够。”郭某说他现在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儿子身体恢复健康,顺利出院,而他一定会努力接受改造,争取早日回家,用行动来回报社会。

  移植/

  历经6小时 造血干细胞移植顺利完成

  3月15日早上8点,郭某被带押至医院,郭某说自己既紧张又期待,“这么多人一直以来的努力终于要在今天有结果了,希望一切顺利。”

  8点30分,在血细胞分离室内,医生将采集全血和回输血液的针管分别置入郭某的两臂静脉。“通过血细胞分离机提取血液中的造血干细胞,同时将其它血液成分回输供者体内,这样可以保证供者的血液供应。”刘芳介绍道。

  此时,小华正躺在无菌仓内,看到前来送早饭的母亲,他微笑着挥了挥手。“孩子昨天和今天的状态很好,开始大口吃饭,昨晚把我做的肉菜都吃光了。”张惠丽说。

  13点左右,对造血干细胞的采集工作完成,随后,造血干细胞被输入小华体内。

  前后历时近6个小时,郭某给儿子小华的造血干细胞移植顺利完成。被送回崇州监狱前,郭某申请换掉囚服,见儿子一面。经监狱批准后,郭某来到小华所在的无菌仓外,透过隔离窗,郭某敲敲玻璃,小华转过头来。妻子张惠丽把接通的电话递到郭某手上,“儿子,现在感觉怎么样?难不难受?你要坚强,勇敢点儿,我们一家人一起把这个难关渡过去。”郭某声音哽咽,站在一旁的张惠丽眼眶也湿润了。(文中张惠丽、小华系化名)

  成都商报记者 赵瑜 摄影记者 王勤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