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宇春:希望让自己的作品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2018年03月28日 07:55:38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 任宏伟 编辑:许成嵩

  李宇春

  她早已不是当年的选秀小女孩,她已把歌手做成了一个时代标志。“优雅时尚”是天府文化散发出的珍贵文化气质,当李宇春站在央视春晚的舞台上,以绣娘形象唱出《蜀绣》时,全国观众都感受到成都地域文化的魅力。她自信地走上《时代》封面,走向世界的红地毯,让全球都为一位成都姑娘惊艳、喝彩,她不仅代表一种音乐力量,更代表当今中国青年的自信和时尚。

  她热心公益热心慈善。四川两次地震,她都率先捐款,以实际行动参与抗震救灾。受她影响,由歌迷捐设和命名的专项基金——“玉米爱心基金”,成立11年累计募捐善款接近1400万元。

  “她不仅代表一种音乐力量,更代表当今中国青年的自信和时尚……”这是颁奖词中对李宇春的评价。这个曾自信走上《时代》封面的成都女孩,成为“天府成都·十大文化名人”榜单中最年轻的当选者。对于这份荣誉,她非常珍惜,“这是来自家乡的一份荣誉,对于我来说,感觉非常亲切、开心。”

  她希望能够让自己的作品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希望通过音乐这个载体有一些发声引起别人的表达,引起大家的思考。”这也是她在天府文化中学会的“乐观包容”,“我对待音乐创作,在内心越来越明确的一个态度,我觉得创作就是要不断地去尝试,虽然可能会有一个不够好的阶段,但只有坚持不停地去思索和实践,才可能有进步。”

  有一首新歌叫《口音》,词曲都是由她包办,简单的歌词诉说离乡闯荡的“小心思”。此时,大家才恍然发现,她已经在北京当了13年的“北漂”。纵然她在2017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中位居前列,但那种在异乡打拼、奋斗的孤独寂寞感,不时萦绕在她的心头。

  任何人都有对立面,李宇春也不例外。泪点越来越低的同时,带来的是整个人越来越外放的状态:开始爱上到公司坐班,喜欢与同事开玩笑,接受采访时再也不是话题终结者,重启微博……即将年满34岁的她,终于学会让自己更好享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3月31日,李宇春“2018流行(liú xíng)巡回演唱会”首站在成都举行。在她的计划中,巡演的首站无论如何都应该在家乡成都,在这个梦想开启的地方。

  谈创作

  我一直是“北漂” 音乐创作更会从“同理心”去感受

  “我家乡偏南,闯北的眼泪偏咸,你始终扬起的笑脸,吹散我所有阴天……”李宇春的新歌《口音》是为“北漂”而写,简单的歌词诉说离乡闯荡人们的“小心思”。

  从2005年到现在,已经在北京待了13年的她,依旧觉得自己还是一位“北漂”。“我自己独自在北京生活超过十年,然后也有很多孤独的时候。有的时候想找人聊天,但是发现没有人,只能开车出去转一转。即便买了房也只是你在一个环境当中的身份认同感,其实有很多的感受,并不是代表你个人,你关注到的很多群体,他们会带给你一些刺激。”

  的确,在音乐创作上李宇春更多会从“同理心”方面去感受。“我以前更多考虑个人,现在会感知周围和现实的东西,包括社会上发生的事情。这也许来自于我的敏感,我开始听到不同的声音,我能感知到在这座城市里漂泊和奔波的人们,学会从别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其实,她关注“北漂”这个群体,是读四川音乐学院的时候就开始了。“那个时候受到老师的引导,认为自己也会来北漂的。我还记得他给我讲了一些歌手的故事,基本上做好了一个十年的准备。”所以,在北京待了13年的李宇春,刚刚过了老师口中的这个阶段,与获得的成功无关。

  新专辑中所有歌曲,都是来自于李宇春对生活的感受。其中有一首《年轻气盛》,也是和她成长的川音有关系。她现在也和当年关系好的同学保持联系,有时间就见面吃个饭之类的。

  谈家人

  我的浪漫给了爸爸 今年巡演首站在成都

  在李宇春的认知中,“成都”才有家的温暖,有家人,有朋友,还有那么多让她留恋的美食。比如前段时间回成都参加演出,她特意提前两天回来,就是为了给妈妈过生日。“我其实没有准备特别的生日礼物,因为她最开心的就是我可以回来。当然也有订她非常喜欢吃的蛋糕,另外就是给她准备一些衣服什么的,冬天的衣服,比较温馨。”

  双鱼座是一个爱浪漫的星座,可春春觉得自己相较浪漫,更贴心。当然,她也有自己的小浪漫,只不过都给了爸爸。“比如说我给我妈的就是衣服、吃的这种东西,比较贴心。像我爸,父亲节我就送了他一幅印象派的画。”画中的主角是春爸,这是春春人生中的第一幅油画。“我画画的天分为零,也没画过油画,但是我就是做了这件事情。”春爸过生日时春春在北京回不来,特意拍了一张照片,“包括画画的状态拍给他,他吓坏了。”说起家人,李宇春总是将笑容挂在脸庞,全是幸福。

