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离世 11月大女儿被"岳父"送人 他讨要5年未果

2018年05月08日 08:36:26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 李兴罡 谢杰 编辑:许成嵩

再次讨要女儿未果,秦琼柱很无奈。

  “明明是我的女儿,却被女友父母抱走送给了别人,如今改名换姓在人家手里养了5年多,我多次去南充讨要,结果连面都见不了。”5月7日上午,在南充街头,来自泸州古蔺县椒园乡的秦琼柱,说起5年来讨要女儿的艰辛,一脸绝望,“法院都判我享有抚养权,但人家就是不给我。”

  女友中毒身亡 11个月大女儿被带走

  2011年,南充嘉陵区龙岭镇的小青(化名)与秦琼柱在江苏打工时相恋。2012年2月,女儿小英(化名)出生,小青回到秦琼柱的老家。当年12月,小青带着女儿与秦琼柱母亲前往贵州仁怀打工,因煤气中毒,小青意外身亡,秦母和小英经抢救生还。

  秦琼柱说,在他为女友小青料理丧事期间,小青父母及其亲属偷偷将11个月大的女儿小英带走,并拒绝他探视。他多次报警并索要女儿,但都无果,对方称必须支付8万元费用才能将孩子带走,少一分钱都不行。

  2018年1月,走投无路的秦琼柱将小青父亲及其二爸等人诉至南充嘉陵区法院。3月15日,法院一审判决,原告秦琼柱对小英抚养权的诉讼请求,理由和证据充分,法院予以支持。

  “法院判我享有抚养权也没作用,我还是要不到孩子。”秦琼柱说,审理时,被告承认将小英带走,但不交代去向。面对法官的协调,小青二爸承认将孩子给了高坪区的谢某。但,协调最终失败。

  一年往返三次 连女儿的面都没见到

  拿着判决书,秦琼柱说自己很迷茫,也曾经崩溃在南充街头。“我明晓得孩子在哪里,但要不回来,又不可能去抢,只希望司法机关能帮我实现带回孩子并抚养她的愿望。但我一次次地失败。”

  5月6日,在母亲陪伴下,秦琼柱辗转找到位于南充高坪区的谢某家,双方说了很久但没进展,也没有看到如今6岁多并已改名换姓的女儿。

  7日上午,秦琼柱再次来到南充高坪区,向公安机关报案希望能通知谢某和小青父母等人参与协调。“刑警大队表示愿意调解,希望这次有一个好的结果。”

  7日中午,等待了一个上午的秦琼柱再次失望,“他们(谢家和小青父母等)都不愿意来协调,公安和他们说也没办法。”从南充市公安局高坪区分局出来,7日下午,秦琼柱又来到嘉陵区人民法院,希望法院能根据一审判决强制执行。“法院告诉我,现在孩子在谢家,不在案件被告王家,不具备强制执行条件。”

  下午4点过,秦琼柱又返回高坪公安分局,“但公安局还是说没办法。”

  下午5点30分,再次从公安分局走出来的秦琼柱告诉记者,这是他今年第3次从江苏到南充讨要女儿。“这次我是请假回来的,今(7日)晚必须要回去了。”从1号来到南充,7天时间,秦琼柱不仅没要回女儿,连女儿的面都没见到。

  法院:如要强制执行需申请

  “秦琼柱一事不构成案件,所以不能立案,只能进行协调。”7日下午,高坪公安分局受理此案的警官史斌告诉记者,接到秦琼柱的报警后,警方也多次联系小青父母和谢家人进行调解。谢家人向警方表示,孩子养了5年,有很深的感情。不是不能和秦琼柱谈,而是要和孩子外公一起,才愿意谈小英抚养问题。

  记者根据秦琼柱提供的小英外公电话,拨打多次,均无法接通。

  随后,记者联系上此前办理秦琼柱诉讼案的嘉陵区人民法院审判法官何小强,对方称如果秦有强制执行要求,需按照程序申请。20分钟后,何小强又联系记者,称法院联系不上当事人秦琼柱,希望记者能通知他8日上午到法院,进一步了解情况。而此时,秦琼柱已经到重庆,将乘坐晚上9点的飞机返回江苏。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李兴罡 谢杰 摄影报道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