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百草枯:水剂退市近两年 为啥惨剧仍上演?

2018年05月29日 03:02:14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罗敏 编辑:王敏琳

  5月26日晚,19岁的谢云涛在历经了痛苦的两个多星期后,离开人世。自5月8日喝下百草枯后,谢云涛感觉身体里像有一条毒蛇,“它肆无忌惮地、慢慢地吞噬自己的身体”。被多家医院医生“判了死刑”的谢云涛,靠着父亲手把手输液消炎、吃土方子中药,痛苦地支撑着生命的最后时光。

  被民间称为“死神”的农药百草枯,其水剂型于2016年7月1日起,已在国内禁止销售和使用,但胶剂的“禁令”被延长至2020年9月1日生效。而谢云涛服下的,正是目前仍然合法生产、销售的胶剂型百草枯。成都商报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合法的胶剂变成“水剂”,仅需一支溶剂。

  “百草枯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它不会让你立即死亡,而是一点一点地啃食你的生命,好像你可以聆听到死亡把你慢慢拖走的脚步声。”百草枯中毒却幸存的18岁小伙甘代松如是说。他警告那些尝试用冲动解决问题的人:“千万别碰百草枯!”

  水剂退市

  中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但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胶剂在售

  南京红太阳公司于2013年取得了20%可溶胶剂的正式登记。根据规定,红太阳的百草枯胶剂到2020年9月才退市。记者走访发现,仍有商家在销售百草枯胶剂。

  变“胶”为“水”

  百草枯胶剂溶解较麻烦,因此有的商家销售时会配送“速溶剂”,只需从胶剂瓶口滴进一点,然后扣上瓶子摇晃,就能把整瓶胶剂变成“水剂”。

  A

  日记 十多年来,谢云涛没有如此依赖过父亲,要是听说父亲要外出,他就会把父亲叫住,不让他出门。

  一个百草枯服毒者的最后18天

  5月8日深夜,宜宾珙县底洞镇两河村19岁的小伙谢云涛敲响父亲谢少奎的门,带着哭腔喊道:“我喝了农药,爸爸快救我!”谢少奎慌忙跑到儿子房间,看到床前有呕吐物,旁边放了个白色塑料瓶子,瓶子上赫然写着三个字:“百草枯”。原来,为了劝离家的妈妈回家,这位小伙喝了农药,“逼妈妈回家”。但谢云涛没有意识到,他喝的“百草枯”是剧毒农药。

  5月11日

  他的口腔内开始出现溃烂症状

  在底洞镇卫生院洗胃后,因情况危急,谢云涛被连夜转入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5月8日早晨5点40分左右,谢云涛被送进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室,进行了透析。治疗两天两夜后,病情并无好转。5月11日,谢云涛口腔内开始出现溃烂症状。“医生说没有救治的把握,因为百草枯中毒没有特效药。”

  谢云涛的遭遇被关注后,有人专门发起了“救助谢云涛”的微信群,群成员一度达到百余人。群友们为谢家献计献策,也有人捐款,希望帮助这个不幸的年轻人夺回生命。

  5月15日

  医院说“已错过救治窗口期”

  12日深夜,热心市民蔡勇、李静怡分别向谢云涛家人提供了成都崇州市人民医院电话,并告知这是一家从事百草枯中毒研究的试点医疗机构。

  家人连夜与崇州市人民医院联系,却又苦于经济条件举棋不定。谢云涛的堂哥告诉记者,为了抢救谢云涛,家里已经花了近两万元。到了15日,谢云涛家人再度联系崇州市人民医院时,却被告知喝的剂量太大、时间拖得太长,已经错过了救治窗口期。

  其间,成都商报5月14日报道了谢云涛的不幸遭遇。随后,全国各地近十余名热心读者通过成都商报,联系上了谢少奎。“有个自称专家的打电话来说,他有祖传秘方,保证治好谢云涛,但是一副药要两万多元。”谢少奎哭笑不得。堂哥谢云林开了几小时车,一路问到了位于宜宾高县附近的“老王场”,在一位中医处抓了两服中药。

  “医生说一顿三匙,刚开始吃了要吐,我就给他喂一匙;慢慢适应后,我认为他中毒深,药力必须加强,增加到了一顿十匙。”自从儿子出事,谢少奎几乎没离开过儿子半步。十多年来,谢云涛也没有如此依赖过父亲,要是听说父亲要外出,他就会把父亲叫住,不让他出门。

