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岳石刻传人安在? 石匠:若有人愿学 我出钱都可以

2018年05月24日 07:44:43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姚永忠 编辑:王敏琳
石光绪在作坊内雕刻佛像

  安岳石刻,上承敦煌、云冈、龙门石窟,下启大足石刻,著名雕塑家、美学家王朝闻眼中的安岳石刻,“古、多、精、美”。除了为安岳赢得中国石刻艺术之乡、中国佛雕之都的美誉外,安岳石刻还造就了一大批石刻工匠,世界文化遗产大足石刻中,也不乏安岳石刻工匠的作品。然而,时过境迁,安岳石刻工艺这一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和不少非遗一样,如今无人愿学,后继乏人,面临断代困局。

  安岳县第一职业技术学校曾在3年前开设石刻专业,邀请包括中国传统雕塑研究院专家委员唐立新等,培养石刻专业人才,传承安岳石刻工艺。然而,无一人报名,学校不得不取消这一专业。

  “年轻人不愿意学,还在做这行的很少,年龄也至少40多岁了。”尽管成功入选5月16日文化和旅游部公布的第五批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但安岳石刻的传承人石永恩却高兴不起来。他担心,再过二十年,安岳石刻工艺会失传。

  手●艺

  历史

  始于南北朝,

  盛于唐、五代和北宋

  在安岳广袤的山乡,摩崖石窟遍布全县69个乡镇,石刻造像达10万余尊。这些安岳石刻,始凿于南北朝时期,盛于唐、五代和北宋时期,南宋以后走向衰落。如今,安岳石刻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0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9处。2000年,安岳也因此被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石刻艺术)”。

  “唐宋时期,安岳石刻的工艺水平很高,一批工匠涌入安岳开凿造像,也在安岳造就了一大批石刻行业的能工巧匠。”安岳县文体广新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尽管南宋以后走向衰落,但安岳石刻一直延续,从明清时期至今,仍有一批又一批工匠从事石刻行业。石永恩说,安岳石刻与大足石刻一脉相承,大足石刻中,便不乏安岳石刻工匠的作品。他的说法也得到了一些文献资料的证实,另有学术论文也称,在大足石刻留名的工匠中,来自安岳的文氏镌匠是造像年代最久、传承世系最多,也是范围最广的一支。

  尽管有着辉煌的历史,但南宋以后,安岳石刻走向衰落,工匠技艺开始走下坡路,从业人员也越来越少。安岳县文体广新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直到改革开放后,安岳石刻工艺才得以被保护和传承下来。

  工匠

  16岁入“打石门”,

  今年成国家级非遗传承人

  1947年出生的石永恩是安岳县东胜乡人,自16岁时进入“打石门”,成了一名石匠,便与石头结下了不解之缘。“打石头时,我对安岳各地寺庙中的佛像很感兴趣,觉得这些佛像造像精美、线条流畅、神情丰富多彩,就慢慢着了迷。”石永恩回忆,渐渐迷上安岳石刻后,他常在白天趁着休息时,到附近寺庙里看石像,拿着石头模仿造像。晚上回家后,他又拿出纸笔,将白天看过的石像画出来。平时打石头时,他也经常一边打石头,一边琢磨石像,打坏好石板、打破手指的情况时有发生,师傅们骂他笨,骂他心不在焉。

  有一次,大伙们聊起“牛郎织女”的故事时,谈及襟飘带舞的织女,石永恩却想到了安岳石刻中美丽的飞天。午饭过后,他拿着錾子、铁锤徒步跑了三公里,来到一个寺庙,搬来石头临摹飞天。但试了一遍又一遍,他始终无法雕刻出满意的飞天。而他的石匠师傅却认为他耽误了打石头,一怒之下将此事告诉了他的父亲,引来父亲对他的一顿训斥。但父亲拗不过他,只能妥协,最终让他拜安岳著名石刻艺人石金山为师。

  “学石刻后,我便开始雕刻拳头大小的石狮,到成都武侯祠和大足去卖。”石永恩说,1986年,他对石刻的热爱和执着,也打动了四川省展览馆的匠人陈家云,陈家云收他为徒。跟着陈家云学习后,他的人像雕刻技术有了长足进步。“之后,我也开始模仿雕刻安岳石刻中的佛像,雕刻技术不断提高。”

  1992年,石永恩倡导成立了安岳石刻艺术总公司,后承担起安岳圆觉洞紫竹观音和卧佛造像的雕塑任务。为了雕刻好,他还在原像旁吃住了十几天,观察原像的形,感受原像的神韵,并查阅资料了解历史。最终,顺利完成两尊佛像的雕刻。此后,他带领安岳石刻工艺团队,还雕刻了黄龙溪大佛寺高16米的汉白玉坐佛、蜀南竹海长18米的卧佛造像,贵州狮子桥、成都文殊院、青城山圆通寺等不少地方,均有他的石刻作品。“小的作品不算,大件的至少几十处。”石永恩说。2007年以来,他先后被授予“四川十大民间艺术家”、“四川省民间艺术(石刻工艺)大师”等称号。2008年,安岳石刻工艺入选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后,今年5月,他成为安岳石刻工艺的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