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添新实证 江西“乱坟山”中发现川军墓残碑

2018年06月21日 08:06:17 来源:华西都市报
记者:杨力 编辑:王敏琳

  一则相传已久的村中故事,牵出一段川军抗战往事。在距四川成都一千多公里外的江西修水县,一座平淡无奇的“乱坟山”,被认为可能是当年抗战川军的一处埋骨地。连日来,江西、四川两地川军后人、热心人士,多次赴山中走访、调查,一场抢救性工作就此展开,而此事经封面新闻率先报道后,在全国范围引发广泛关注。

  6月20日,记者从多位抗战研究者处获悉,当地村支书余根华在山中寻访时,发现一块埋在黄泥中的残碑,而碑上刻下的文字“新编十三师”,正是昔日川军部队之一。

  对此,修水县委党史办征研员周战线认为,这座残碑的发现无疑是为这处川军墓再添一个分量十足的实证。根据时间、地点以及历史资料进行推断,这里埋葬的川军极有可能参加了第一次长沙会战的外围战斗,立下汗马功劳。

  再添证据 村支书巡山时发现残碑

  横坑村,距离修水县城10公里左右。这个月,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子,因“乱坟山”“川军墓”等字眼,变得热闹起来。这一切的开端,来源于热心人士李建国,他把村里口口相传的故事,讲给了川军后人和抗战史研究者听,并带他们多次来寻找、调查。

  6月19日,如往常一样,55岁的村支书余根华上山查看新建不久的光伏发电设施。这次,在李建国的叮嘱下,他特别留了个心,“试着寻找当年川军的痕迹。”当天下午,在距山脚几百米远的一处地方,他发现一块躺在黄泥中“黑石”。

  随后,他上前拿手刨开,一截残缺的墓碑逐渐出现。兴奋之余,他抱着刚挖出的这块残碑下了山,并通知李建国等人来看看。

  “发现墓碑时,它埋在黄泥中。”余根华说,之后,他们将大部分黄泥清洗干净,碑文上的字显露了出来。从上面可以清晰辨识出“陆军新编十三师政治部同人立”“秀荣同志之墓”字样。

  “一开始并不清楚这个番号代表啥,但大伙儿还是很兴奋。”余根华说,这次的发现吸引不少村民前来围观,“都在等专家前来确认,也想知道这个残碑背后的故事。”

  村中记忆 “去年还曾挖出过遗骸”

  “除了上世纪村里开荒,挖出过不少白骨外,最近几年也时不时会发现。”余根华说,他从小就在村里长大,从小就听到说山上的各种故事,“以前挺害怕的,但长大后则变为敬重。”

  1970年左右,如今健在的81岁村民查拔雄,就曾把挖出的这些白骨,全部收集起来,小心翼翼放进一处储藏红薯的洞里,“那时候大伙儿都知道,这些白骨是当年抗战打鬼子的川军的。”

  还有村民表示,老一辈还没搬出去的村民,还会自发进行祭拜。“去年,村里建这个光伏发电设备时,也挖出过一些遗骸。”余根华记得,当时他组织村民把挖出来的遗骸收拾好,并专门准备好坛子,把它们一根根捡进去,然后就近埋葬起来。

  “对于川军的记忆,村里老人的印象很深,他们记得当时带头的叫‘王总’。”余根华说,这里是川军的一处野战医院,常有伤兵送过来,而伤重不治去世的,则埋在了这座山里,“听专家们分析,这可能是当年王陵基率领的第30集团军的其中一支部队。”

  之后,川军在这里驻扎抗战的故事被村里人一代代记着,口口相传下来。直到如今再次被世人知晓。

  抗战往事 或曾发生长沙会战外围战

  这块残碑到底隐藏了哪些消息?它的发现会改写当地历史吗?在得知残碑消息的第一时间,修水县委党史办征研员周战线等人立即赶赴现场。

  “新编十三师,隶属于王陵基率领的第三十集团军。”周战线表示,这个残碑的出土,几乎可以确定这里就是当年抗战川军的埋骨地之一。

  1939年8月14日第一次长沙会战爆发,第三十集团军分别在修水三都、黄沙、彭桥、马坳、小斗岭等地,配合驻扎修水太清的杨森部第二十军和驻扎奉新、铜鼓等地的罗卓英部,英勇阻击从湖北和奉新等地前往长沙增援的日寇,步步为营,且战且退。以此,延缓日寇增援长沙会战的部署,为长沙保卫战取得最后的胜利,立下汗马功劳。

  他推测,这里埋葬的川军战士,极有可能就是在第一次长沙会战中牺牲的抗日川军。“川军不管在抗战的正面作战,还是外围战斗中,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对此,四川抗战史研究者王剑峰表示,目前,修水乱坟山川军墓的情况,不断有新的证据出现,“我们也在尽力查实收集,也希望在调查核实清楚后,确定这里是抗战将士埋骨地,也希望各方能出力修建一处纪念碑或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让更多人了解抗战历史,弘扬抗战精神。”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杨力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