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锦城艺术宫年底拆除?相关负责人:搬迁时间还在协调

2018年06月13日 09:35:02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陈荷 编辑:王晓勇

  “我家乡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剧场,我很高兴。”著名作家巴金生前最后一次返川,参观当时新建成的锦城艺术宫时如是说道。

  作为成都名副其实的文化地标,锦城艺术宫在其“服役”的31个年头里,见证了成都文化艺术的发展,亦承载了成都人对戏剧与艺术的美好回忆。但在日前,成都一个本地论坛爆出了一则重磅消息,“锦城艺术宫今年年底将关闭并进行拆除,取而代之的是对面正在紧锣密鼓建设的四川大剧院。”

  今年底,成都这一文化地标行将消失?

  就此,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向四川省锦城艺术宫副总经理彭孝辉予以求证。彭孝辉透露,“四川大剧院工程社会关注度高,在省委省政府和文化厅领导下推进有力,锦城艺术宫正在与各方展开协调,综合各方因素以确定搬迁时间,为下一步发展开好头起好步作全面冲刺准备。”

  辉煌与遗憾

  文化地标的荣耀

  已“服役”31年,每年承接演出150多场,接待观众16余万。

  自1987年春竣工开业以来,锦城艺术宫就像一颗璀璨的文化明珠镶嵌于天府广场,它既承接了国内外各种类型的精品演出,还承担着省内各种集会和重大庆典活动。

  法国芭蕾舞剧团,原苏联国家库班哥萨克歌舞团的艺术家,美国、英国、荷兰、澳大利亚等国的歌星,以及闪耀着东方艺术之光的中国京剧团、东方歌舞团、上海芭蕾舞团、中国芭蕾舞团、上海交响乐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等著名艺术团体都曾先后到此演出,锦城艺术宫也因之风光无限。

  青年剧作家潘乃奇是一名“蓉漂”,落脚成都后便时常到锦城艺术宫看戏或演出,她所创作的一些晚会剧目也多在那里演出。“最近我在艺术宫看过两次演出,一个是大型时尚诗画《舞韵天府》,一个是上海越剧院创排的越剧《红楼梦》,演出效果非常好,意犹未尽。”

  对艺术宫,潘乃奇不吝赞美之辞,“因为国内外以及省内一流的演出都会选择在锦城艺术宫举行,对于四川而言,它是最大,最好,最专业的剧场。对于这样一个地方,我作为一个戏剧人,心理上是有依赖的。”

  “锦城艺术宫是(上世纪)80年代建成的老牌公共文化场所,是西南地区最大的大型剧院。”谈及辉煌的过往,四川省锦城艺术宫相关负责人对此感到非常自豪,“艺术宫每年平均承接的剧场演出在150-160场,而观众每年稳定在16万-17万,大家对它的关注程度非常高,在成都乃至西南地区都是比较有影响力的。”

  落后时代的遗憾

  建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配套设施问题凸显,观众体验感变差。

  在锦城艺术宫辉煌的背后,设备设施老化等问题日益凸显,甚至有不少像《猫》、《战马》等国际上知名的大型演出和优秀的剧目由于场地和设备的原因无法在蓉上演,成为市民心中的遗憾。

  市民张先生是个文艺爱好者,一有时间就会到艺术宫看演出。他颇为遗憾地说道:“每次在剧场里看演出都非常享受,但每次停车都让我头疼。”

  “锦城艺术宫是上个世纪80年代的建筑,可能配套设施稍微落后,比如停车场等硬件条件,但剧场舞台是非常标准的国际演出舞台,从专业技术层面上来说是完全不影响演出质量的。”锦城艺术宫相关负责人说。

  记忆与新生

  巴金曾为之感叹 艺术宫凝结了一代人的文化记忆

  “我家乡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剧场,我很高兴。”这是著名作家巴金生前最后一次返回四川,参观当时新建成的锦城艺术宫时说过的话。说这话时,时任锦城艺术宫美术师的邓光奇就在一旁。若干年后,回忆起此情此景,年逾古稀的邓光奇唏嘘不已。

  而邓光奇与锦城艺术宫的缘分则从艺术宫诞生时就结下了。“1985年,我有幸参与了锦城艺术宫的建设工作。当时,我主要负责将名家设计的17幅壁画描绘到花岗石上,再交给刻工刻制,前后花了将近一年的时间。”邓光奇由衷赞美道,“这17幅壁画以“华夏蹈迹”为主题,体现了中华演艺文化发展历史,以及对美的艺术追求。”邓光奇觉得,锦城艺术宫壁画与正名那座名为《蹈》的雕塑是整个建筑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锦城艺术宫建成后,邓光奇一直住在其附近的员工宿舍里,一直住到了2007年。他还曾参与过锦城艺术宫演出的宣传报道工作,包括写短文,拍摄演出照片等。“在将近20年的时间里,看着艺术宫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如果要拆迁,我真是舍不得。”

  事实上,锦城艺术宫凝结了一代人对于城市的文化记忆。所以搬迁的消息一出,也引来了极大的关注与反响。

 [1]  [2下一页 尾页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