  5月19日

  他把自拍发到朋友圈,“走了,拜拜了”

  5月19日下午3点多,谢云涛自拍了面部溃烂处的照片,发到朋友圈,配发的文字是:“走了,拜拜了”。照片显示其眼睛无神,面色苍白,嘴唇红肿,面部溃烂点明显。这条朋友圈一度让关心他的人以为谢云涛已经走了。

  事实上,当时通过持续服用中药后,谢云涛的情况似乎有些好转。在没有服用中药前,谢云涛连水都喝不下,一吃就吐,而且十多天未解大便。吃了几天中药后,谢云涛已可进流食,并在20号开始通大便。

  5月20日上午,中毒第十二天后,谢云涛口腔、嘴唇、面部都已经溃烂。“我就是感觉心里难受,不好过得很。”谢云涛在视频中告诉母亲,自己快要死了,再次恳求她回来看他最后一眼。但母亲坚持不回来,“她说她要好好打工挣钱,供两个妹妹读书”。

  5月21日,谢云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他感觉口腔的溃烂已经有所好转,“原来胃里烧得凶,现在好多了。”5月25日,谢云涛病情恶化,吞不下包括水在内的任何东西,在床上不停地叫“妈妈”,如此两天一夜后,他的生命停在了2018年5月26日23时03分,殁年19岁。

  奇迹并未出现。

  B

  调查 “如果胶剂销售时搭配速溶剂,并不能起到防止自杀的作用。”

  水剂停售胶剂在售,有商家搭送“速溶剂”

  滴一点,“胶”变“水”

  在宜宾城区潼关,一字排开有十几间小门面,均以售卖农药、种子批发为主,自发形成了农资批发市场。各家货柜上,农药品种琳琅满目,但不见“死神”百草枯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草甘膦异丙胺盐”或“敌草快”,农药经销商王先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草甘膦、敌草快同样是除草剂,但它比百草枯更安全。“市场上百草枯水剂已经下市,但胶剂仍在合法销售。”王先生说。

  水剂:已停售停用

  胶剂:2020年9月退市

  百草枯又名紫精、紫罗碱,化学名称是“1-1-二甲基-4-4-联吡啶阳离子盐”,是一种快速灭生性除草剂,具有触杀作用和一定内吸作用。其除草机理是能迅速被植物绿色组织吸收,使其枯死。在土壤中迅速与土壤结合而钝化,对植物根部及多年生地下茎及宿根无效。

  据了解,百草枯对人毒性极大,且无特效解毒药,口服中毒死亡率极高,已被20多个国家禁止或者严格限制使用。中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但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2015年7月10日,第8届全国农药登记评审委员会十七次全体会议上,将百草枯毒性级别修订为剧毒,绝大多数委员建议不再受理、批准百草枯的登记申请。此前,南京红太阳公司于2013年取得了20%可溶胶剂的正式登记。根据规定,红太阳的百草枯胶剂到2020年9月才退市。届时,国内市场上将不再有百草枯的身影。

  谢云涛吞下的百草枯,是江苏省南京红太阳生物化学有限责任公司的产品,剂型为“可溶胶剂”,有效成分含量为20%,这与已被禁的百草枯水剂成分含量相同。“水剂的缺点是可流动,易飞溅,易伤人,吞服方便。”王先生称,胶剂是百草枯水剂的升级产品,也是替代产品,其性状与果冻相同,不能直接从瓶内倾倒,需用力从瓶底像挤牙膏一样慢慢挤出,并要大量水才能完全溶解。

  “速溶剂”:滴一点,摇两下

  整瓶胶剂变“水剂”

  长期致力于百草枯中毒研究的崇州市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夏敏告诉成都商报记者,根据历年来入院的百草枯中毒病患统计,自杀服毒者占92%,而误服百草枯中毒仅占8%。百草枯胶剂替代水剂,就是为了防止自杀。但如果胶剂销售时又搭配速溶剂,实际上并不能起到防止自杀的作用。

  正常情况下,百草枯胶剂剪开后,把固体溶解掉还有个过程,所以一般人不会吃固体自杀。而且固体溶解度有限,少量的水只能溶解很少的胶剂,除非作为农药喷洒时,用5000毫升左右的水来溶解,方能溶解更多。

