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蓥一大学生打球受轻伤没重视 查出骨肉瘤终去世

2018年07月16日 04:38:08 来源:成都商报
记者:王超 编辑:王敏琳

  打球后

  母亲李代芳注意到儿子走路一瘸一拐的异样,询问后得到儿子一句轻描淡写的回复:“打球崴了脚,没啥事”

  在学校

  李代芳曾去学校找到儿子,希望陪儿子去医院检查,但是儿子还是坚持不去,“我现在忙着准备高考,(伤情)没啥子大事情。”

  在医院

  李代芳至今记得医生当初责怪她的那段话:“为何不早点带孩子来?”

  截肢后

  李代芳哭着说,“他就是太懂事了,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扛,不想给家里添麻烦”。

  捐遗体

  “这也是他生前的愿望,他之前生病的时候接受了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现在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回报社会。”

  4年前,儿子被确诊为“骨肉瘤”并进行截肢手术后,这个农村妇女就一直责怪自己,如果一开始就坚持带儿子去医院检查,也许能保住儿子的左腿。

  如今,她连这点自责的勇气也没有了。半个月前,肿瘤复发的儿子经抢救无效去世。事后,家人将其遗体捐献出来供医学研究,眼角膜用于帮助他人带去光明。

  这一切,始于儿子杨辉4年前一次打篮球崴脚导致骨折受伤,但未引起足够重视的经历。

  医生说

  骨折不会引起骨肉瘤 骨肉瘤可能引起骨折

  7月15日,成都商报记者就杨辉的病情采访了南充市中心医院骨科副主任苟林,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骨折不会引起骨肉瘤,但杨辉当年的那次骨折,很有可能就是骨肉瘤引起的。

  苟林说,骨肉瘤是一种恶性肿瘤,但现在的治疗手段很多,如果能够及时就诊的话,还是有治愈的希望。苟林也提醒说,如果正常人的身体某个部位出现反复疼痛,却没有缓解的话,就应该及时治疗检查,确诊病因。

  征兆

  打篮球崴了脚受伤

  半年未去医院检查

  杨辉身高1米7左右,这个成绩优秀的大男孩,喜欢打篮球。

  2014年春节前夕,正在华蓥某中学上高三的杨辉和同学打篮球时,不慎崴了左脚,导致左脚踝处受伤。类似打球常见的意外伤,并未引起杨辉的重视,他只是到附近诊所开了一些外用药。

  放假前,母亲李代芳注意到儿子走路一瘸一拐的异样,询问后得到儿子一句轻描淡写的回复:“打球崴了脚,没啥事”。李代芳还是不放心,让儿子将裤脚挽起,但儿子坚决不让。春节放假期间,儿子的“崴伤”仍旧没有好。李代芳还嘱咐丈夫带儿子去诊所又开了一些擦药。

  春节过后,李代芳和丈夫外出务工,她曾去学校找到儿子,希望陪儿子去医院检查,但是儿子还是坚持不去,“我现在忙着准备高考,(伤情)没啥子大事情。”李代芳也没继续劝说,劝儿子如果病情严重就去医院检查。之后便踏上外出务工的旅程。

  在迎接高考的那段时间里,疼痛一直折磨着杨辉。直到高考前三周左右,他告诉在重庆打工的舅舅,称脚痛,已让自己多个夜晚无法入睡。舅舅听后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让他立即坐车到重庆的医院检查。

  但为了参加高考,直到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杨辉才坐上车前往重庆。

  当时,他之前受伤的左脚踝部位,已经有一个拳头大小的肿块。

  截肢

  拖到高考结束就医

  被诊断为“骨肉瘤”

  在重庆的医院里,经医生检查确定,杨辉的左脚踝处有一根手指粗的骨头骨折,相比起骨折,更让家人痛苦的是,杨辉被确诊为左腓骨骨肉瘤,需要截肢。

  “当时医生检查之后,就大声责怪家长,为啥不早点带孩子来检查,为什么要拖到现在。” 舅舅李代海回忆说,按照医生的说法,如果早几个月带外甥到医院检查,病情不会变得如此严重。

  李代芳说,因为儿子的病情严重,医生当时建议从左大腿处截肢,“他(杨辉)不同意,当时(高考)分数还没有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考上大学。”

  李代芳明白儿子的心思,她陪着儿子守在医院里,等待高考分数线出炉,然后填报志愿,直到收到重庆邮电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后,儿子才同意截肢。

  儿子顺利走进大学,是李代芳和丈夫一直想看到的,但她的心里一直有个结,她至今记得医生当初责怪她的那段话:“为何不早点带孩子来?”她想,如果一开始就坚持带儿子去医院检查,也许能保住儿子的左腿。李代芳一提到儿子回答医生的那个场景就哭:“他就是太懂事了,什么事情都是自己扛,不想给家里添麻烦”。

  杨辉当初同意去医院就诊时,已经错过了治疗的最佳时期。而当年的那次截肢手术,也并非一劳永逸。

  复发

  4年后病情又复发

  去世后他捐献遗体

  2017年上半年,上大三的杨辉感觉身体不适,经医院检查,肿瘤局部复发。为了治疗,学校师生为其募捐了10余万元,此外,一位毕业于重庆邮电大学的校友私人为其捐款10万元。带着捐款,家人陪着杨辉开始辗转重庆、北京的医院接受化疗。

  今年6月初,已经重新回到大学校园读书的杨辉再次感觉身体不适,医院的诊断意见显示“双肺内及纵隔多发大小不等结节及肿块……考虑转移可能性大,与2018年3月旧片对比,病灶明显增多”。

  6月24日一早,大学室友发现杨辉呼吸急促,几名室友赶紧将其送往附近医院。而在前一天,杨辉还给母亲打电话说自己准备回家。电话里,母亲李代芳听到儿子一阵猛烈的咳嗽声,心里一紧,她安慰儿子一定要多注意休息。当她乘火车到达儿子入住的医院时,已是中午时分,儿子正在重症监护室接受抢救。

  6月25日11时许,杨辉经抢救无效去世。事后,家人决定将杨辉的遗体捐献给重庆市红十字会,他的眼角膜将帮助他人带去光明,“这也是他生前的愿望,他之前生病的时候接受了众多爱心人士的帮助,原本希望好了之后回报社会,但现在,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回报社会。”

  周松林 成都商报记者 王超 摄影报道

特色栏目