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捏泥人妈妈”救脑瘫儿子:靠手艺筹钱更安心

2018年07月16日 04:19:52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杜玉全 编辑:王敏琳

  来福士广场的地下人行通道内,53岁的周杨琼席地而坐,靠在墙壁上,一边照看旁边的儿子,一边不停地忙活,捏着样式各异的“小泥人”。 10元钱一个,出售给过往的路人。她和儿子租住在天府广场附近的一个老小区,每天一早,乘坐地铁来到这里,晚上八九点时再乘车返回住处。

  儿子今年16岁,出生就是脑瘫。近年来,病情逐渐加重,已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周杨琼曾带着儿子前往全国多地求医,花光积蓄,但疗效甚微。一年多前,她自学起捏泥人,以此为儿子筹集医药费用。她说,尽管儿子治病缺钱,但并不希望向人讨要,而是靠自己的手艺来挣钱。

  捏泥妈妈

  人行通道内卖泥人

  靠自己的手艺筹钱安心

  地铁3号线跟1号线在省体育馆站相汇,列车到站,人群涌出。周杨琼带着儿子在B出口的人行通道内席地而坐。人行通道可以直接到数码广场,也可以直通一旁的来福士广场。她希望这里往来的人流能够给她带来好生意。

  周杨琼把儿子安置在一个便携式的折叠座椅上,自己坐在一旁的地上。身前,放着几个没有充气的塑料皮球,几袋各种颜色的橡皮泥。她低着头,双手熟练地在各个橡皮泥口袋间往来,很快,一个成型的“小猪佩奇”就被插到面前的塑料块上。行人匆匆而过,偶尔会有人停下脚步,买走一个。

  “泥人10元一个。”如果有人询问,周杨琼会笑着招呼对方要不要来一个,“娃娃生病,卖一点钱,谢谢你们。”在她的一旁还放着一块小纸板,上面简单地写下了儿子的情况:名叫罗迪,宜宾人,一出生就不会走路说话。

  “是脑瘫,今年16岁了,小的时候还可以自己挪动,现在离不开人了。”周杨琼说,孩子父亲在外务工,大儿子已经成年有了小孩,在广州做服装,“娃娃就只有留给我来照顾了。当妈妈的,能照顾他一天是一天,之前带他到了很多地方,但治疗效果不好。”

  此前,周杨琼在天府广场卖泥人,最近她将地点改到了现在的地方。一早出门,晚上回去,中午在附近叫一个盒饭。她说,尽管儿子治病缺钱,但并不希望直接向人讨要,而是靠自己的手艺来挣钱,“这样会心安一点。”

  脑瘫儿子

  各地求医疗效甚微

  已丧失生活自理能力

  儿子罗迪已经16岁,但实际的相貌却比年纪小了很多,身体也显得很虚弱。“离不开人,最近又感冒了,一感冒就很恼火,肺上不好。”周杨琼说,近段时间一直在给儿子服用中药,调理身体。

  周杨琼介绍,儿子从出生就是脑瘫,小的时候曾在老家宜宾当地的一些医院求医,“但都说这个娃娃没得救,治不好,只能好好照顾着。”由于医疗条件和家庭经济条件的原因,周杨琼也只好“听天由命”。

  2013年,周杨琼得知,脑瘫通过医疗手段可以进行康复治疗,帮助儿子恢复一些身体机能。于是,曾经放弃的希望再次燃起,她开始到国内的多个医院求医问诊。因为爱人要打工挣钱,照顾儿子的任务也就落在了她的身上。

  “去了上海、北京、山东很多地方,像北京的协和医院,天坛医院都去过,效果都不太好,现在孩子情况更差了,完全没法自理,也可能是年龄大了,错过了治疗时间。”周杨琼介绍。

  在北京时,因为要维持生活,孩子治疗需要花钱,周杨琼便在北京卖矿泉水,不过利润太薄,也难以挣到钱。后来到了山东,见有师傅捏泥人卖,她也有了这个想法,“我问好不好学,他说好学,然后要了几个样品,自己学了几天,后面开始卖泥人。”

  一年多以前,她带着儿子来到了成都,一边在成都的医院看病,一边卖泥人筹钱。“一天除了两个人的生活开支大概30元左右,然后就是350元一月的房租,剩下的都用在娃娃身上了。”

  热心路人

  有人一口气买了6个

  有人只付钱不拿东西

  出来多年,能够维持到今天,周杨琼告诉成都商报记者,这“与不少的好心人的帮助离不开”。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人行通道内见到周杨琼时,她正忙着捏泥人。记者在现场停留的半个小时内,过往的不少行人也都停下了脚步,有人直接为他捐了钱就走,也有人会停下与她详细聊一聊。她一遍遍地讲述着儿子近年的情况。临走,不少人都会买走几个小泥人。

  其中,一位姑娘在了解了她的情况后,一口气买走了6个小泥人,更有不少人付钱后,却没拿走泥人。“真的很感谢这些路人,太好心了。”

  周杨琼介绍, 目前平均一天下来,好的时候能够卖出去20来个泥人,坏的时候也能有10个左右,“一天还是有一两百的收入,但今天这一小会就卖出去10多个了。”

  对于未来,周杨琼说,希望能够尽可能地继续照顾好儿子,尽量为儿子进行治疗,她说现在自己身体还行,“哪天身体不行的时候,也就只有带娃娃回老家了。”

  成都商报记者从其老家宜宾市南溪县长兴镇长春村政府部门了解到,事实上,当地也一直在给予罗迪家相应的扶持。“他们的情况我们很清楚,我们村镇都在按着规定的扶持政策在对他们进行帮扶。”一名镇负责人说。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摄影报道

特色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