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最浪漫的“码商”:行车轨迹绘出“鲜花地图”

2018年05月11日 05:01:55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何谷 胡沛 编辑:王敏琳

  每个周一到周五,成都80后汪桂芳夫妻都会开着一辆小车穿梭在CBD的各个写字楼之间,后备箱铺满了各类鲜花:洋牡丹、乒乓球菊、尤加利……车开到哪里就把鲜花带到哪里。

  相比动辄包月包年的O2O鲜花订购,不少成都人更偏爱自己插花的乐趣,“移动花车”买花成为最新潮的生活方式。瞄准商机之后,汪桂芳小两口在一年半前做起了“移动花车”,顾客们都亲切地称呼两人为芳芳和刘哥。

  这对浪漫的夫妻档分工明确,汪桂芳主管与客户沟通,老公则负责财务以及采购花卉,在庆云西街十字路口上,大多数顾客选定后也不多问,直接提花扫码,一套流程最快只需要一分钟搞定。这样如同“流水作业”的购花体验,十分打动顾客。

  短平快:

  流动花车有个“制胜法宝”

  移动支付提升购花效率

  每天早晨9点左右,成都各写字楼里的都市丽人们都习惯将自己的花瓶摆到阳光最好的位置,花瓶里插着带着水露的鲜花,拿出手机拍一张,再配上今日的“文案”发个朋友圈,一天中最早的职场“仪式”就这样开启。

  和以往街头常见的贩花小推车不同,汪桂芳花车的种类非常丰富,甚至比不少小花店还要齐全,不仅种类繁多,价格也非常实惠。一把能将8厘米瓶口直径的花瓶装满的花,无论种类都只要10元钱。

  有朋友开玩笑说,汪桂芳夫妻的移动花车是“重度移动互联网社交产品”,往往大家都还在上班途中,就已经忍不住开始在聊天群发问:“芳芳,今天来不来义学巷?”,“到传媒了哇?等我一下,马上过来。”“我要桔梗,粉色的,钱先转你支付宝,记得帮我留哈!”。

  像这样的聊天群,汪桂芳总共有十个,平均每个群的人数都在两三百人以上,最多的群里有500人。只有数十人的群是为了满足这个区域或小区人群的隐私需求而单独建的。如果把这个移动小花车当作是一个产品,那聊天群里每天关心当日花朵种类以及花车到点时间的顾客就是黏性极强的用户。

  前一天,汪桂芳连夜将鲜花分成了最适合插花的小束,拍成照片丢在群里,相熟的顾客扫上一眼,一个搭配方案就了然于胸,有技巧的白领们都享受这个搭配的过程。

  如今,大多数顾客选定后也不多问,十元钱一把直接扫码,支付宝的语音到账提示就替顾客转达了。汪桂芳也不需要抬头,一听数字就知道顾客买了多少数量的鲜花,一套流程最快只需要一分钟搞定。

  汪桂芳说,这套流畅的购买体验这也是流动花车的“制胜法宝”之一,小花车的流动性就决定了在每个点位都不会有太多的时间来停留,移动支付的便捷性让每次购买流程都“超快感”,即使顾客扎堆购买也能有序进行,在有限的时间内提升了小花车的效率。

  开头难:

  花车足迹遍布城市

  绘出一幅“鲜花地图”

  如今,一个小小的花车,捎带着一束束鲜花穿梭在城市中,已成了一抹亮丽的风景。

  说起怎么开始这份芳香的职业,汪桂芳是保险公司职员,并没有花卉行业的经验,老公则从事汽车行业。“有了两个小孩之后,生活压力陡增”,汪桂芳和老公时不时就会产生“做个小生意”的想法,刚好一位在花卉界已小有名气的朋友向他们介绍了“流动花车+客户社群”的模式,“喜欢那就去做啊!年轻,哪有那么多的犹豫?”就这样,夫妻二人在2016年底果断辞掉了工作开始进入到这个行业。

  起步总是最难的,现在回想起来,创业之初最难的就是找不到点位、找不到客户、找不到供应商,而他们居然坚持把这个生意做了起来。

  和所有的流动小花车一样,小两口也是打“游击战”,选择先到人流量大的地方去,从东大街的东方广场起步。10元一把的实惠价格在金融公司云集的东方广场的确能吸引不少围观人群,也促成了几笔零星的交易,但每当汪桂芳邀请大家加入花友群时,顾客们多半都是委婉拒绝。

  尽管四处碰壁,但两口子不愿放弃,依然天天都去东方广场,偶尔也去别处碰碰运气。久而久之,周围的小白领和住户开始习惯这个小花车的存在。如果哪天没有出现,第二天再回到东方广场时,一定会有人询问原由,自此花友群里的人开始增多。

  汪桂芳至今还难以置信,“一开始大家都不愿意加我的花友群,没想到后来居然有客人主动帮我建群。有不止一个客人自发地和小区里爱花的邻居们单独建了一个群,然后把群主让给我,让我每天在群里发一下今天的花,再固定一个时间过去送花。”再后来,越来越多的客人要求汪桂芳到自己的小区或者办公楼去送花。

  就这样,他们的出摊范围逐渐扩大,移动花车的行走轨迹从CBD的商务区扩大到成都的一环、二环;每天的出摊点位,也从一两个写字楼楼下,逐渐增加到了十多个写字楼或小区的周边,而每逢母亲节、三八节、情人节,爱浪漫的成都人更是会让小花车出现“爆仓”的局面。

  变化大:

  余利宝省下不少油钱

  未来花车或成花店

  “这几年使用移动支付的人越来越多,确实给了我们做小生意的带来非常大的便捷。”汪桂芳告诉记者,从一开始零星的交易,到逐渐手忙脚乱地找零,没多久后,他们就效仿其他商家,把支付宝收钱码打印出来贴在小花车显眼的地方,当上“码商”后,这两个曾经的花卉“门外汉”对自己的小生意也驾轻就熟了起来。

  汪桂芳说,有了收钱码,即便面对一窝蜂前来购花的人们也不再手忙脚乱,也不用担心收到假钞,而在“商家服务”入口还有余利宝产生收益,一个月下来真的还可以节省不少油钱。

  汪桂芳的老公刘朝义讲了一个小插曲,在流动小花车刚刚起步时,有次小花车出街时忘记取现金,本想着几单成交就能收些现金把停车费给交了。“谁知道卖了一个小时,大家都选择支付宝付款,到最后花卖空了也没收到一分钱现金,最后还是直接找收费人员支付宝转账才把停车费交了。”

  移动支付的发展也简化了进货流程。这一头刚通过支付宝把货款付给供货商,那一头新鲜花卉就已经从昆明发往成都,省去了复杂的转账流程后,既保证了鲜花的新鲜度和成本控制,也把奔波在银行间的时间省了下来,用在整理鲜花上。汪桂芳夫妻感叹,“也是有一天,当支付宝邀请我们申请收钱码时,我们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每天的交易额早已从刚开始的小几百逐渐增加到了现在的小几千,都达到让支付宝给我主动发信息的程度了。”

  刘朝义表示,花店是都市最后的角落,可能下一步会把花车扩充为花店,会考虑使用收钱码多收多贷功能,还开玩笑说希望额度可以高一些。

  现在,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爱花客人的邀约,小两口的花车也从原来的一个车变成了两个车——他们分头走两条路线,在二环间不同的方向绘出浪漫的“地图”。“说不定我们下个路口就能相见。哈哈!”汪桂芳说。

  成都商报记者 何谷 胡沛 摄影记者 王勤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