  就是这样满满的幸福,即便是她口中一张充满悲伤的专辑,让人听到的却没有悲伤。“因为我不想听歌的人那么绝望,但它们在手机备忘录里的时候,是悲伤的。关于如何呈现作品调性,我和一些电影人讨论过,每个人真的会不一样。我在聊现实的时候会悲伤绝望,那电影人觉得,既然都这么绝望了,我们为什么要花这么多时间去拍这个人物,最后在大银幕上呈现出一个负面的东西?我们拍电影不是应该去传播正能量和好的意义吗?这话很触动我。艺术创作上如何指引观众,我有一点不太一样的想法。有一些创作者,功能就是要撕开绝望,或展现人性的恶,这就是不同的选择。”李宇春这样解释自己的创作。

  3月31日,是李宇春2018流行(liú xíng)巡回演唱会首站成都站表演的日子。在她的计划中,巡演的首站,无论如何都应该在家乡成都,这个梦想开启的地方。而在前晚,因为排练期间,李宇春髋关节不慎受伤水肿,骶髂关节病变等多处骨伤旧疾复发,致使无法行走,前往医院治疗。玉米们担心她不能如约出现在演唱会上,对此她坦言:“成都站首演将如期举行,我将与工作团队一起,全力保证首演的顺利。”

  谈改变

  爱上到公司坐班 现在的我不难搞“很Nice”

  从2012年开始做《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这张专辑后,在旁人眼中孤僻、冷傲的李宇春,逐渐打开心扉,慢慢被这个世界所认知:开始爱上到公司坐班,喜欢与同事开玩笑,接受采访时再也不是话题终结者,重启微博……如今的她有些放飞自我的感觉。“不出差的话,我比较喜欢去公司坐班。可能是没有坐过班,觉得那个氛围很享受,上课啊,创作啊,和大家坐在一起脑暴之类的。”甚至,以前觉得自己都很难搞的春春,现在也会称赞自己“很Nice”。“我以前话比较少,就是因为我还是在一个比较封闭的环境之下,加上性格也比较内向。但是我现在可能会跟同事开玩笑,因为在一起工作很多年了,彼此也比较了解比较有默契。”

  爱上坐班后的李宇春,紧接着又做了一件“出格”的事情:重新开启微博。记得上一次发微博,还是委托成都商报为芦山地震捐款。时隔4年重启微博,还换了头像,简直一发不可收拾。“就是一个新的作品,包括自己所想的一些东西,可能跟这个阶段我的一个状态有关系吧。”春春口中的“状态”,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她承认离开微博这么多年,是跟近10年间的一些网络暴力有关系。“面临这些东西的时候,我的选择就是当一个沉默者。其实不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是我认为我就做好自己的事情,做好我自己就好了。但实际上,当进入人生下一个阶段的时候就有新的感知。”现在的春春,释放多一些,开朗多一些。就像她看过的一本书《你的偏见已过时》,时间往前走了,为什么大家的偏见还停留在过去?

  甚至,在拍戏的时候,春春都有了很大的改变。这次拍摄的电影《捉妖记2》,春春坦言与以往有很大的不同。“我在拍戏的过程中,很多演员会说‘我在跟一个假的李宇春演戏’。我在配音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觉,‘这是我吗?’反正一直在笑场。”而这次拍戏,除了许诚毅、梁朝伟等人的帮助之外,春春特别感谢一个人——表演老师刘天池。“我以前演戏会有一些猜测,因为没有对象可以跟你探讨。导演他可能会说戏,但是你怎么表现,张力到多大,这其实需要你自己去抓的。而这次从拿到剧本开始,我们会专门为这个人物设计台词,包括她的一些演法。所以最终演出来跟你心里想的是比较一致的。”成都商报记者 任宏伟

  李宇春谈天府文化

  乐观包容是我创作音乐一个越来越明确的态度

  作为“天府成都·十大文化名人”中最年轻的当选者,李宇春显得异常谦虚,“对于‘文化名家’这样的称谓,不敢当。有很多东西值得自己去学习,希望未来能够通过更多的努力,不断提升自身的修养,提升自己作品的价值,有更多好的东西呈现给大家。”

  在李宇春眼中,其他入选的大师都是她和年轻一辈学习的榜样。“马识途先生最近接受采访说,‘自己没有终身成就只有终身遗憾’,并且104岁依然保持很高的创作热情,对我触动很大,很受鼓励。这些文化名家们,都倾注毕生精力在所从事的学术领域,不断钻研和创作,并且以己之力为家乡做贡献。这样的精神,是我和年轻一辈应当敬重和学习的。”

  “创新创造、优雅时尚、乐观包容、友善公益”,天府文化的这十六个字,让李宇春感触最深的是“乐观包容”。“这也是我对待音乐创作,在内心越来越明确的一个态度。我觉得创作就是要不断地去尝试,只有坚持不停地去思索和实践,才可能有进步。”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李宇春希望能够让自己的作品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希望可以通过音乐这个载体,有一些发声引起别人的表达,引起大家的思考最好不过了。”

  同时,她谈到“流行明星”和“文化大家”的关系问题。“所谓‘流行明星’和‘文化大家’,两者关系不是非此即彼,流行本身的影响力、通俗性,让更多人关注到好的审美、好的价值观,这才是好的事情。”

  原标题:李宇春: 希望让自己的作品承担起更多的社会责任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