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成都战国“蜻蜓眼”珠属“中国制造” 灵感来自西方

2018年07月12日 18:28:29 来源:四川新闻网
记者 李慧颖 编辑:蔡晓慧

蒲砚村战国晚期蜻蜓眼(钾钙玻璃)

  四川新闻网成都7月12日讯(记者 李慧颖)玻璃珠饰在春秋战国时期就已流行?早在2000年之前,古代先民就已经有国际视野和对外经济文化交流的意识?

对“蜻蜓眼”基于同步辐射显微CT照相

  今日,四川新闻网记者从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获悉,近两年,考古院先后在成都市范围内发掘了多处规模较大的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如号称“地下青铜器宝库”的青白江双元村墓地、出土“成都矛”的蒲江飞虎村船棺墓等,这些墓葬出土陶器、铜器、漆器等多种随葬器物,对研究古蜀文明提供了重要的实物新资料。在这些出土器物中,有一类器物——“蜻蜓眼”珠引起了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科技考古中心副主任、副研究员杨颖东的注意,“‘蜻蜓眼’最先吸引我的是因为第一眼的惊艳,它造型精美奇特,而且我觉得肯定还有其他隐藏的文物信息值得深挖。

双元村战国早中期蜻蜓眼(钾钙玻璃)

  “蜻蜓眼”珠,就是类似于蜻蜓复眼造型,以眼睛图案作为装饰的圆形玻璃珠,也常称为“镶嵌玻璃珠”、“蜻蜓眼式玻璃珠”,“料珠”等,西方学界称为“眼式珠”或“复合眼式珠”。成都近年来出土的蜻蜓眼玻璃珠饰分别来自战国早中期的青白江双元村M33墓和战国晚期的蒲江蒲砚村M4船棺墓,青白江双元村M33墓出土了“蜻蜓眼”4颗,蒲江蒲砚村M4船棺墓出土了“蜻蜓眼”2颗,两座墓除了出土“蜻蜓眼”珠之外还出土了一些玻璃管。据杨颖东介绍,“蜻蜓眼”珠最早出现在公元前1500多年的埃及,后通过欧亚草原向东,由游牧民族迁徙或商贸等方式传入中国内地,“这算是一条草原丝绸之路。”“蜻蜓眼”珠最初在春秋末战国初传入黄河中下游及长江流域,在战国时期颇为流行直至西汉初期,之后逐渐减少趋于消亡。“通过研究发现,在中国春秋战国时期流行的蜻蜓眼等玻璃珠饰,并非完全都是西方的钠钙玻璃系统,其实我国古代先民也一直在利用当地资源技术等条件学习和模仿,并进行自己的创造、制作包括蜻蜓眼在内的玻璃制品,那就是铅钡玻璃和钾钙玻璃。”

蒲砚村铅钡釉砂管

  为了确认和搞清楚出土于青白江双元村M33墓和蒲江蒲砚村M4船棺墓的“蜻蜓眼”珠,杨颖东曾通过扫描电镜能谱仪对这批珠饰玻璃成分进行了无损分析,又为了进一步搞清其内部结构和制作工艺,联合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科技考古系杨益民教授奔赴上海,采用基于同步辐照的的X光显微CT照相等高精尖无损分析手段,对出土的蜻蜓眼进行了较为全面的研究。

双元村钾钙釉砂管

  “据目前的初步研究结果,这竟然是我国先民自己生产的玻璃制品实例,其中‘蜻蜓眼’和部分绿色釉砂管全是钾钙玻璃,而部分灰黑色的釉砂管则是目前公认属于古代中国独有的铅钡玻璃制品。”杨颖东介绍到,其眼睛图案的制作工艺包含镶嵌法、叠层堆积法等多种手法,与西方及中国内地玻璃制品有相似性。而且在这些“蜻蜓眼”珠及管饰在材质和造型上又多与长沙和荆州等地出土的玻璃制品类似,推测他们可能具有相同的产地,或受楚文化影响而产生。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种蜻蜓眼等玻璃制品的最初创意仍然来自于遥远的西亚、埃及或地中海一带,这恰恰反映了或许这就是2000年之前古代先民的国际视野和对外经济文化交流意识。

  (由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图)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精彩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