  记者随机走访了宜宾翠屏区明威镇、宜宾县喜捷镇、珙县底洞镇、屏山县鸭池等多个乡镇,均未见到百草枯水剂销售,很多乡镇甚至连百草枯胶剂也无影无踪,当前农村广泛使用的是草甘膦、敌草快等替代产品。不过,宜宾潼关一家百草枯胶剂代理商称,百草枯胶剂因为溶解较麻烦,增加了农民的工作量,因此销售时会配送“速溶剂”,只需从胶剂瓶口滴进一点,然后扣上瓶子摇晃,就能把整瓶胶剂变成“水剂”。

  27日下午,宜宾县商州镇村民唐武(化名)前往农药门市买百草枯,嫌溶解麻烦的唐武指定了需要水剂。但是商家拿不出水剂,给了他一瓶“红太阳”百草枯胶剂,同时给了他一小瓶“专用助剂”。按照商家教授的方法,唐武将“专用助剂”滴入百草枯胶剂瓶中,用力摇晃,将融入了助剂的胶剂挤入水中。原本果冻一样的胶剂,很快就完全溶解于水中。

  市场现新型农药“敌草快”

  研究者:有商家在里面加百草枯

  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百草枯停产后,新型农药草甘膦和敌草快又上市了。记者在走访的多个乡镇多家农药售卖店,都看到了草甘膦和敌草快的身影。

  根据夏敏团队多年来的研究,百草枯致死量一般为10毫升,而敌草快为60毫升,但敌草快相对好治疗。因此,夏敏团队也转向此这两种新型农药中毒研究。“其中敌草快本来是新一代除草剂,但价格高,农民不喜欢用,厂家商家便将原百草枯加入敌草快中,即百草枯变了个商标,为敌草快,中毒实际上还是百草枯中毒。”

  夏敏认为,虽然正规农药厂家已经停止了百草枯水剂生产,但还有部分黑工厂在生产水剂,市场上还能找得到。主要原因是百草枯价格低、效果好;而敌草快效果差,且价格贵。宜宾珙县“益农信息社”的店主告诉记者,她的店本来不卖百草枯。“因为我自己的地里要除草,所以让儿子从外面带了几瓶回来。”该店主称她认识谢云涛,知道他是成年人,便以每瓶15元的原价,卖了一瓶给谢云涛。“我以为他是买来除草的,怎知这孩子竟要寻短见……”

  C

  应对 “加强农药市场监管十分必要。”

  专家:应让百草枯有序、彻底退出市场

  数据 禁售后,医院百草枯中毒病例锐减

  2011年,国家农业部成立中国百草枯生产企业产品管理与社会责任关怀工作组,并签署百草枯中毒急救咨询热线项目,该项目指定成都崇州市人民医院以及山东省立医院为全国两家百草枯中毒定点咨询机构。2011年8月,两部免费咨询热线开通,强制印刷在所有百草枯产品包装上。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国家自前年停产、去年停售百草枯水剂,市面上百草枯减少近一半,近年收治病人数确实有所减少。

  据崇州市人民医院统计数据显示,百草枯禁售前,平均每年收治中毒患者188例;禁售后的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共收治96例;2017年7月至今年5月,共收治40例。从电话咨询病例来看,全国病例也减少,目前为300例/年左右,以前是500~1000例/年。

  专家

  “方便”不能以牺牲生命为代价

  2014年,国内急诊医学专家制定了“急性百草枯中毒诊治专家共识”和“百草枯中毒诊断与治疗泰山共识”。“泰山共识”专家组专家、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毒与职业病科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菅向东介绍,齐鲁医院近年来每年收治百草枯中毒患者400至600例,救活治愈率达61.8%,中毒患者从几岁到90几岁不等,其中90%以上为喝百草枯自杀中毒。

  菅向东认为,加强农药市场监督管理是十分必要的。 菅向东表示,百草枯运用到农业中,确实可以有效减轻农村劳动力的负担,提高工作效率。但是这样“方便”的方式,不能以牺牲生命为代价。因此,农药监管部门、生产企业,都应该严格执行国家关于百草枯退市的相关规定,推动百草枯有序、彻底退出市场。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罗敏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